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36.第136章 幸运儿与倒霉蛋
    第136章  「幸运儿与倒霉蛋」
    眼前之人算不上高大,因为在乔洋的视角中,他只到自己的脖子,估计也就一米七左右。
    但所有人都不会因为派克的身高而小觑他,因为这家伙绝对是大海中驰骋的顶级亡命徒,精瘦的躯体与纤长的四肢证明他是一位极其老练的水手。
    他的长相与他的名声相比几乎是两个极端,前者非常普通,后者却是引人追捧。
    “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派克?”
    “如假包换!”
    派克好像没有感受到言语中的歧视与不信任一样,非常自然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他遇到过太多这样自以为是的家伙了,他本就出身低微,现在也高不到哪去,但强大的实力足以让见识过的人献出尊重。
    “以你的名声应该赚到了不少钱吧,怎么还住在这里?”
    乔洋继续扮演者自己的角色,语气轻挑,眼神乱转,那种不屑一顾的感觉让身后的马奎斯都不禁侧目,自家船长还有这样的一面?
    “如果所有人都能理解你,那伱该是有多平庸啊。”
    “这是你第二个问题,如果你不说明来意的话,我会让你知道这里的规矩是什么,有很多船长会愿意卖我这个面子。”
    他的眼中露出了不耐烦,似乎下一秒就要闭门谢客,语气平静却饱含了威胁之意。
    “好吧,我现在相信你有些能力了,你知道琢珥鱼吗?我发现了一个大家伙,保底三阶。”
    这番话让显露不耐的派克重新打起了精神,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除了难找之外,几乎全都是优点,尤其是那价值惊人的青囊,绝对值得干上一票。
    “报酬呢?”
    他抬起头,第一次正视眼前这位船长,因为他动心了。
    乔洋露出了笑容,随后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次收益的三分之一!”
    “祝我们合作愉快,船长。”
    派克主动伸出了手,同样露出了笑意,虽然这家伙的态度让他不怎么喜欢,但就这种爽快劲,他还是很欣赏的。
    “合作愉快。”
    当这句话落下后,乔洋发觉整个港口的时间都陷入了停滞,包括眼前的派克在内。
    不过他们这一行人却是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回到了船上,但形貌却并没有变化回来,这意味着他们仍然处于这段几乎被尘封的往事中。
    下一刻,周围的时间被加速了数百倍,只是几秒钟后,这里就过去了小半天,来到了后半夜。
    当港口的时间恢复流逝,他们已经驾驶着脚下的黑森林号离开了港口,除了本来的几个人,现在又多了一个派克。
    至于中间这半天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
    乔洋大概明白这位漂游城的主人想要做什么了,在条件符合的情况下,他想要看看其他人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当初的那场背叛太过于刻骨铭心,以至就算他变成了它,也想要看看不同的结局。
    这样一来反倒是好办了,因为乔洋知道它曾经经历过什么,对症下药的话,虽说不敢保证没有任何危险,但他愿意赌一把,赢了那就是血妈赚,输了那就选桌子,他双赢!
    与此同时,派克在甲板上溜达了一圈,左拍拍,右看看,什么表情都没有,开口问道:
    “船长,我们这艘船叫什么?”
    他很有契约精神,接了任务上了船,那他就是水手,称呼也自然而然的改变了。
    “黑森林号。”
    站在船头看着海图的乔洋随口回了一句,眼角余光瞄了一眼派克。
    他现在换了一身装扮,轻便的衣物,硬皮甲,拆骨刀连带着钩锁,脸色也好了很多,至少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估计是休息了一段时间,以应对接下来这段时间的海上生活。
    “好名字,预祝我们有个好收成!”
    “当然,如果不是怕惊动了别人,我更想派出我的船队一起来,但现在有了你这个好水手,我相信不比我的船队差。”
    乔洋顺其自然的说出了这番话,其中是有依据的,因为就在刚才时间加速流逝的时候,有关于这位船长的记忆凭空出现在了脑海中。
    根据这段记忆行描述,这个船长的确出身富贵,但他远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光鲜亮丽。
    尽管实力不弱,确是一个十足的草包,金玉在外,败絮其中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他曾经有过一支名为金灯的船队,但现在没了,除了身上的金币,脚下的这艘小船和身后的水手就是全部。
    而导致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那则巨型琢珥鱼以及琢珥鱼群出没的消息,对于常年在海上生活的人来说,这同样属于宝藏!
