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幻境
    第135章  「幻境」
    此时已经进入漂游城的乔洋也听到了全域通告,不禁哑然一笑,合计这还是因为他才出现的挑战任务。
    没什么好说的,顺手就接下了任务,他都已经进来了,这不接也说不过去。
    然而与别人不同的是,在全域通告结束后的三秒,又一道只有他才能看到的特别提示出现在眼前。
    “特别提示:你触发了阶段性挑战任务,作为任务发起者,你可以额外获得所有接受任务者最终奖励的1%。”
    乔洋掌舵的手一顿,很快就恢复如常,区区一点奖励而已,不算什么,而且他也不太看好那些接了任务的人能拿到多少奖励,这里可是漂游城啊。
    他敢来是因为他有挂,其他人有吗?
    相比于这个,他更在意其他人参与任务的形式如何,会不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计划。
    如果有人胆敢阻在他的前面,那他可就要问问对方,看我手中之刃利否?
    不过任务发起者的身份倒是让乔洋有些意外,因为这说明挑战任务并不是死板的,只要影响范围足够大,无尽海的规则就会生成对应的任务。
    曾经在三桅帆船之墓乔洋就经历过这种事,勉强算得上熟练,理论上来说,他也可以作为推手,从而掮取利益,只要影响范围足够大。
    想到这里,乔洋目光闪动了一瞬,一个有些邪恶的计划出现在脑海中,不过今天不是时候,想要实施计划,还得再等两天。
    时间缓缓流逝,随着黑森林号向着漂游城深处不断进发,原本昏暗的环境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
    虚无的死寂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鲜活的气息。
    叫骂,嘶吼,呻吟,船只出海的动静,还有码头杀鱼带来的腥臭味,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漂游城,估计任谁都看不出什么异常来,只会把这里当做最寻常的码头。
    乔洋看着与真实世界无异的场景,心中略有些感慨,难怪从来没有从漂游城逃出来的人,就这种足以扰乱视听的真实度,当初那些误入或是刻意前来探索的人不是不想逃,而是逃不掉。
    扭头一看,此时在乔洋身后的通道已经消失不见了,一片猩红取代了正常的海面,浓烈的鱼腥味发了疯一样往鼻孔里钻,无论怎么屏息都不管用,可见这里的气味之浓烈。
    “嘎吱~”
    船舷贴近码头的声音从身下响起,一些无所事事的人在听到动静后走上前来,帮助黑森林号停靠,这个幻境的确很厉害,连交互都能做到,他从心中感叹道。
    在此期间,乔洋注意到自己的形貌出现了些许变化,从甲板上留下的雨水中,他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男人,金发末梢带着点微卷,浓密的络腮胡修剪得非常整齐,眼眶深陷,仅凭借容貌就能看出这是一个身家富贵的船长。
    他看起来似乎三十岁左右,但一身华贵且做工细致的服饰让他看起来年轻了不少,显年轻的同时又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好相与的,不会轻易得罪他。
    不只是乔洋,随他而来的马奎斯以及水手们也是这样,在容貌上或多或少的产生了变化,有的更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种变化似乎在进入漂游城后就出现了,但也只是修改了形貌,却并没有影响其它什么东西,比如个人实力以及身上的装备。
    这是个好消息,至少无须担心来自漂游城的压制或是其它乱七八糟的影响。
    “我应该成了当年的那个船长,所以,这是某种考验?让我以那个人的身份经历一遍你的故事,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乔洋很快就想明白了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这得感谢奥瑞娅的贡献,让他得以了解漂游城非常多的情报,从而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很多线索,就比如对身份上的判定。
    不过除此之外,他的脑海里也冒出了许多新的疑惑,漂游城的主人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呢,复仇?亦或是其它?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他又不是全知全能的,这种未知才是探险的乐趣,什么都知道了还能叫探险么?
    随手一模,他从这身变化后的衣服上找到了一张羊皮纸,上面详细写着巨型琢珥鱼的情报,并指明了这座港口最老练的水手,派克,一个活跃了大半年的家伙,名气很大,也很有实力,曾经是个杀鱼仔。
    直到这一刻,乔洋终于得知了故事中的主人公叫什么,当然,这并没有太大的用处,至少这位漂游城的主人不会因为知晓了他的名字就放他离开,更何况,他已经身处“考验”中,想走是不可能的。
    船只靠岸的速度不慢,黑森林号也出现了一些变化,从三桅帆船变成了一艘单帆船,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的。
    乔洋率先一步走下船,刚才帮忙停靠的几人走了过来,他们呲着一口黑黄相间的破牙,笑嘻嘻的伸出手,话道:
    “尊敬的船长大人,给钱吧,一人一个银币,我们有十个人,诚惠十银币,概不赊账,也不找零!”
    领头的脸上满是混不吝的神色,好像根本就不怕乔洋不给。
    “没听说过哪个港口停靠船只这么贵,莫不是伱想讹我一笔?”
    乔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指尖翻转着一枚闪亮的金币,灵活的手指甚至把金币转出了残影。
    果然,在看到这一幕后,这些常年在此讹诈的老鸟们露出了忌惮的神色,身为老海狗,过人的眼力也是生存的资本,看不清形势的还有识人不明的早就死了。
    带头的人收起了脸上嚣张的笑容,略微躬身道:
    “抱歉,阁下,是我说错了,每个人十铜币,您一共给一个银币就好了。”
    在大海上,不论是财富还是实力都会得到人们的平等相待,前者说明你势力不小,后者代表你不好惹,而两个加一起,就会带来尊重。
    从领头的称呼改变就能看得出来,他们选择了尊重乔洋。
    “我喜欢聪明人,你想不想赚一笔?我这有个好生意和你做一做。”
    乔洋没急着掏钱,而是重新问了一句,同时吹了一口手中的金币,发出清脆的音鸣。
    “您请说,这里还没有我【海棍】德林不敢赚的钱!”