    如今的他急需凭借这笔宝藏让他东山再起,但他又生性贪婪,自私自利,肯定不愿意和其他人分享这笔钱。
    在真正的这段故事中的,那个三分之一也是扯皮了好久才定下来的,而船上的气氛也远没有这么和谐,他甚至还能和派克这位传奇水手聊聊天。
    “你是个慷慨大方的船长,我会记下你的名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乔洋察觉到了派克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变化,不出意外的话,那位漂游城的主人现身了,但无所谓,管你是人是鬼呢,只要不动手,大家都可以坐下聊一聊。
    这句话落下,时间再次陷入了停滞,外界再次加速,依稀可以看到众人苦寻无果的表情,焦躁,不安,易怒。
    就在他耐心等待下一段故事开始的时候,一道低沉且沙哑的声音凭空出现耳边,一如最开的那样的耳语。
    “你是个好船长,你可以选择离开,也可以选择继续,这是你的自由。”
    “你倒是舍得现身了,怎么,不愿意继续待在这片臭水沟里了?要不要上我的船,我可以带你离开。”
    轻笑一声,乔洋的言语相当不客气,同时发出了不怎么有诚意的招揽。
    它没有回话,时间继续流逝,这段故事的高潮部分即将拉开帷幕,而上演这出戏的主角们已经准备就绪,正待开演。
    另一边,任务海域。
    尼克有些迷茫不安的向着这片古怪的海域深处开去,船上除了他之外还站着六个人,这些全都是他的船员。
    他脚下这艘船是一艘最普通的单帆船,是他在离开初生之岛后的第一座岛上建造的,并且运气不错,招募到了一位卓越级船员。
    那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航海士,当时的尼克认为自己就是被无尽海偏爱的那个,他就是天选之人!
    也不怪他这么想,在初期阶段,别说是卓越级航海士了,只要有个航海士,那么在满月试炼期间基本上就算解去了大半烦忧,这对接下来的发展拥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借由这位航海士的本领,尼克很快就抵达了下一座岛屿。
    接下来更加魔幻的事情来了,他居然在岛上的林地中发现了一颗枯死的二阶龙血木,尽管由于长时间的置放让这根龙血木失去了大半超凡因子,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经过细致的拆分并填补一些普通的老木料后,他花了三天时间造出了属于自己的超凡船只,尽管只有一阶,但对他以及他背后的家族而言却拥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这就不得不提到尼克的出身了,他来自蓝星另一头的大陆,全名尼克.霍巴特,出生于一个小家族。
    相比于那片地大物博,人才辈出的龙国沃土,他所在的自由国度无比混乱。
    几百年前第一批带着超凡力量回归的家伙们肆无忌惮的裂土封王,并对普通人施加了无比残虐的手段。
    最直接的就是奴役,镇压,更有甚者仗着自己的力量还玩起了屠杀游戏,行径之恶劣,所做之暴虐令人发指。
    好一点的虽然不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但也不会同情普通人们,他们过着奢靡的生活,高高在上,视万物为蝼蚁。
    在超凡面前,寻常的枪支已然失去了作用,只有一些特制的大口径武器才能威胁到一些低阶超凡,而从三阶开始,就算是蘑菇弹的威胁都小了很多。
    这些超凡者们或许扛不住正面带来的冲击与高温,但多少都会带有对危险的感知,可能那边刚发射,这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然后远遁千里,千万不要小看一位职业者的保命能力,那是经历过无数生死才得来的东西。
    这种乱象一直持续了十多年之后,自由国度才出现了一位英雄般的人物,并在他的带领下重归不算完美的秩序中。
    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十几年的时间内产生的影响延续了数百年,即便是数百年后的今日也没有完全消失,从现在自由国度的局势就可以看得出来一二。
    如今的自由国度没有任何个体与平民,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势力互相虬扎,那里几乎是善良的绝地,心中还保持着这种想法的,到这个时候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利益交换,帮派火并,几乎每天都在这片土地上演,只能说在混乱中寻找秩序,剩下的也不能过多要求了。
    家族同样也是势力组成的一部分,霍巴特家族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个近些年兴起的小家族,各种族人加在一起也不超过百人,正式船长也不过十位,冒险家的数量多了点,但也不过二十小几,整个家族的最强者也才刚刚晋升四阶,在他们当地勉强算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和话语权。
    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整个家族连一艘超凡船只都拿不出来,即便是现在的族长,也就是尼克的父亲同样如此。
    不是所有人都和乔洋一样,一二阶的超凡船根本就看不上,只有三阶以上才能入眼。
    事实上,大多数人就算是正式进入无尽海许多年后可能都拿不到一艘超凡船,但三四阶的普通风帆战船肯定不少。