    德林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一张褶皱的黑脸拧成了菊花般的模样,奸滑的眼睛不时瞟一眼乔洋手中的金币,在不出海的时候,这可能是他连续数月都赚不到的数量,这还得算上敲来的。
    “带我去找一个叫派克的水手,如果找到了,它们就是你的。”
    乔洋说出了自己的意图,随后变戏法一样掏出了几枚诱人无比的小可爱,引得人挪不开眼睛。
    附近有一些路过的人也注意到了这里,他们双眼放光,甚至有一个毛遂自荐的家伙隔着老远大喊道:
    “这位阁下,我知道他住在哪里,我只需要一个金币!”
    这人横插一刀的行为无疑让德林十分不满和愤怒,立即破口大骂道:
    “你个狗娘养的杂碎,去你妈的,给老子滚蛋!”
    骂完之后,德林回过身,谄笑着开口道:
    “冕下,我知道派克在哪,您和我来,但是……”
    他有些犹豫的看着乔洋手里的金币,吞了吞口水,同时心里恨极了那个多嘴的家伙,让本来轻松无比并且报酬丰厚的任务有些不确定了起来。
    “没关系,我喜欢完整的交易,带我去,它们还是你的,数量不变。”
    乔洋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几个金币而已,买的不仅是带路钱,还有更多的情报,如果料想不错的话,就算是这里的场景是假的,但这里每个“活人”也是真的,至少他们的记忆是真的。
    “您真是慷慨,请随我来,保证用最快的速度给您带到,另外,看您初来乍到,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我,保证知无不言……”
    德林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天大的惊喜砸中了,同时对乔洋生出了一丝感激之情,满嘴絮絮叨叨的,什么都往外说。
    如果是乔洋感兴趣的,那还能更加深入的讲解一番,正如他的身份一样,他对这里十分了解,否则也干不出在码头上讹钱这种事。
    “好运的德林,遇到了一个大主顾,记得晚上请我们喝酒!”
    “滚蛋,多少酒都填不满你们漏尿的胃,一帮咂嘴子,妈的,晚上咯嘶酒馆见!”
    一些与德林熟悉的人讨到了酒,开心的吹了一个口哨,然后继续忙着自己的事。
    这是当地约定俗成的规矩,常年活跃在这里的人如果哪天挣了一笔大的,那就要请喝酒。
    当然了,如果不想请的话也可以,但所有人就会把你排斥到圈子以外,以后有什么好处或者是消息都不会告诉你,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搞不好就会因为这种小事丢了性命。
    于是就有了这个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反正一杯酒也不值多少钱,没有人会吝啬几个铜板,没准什么时候就能救自己一命。
    有了德林这个老鸟带路,现阶段第一个问题就算是解决了,接下来就看这位漂游城主人是怎么想的,希望它别玩不起,不然他就掀桌子了。
    码头上坐着许多杀鱼小工,他们熟练的刮鳞放血剖肚,海面上的猩红就来源于这里。
    此外还有一批肢解海怪的壮汉,他们的身躯更加强壮,用孔武有力来形容非常合适,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解开身躯庞大的海怪。
    一群闲来无事的水手们围观这一幕,他们嘴里嚼着不知名的纤维状植物,一边借此获取精神上的快感,一边评头品足。
    空气中充满了各种馊臭的腥气,混杂着街边堆积的粪便发酵味,让人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乔洋也是这么表现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潜意识告诉他,他现在应该做出符合身份的动作,就比如表现出对这里的不满。
    “这里就没有人呆的地方?你们不会天天住在垃圾场里吧。”
    不加掩饰的嘲讽与刻薄的话落在了前方带路的德林耳中,他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后略有些严肃的回了一句。
    “阁下,我不得不提醒您,这里是路比港,一个坏蛋,恶徒,暴力狂甚至是精神病扎堆的地方,您这样的绅士本不应该来这里,不过,如果您是为了赚钱,那您一定来对地方了,如果是为了享受,抱歉,以我个人的建议来说,您应该尽早离开这里。”
    他的话似乎带有一些深意,尽管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但乔洋从中听出了劝离的意味。
    “戚,就这样吧,海棍先生,请加快你的脚步,我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一位出身富贵的家伙该怎么表现呢,固执,自我,不可一世,乔洋也乐意体验一下这位船长的一段人生,这对他以后的计划应该有所帮助。
    “好的,好的,是我废话有些多了,阁下,请您跟上。”
    老海狗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匆忙的加快了脚步,生怕这门生意黄了。
    很快,在穿梭过几个逼仄的小巷后,一行人来到了一处非常普通,甚至称得上破烂的房门前。
    德林转身示意到地方了,随后露出了熟悉的奸滑表情,开口道:
    “需要我为您叫门吗?”
    “当然,我不想让这扇破门脏了我的手,它们是你的了。”
    乔洋扔出了手中的金币,眼疾手快的德林一把抓住,用力咬了几口,看着上面残缺不全的牙印喜笑颜开,然后转身大力敲门。
    “派克,有大主顾来找你了,人就在门口!”
    他只叫了一遍,然后谄笑着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乔洋他们。
    过了一会,门后传出了一阵脚步摩擦的声音,下一刻,门开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年轻人,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黑眼圈很浓重,这是他之前多年的杀鱼经历留下的痕迹,即便是现在也没有消褪。
    “小地方就不多招待了,说出你的来意,杀人,偷渡,还是找什么宝藏?我什么活都接!”
    今天稍微歇歇,整理一下后续思路,少发了点,诸位书友见谅,鞠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我把女友养成天后〕〔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那一天〕〔朱寿〕〔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