    所以说尼克认为自己说天选之人倒也没有吹牛B,因为如果正常发展的话,他肯定是未来的霍巴特族长,甚至还能带领家族更进一步,走进那个梦寐以求的上层圈子。
    可惜,他接受了这个由乔洋触发的挑战任务,并且非常“幸运”的触发了这里的隐藏挑战。
    如果乔洋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尼克现在的情况和自己刚进来时走过的路一模一样,他进入了漂游城的最深处,即将迎来此处主人的考验。
    值得一提的是,每个国度之间的新人试炼区域并不相通,任务海域也是如此,但所有人接到的挑战任务却是一样的,这也是尼克能接到任务的原因。
    这里面涉及到无尽海中聚居地的问题,很复杂,蓝星的局势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只是在三王的压制下明面上统一了而已,实际上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这种事大家也都心照不宣了。
    人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的,因为人种,观念,习惯等因素,谁看谁都不顺眼,总要分出个高下,在不到生死存亡之际,内斗才是永远的主旋律。
    再说回尼克,他虽然造出了超凡船,但就在刚刚,他遇到了另一位出身更好的家族子弟,尽管拼尽了全力,仍旧丢了自己的主力战船,只剩下了脚下这艘普通三帆船。
    至于事件的起因,仅仅是因为他拒绝了那位家族子弟的招揽,那家伙一言不合就出手,打了他一个猝不及防,直到现在他还有些恼恨,那群在上层待久了的吸血鬼真是傲慢。
    好在他手下的船员们只是轻伤,并没有出现减员,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为了躲避后续的追击,尼克选择了接受这个突然出现的任务,并传送到了这片黑暗虚无的海域中。
    而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触发了漂游城的挑战机制,只当做寻常的阶段性任务,虽然暂时失去了超凡船,但是看着身边的船员,他突然感觉自己没有那么慌了,没准还能在这里拿到些能让自己实力大进的宝物,到时候自己遭受的屈辱一定要还回去。
    尼克心中这么想着,突然,四周的场景出现了变化,路比港的全貌映入眼帘,他看着形貌改变的船员以及自己,没有慌乱,反而涌现了无比的激动。
    他知道,自己遇到传说中的大机遇了,进入了一处扮演类秘境,理论上来说,只要他表现的够好,并且做出足够多的改变,那么最后就能获得天大的好处!
    这让尼克原本的颓丧一扫而空,带着空前的自信,指挥着船员们把船只靠向码头,看着想要主动帮自己停靠的德林等人,他想都没想,直接开口大骂道:
    “滚开,我不需要停船工!”
    “哦,尊敬的船长大人,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清!”
    身为老油条的德林怎么会因为区区一点辱骂就放弃即将到手的财富呢,这都够他喝上一个月的黑啤了。
    接下来任由船上的尼克怎么跳脚,叫骂,下面的德林就装作没听到,帮他停好了船,然后上演了熟悉的把戏,敲竹杠。
    虽然和乔洋同为新人船长,但事实上,新人船长之间亦有差距。
    实力不强,钱也不多的尼克肉疼的支付了十枚银币,尽管不太乐意,但他也知道,在这种地方最好不要和当地的老油子起冲突,初来乍到的他人生地不熟的,没准就要被坑了。
    德林笑嘻嘻的从尼克手里抢过银币,面露古怪之色,随后也没急着走,开口问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我不想再看到你!”
    此时的尼克还在沉浸在肉疼中,哪里想和眼前的强盗多说些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改变了主意,瞄了一眼怀中的羊皮纸,开口叫停想要离开的德林,咬牙切齿的说道:
    “等一下,你知道这里有一个叫派克的水手吗?我找他有点事。”
    原本自讨了个没趣的德林听到尼克的声音不禁笑出了声,得意洋洋的嘲笑了一句。
    “哈哈,你这不还是有求于我么,派克先生可不是谁都能见的,不过我倒是有办法……”
    说着,他捻了捻手指,意图很明显,要钱。
    “你准备要多少?”
    德林露出恶心的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今天遇到肥羊了,这不宰一顿实在是对不起这天赐的发财机会。
    他没说话,伸出了五个手指,然后把手摊开。
    “哼,五银币么,看来你也不是……”
    “你他妈疯了吗?老子要的是五个金币,金币!你以为这是谁都知道的情报么?爱买不买。”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德林已经摸清楚了尼克的性格,于是越发的肆无忌惮,他就喜欢这种初出茅庐的雏,嗯,他弟弟也喜欢。
    尼克被这个老油条的态度转变吓了一大跳,但他也知道自己被宰了,于是不甘示弱的回击道:
    “我看你才是疯了,我就不信这里只有你知道这条消息,我们走!”
    “呵,你可以试试看,看除了我还有谁会卖给你消息,路比港可不是你这种家伙能待下去的。”
    “你这恶心的老海狗,啃你的狗屎去吧!”
    觉得自己幸运至极的尼克决定不再忍受这个老油条,看着羊皮纸上记录的信息,他决定去问问其他人。
    但接下来的现实却极大打击了他的信心,正如德林说的那样,整个路比港,没有一个人,哪怕就那么一个,愿意把消息告诉他或者说卖给他,哪怕他出价更高也没用。
    “妈的,你个老海狗!”
    回到码头的尼克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正在嚼着不知名纤维植物的德林,心头气愤无比,随后带着手下的船员一头扎进了住宅区,准备自行寻找那个叫派克的水手。
    他现在已经上头了,谁拦着也不管用。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三天,但沉浸在其中的尼克却好像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一样,疯了一样寻找有关派克的痕迹。
    终于,或许是上苍眷顾,也可能是漂游城背后的主人看不下去了,不知不觉间,尼克来到了一扇破旧的门前。
    与“三天”前相比,尼克看起来的精神了不少,一丝若有若无的灰色气流包裹了他,以及他的船员。
    但谁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甚至感觉自己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而与之相对的,无论是尼克还是船员们都变得有些不像自己了,一种新的人格正在萌芽,并且在悄无声息的取代他们本身的意志。
    “去敲门。”
    尼克扬着下巴,颐气指使的样子和那些大家族的新生代别无二致。
    尽管失去了自己的船队,但骨子中的傲气还是让他下意识的如此命令道。
    “我哪里来的船队,哦~被那该死的海怪打沉了好几艘,没关系,只要这一票能干成,我就能翻盘!”
    他没有意识到一段陌生的记忆悄无声息的融入了脑子里,各种混淆的记忆不断冲击着他那已经极为不稳定的灵魂。
    在他看不到的灵魂深处,一道与他现在的外貌无比相似的虚影正在取代他的意志,本应该熊熊燃烧的灵魂之火也几乎熄灭。
    船员们的情况也和他大差不差,也就航海士好了一些,至于剩下的水手们就不怎么美妙了,他们几乎彻底变了一个人,嘴角带着时隐时现的诡异的笑容。
    “咚咚咚~”
    航海士走上前敲了几下门,然后开口道:
    “我们船长大人找你做一笔大买卖。”
    他做完这一切后就回到了队伍中,同事一个疑惑涌上心头,他的船长叫什么来着,好像有个尼字,尼肯?不太对劲,是什么来着~
    很快,木门打开了,派克无精打采的走出来,开口询问道:
    “什么大买卖?捕猎海怪,杀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你们得知道,雇佣我的价格并不便宜。”
    看着眼前的派克,尼克对比了一下羊皮纸上的画像,确认了眼前之人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这样久负盛名的水手会住在这里,但这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他现在只想赚一笔大的。
    “我当然知道,你知道琢珥鱼么,我发现了一只大家伙,他至少活了一百年!只要把他杀死,我们都能发大财,你对这东西应该不陌生吧。”
    派克来了兴趣,也没有废话,直言不讳的问道:
    “那我能分到多少?”
    “至少一成,毕竟你只是名气大,但我还没见识过你的实力怎么样,不是吗?”
    尼克下意识的暴露了吝啬的本性,一种莫名的影响让他说出了这句话。
    “不怎么样,我要三分之一,就算不成你也得支付我一笔钱,否则你就另请高明吧。”
    派克的语气非常竭定,这也让尼克有些迟疑,心底开始考虑这家伙是否能值回票价,然而急需一大笔钱的他也没什么太好的选择了,于是在考虑片刻后无奈的点了点头,尝试着询问道:
    “两成,我还……”
    “请回吧,这里不欢迎你!”
    不等尼克想要继续讨价还价,已经不耐烦的派克就冷了脸色,欲势要回。
    “好吧好吧,那就三分之一,希望你有传闻中的实力。”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这么不客气,但是也没办法,形势比人强,有求于人就是这样的。
    听到这话,前一秒还要闭门赶人的派克立马换了一副表情,虽然依旧没什么精神头,但表情看起来顺眼多了。
    “合作愉快,我喜欢言而有信的船长,对了,还未请教您的大名。”
    派克伸出了布满老茧的手掌,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话。
    “合作愉快,我叫……”
    尼克猛地一个趔趄,无穷的疑惑涌入脑海,他叫什么来着?
    “我叫……”
    一阵来自灵魂中的压力让他把那本应该熟悉无比的几个字挤在了嗓子眼,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不洁的灰色气流从他的七窍中来回流动,航海士感知到了一瞬间的真实,他看到了一位满身潮湿的身影,又很快消失不见。
    当他再次醒来后,眼眸化作了灰色,走上前拍了拍尼克的肩膀。
    “我们的船长大人出身阿连姆斯家族,全名邓肯.阿连姆斯,请相信我,与我们合作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经过航海士这么一个“提醒”,原本有些发懵的尼克也是反应了过来,作为一个合格的绅士,他居然在这种场合走神了,这可是无比失礼的事。
    于是他略微俯身了几度,重新自我介绍道:
    “我叫邓肯。”
    “邓肯.阿连姆斯!”
    稍微有点晚,多写了点,嘿嘿。
    感谢书友们投喂的月票,流浪拜谢,感激不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我把女友养成天后〕〔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那一天〕〔朱寿〕〔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