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72:鹤熙:白枭真是气氛破坏王
    蔷薇向白枭提交了一份关于凉冰最新得到的观察数据,地球星最近一直有一股时隐时现的暗能量流动,它飘忽不定非常值得怀疑。
    白枭寻着这个地址开始回推,推着推着就得出了一个熟悉的IP地址,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愤怒情绪从心底窜起,陌生又熟悉的感觉白枭立即反应过来这是鹤熙的情绪。
    介于鹤熙那稳如泰山的性格和前车之鉴,白枭不得不忧虑对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在对方的语气很平缓,让他安心许多。
    “白枭,我希望你能给地球星一个机会,葛小伦不是有意去挑拨什么,这很可能是一个阴谋。”
    白枭沉默了几秒:“相比于这个,我更想知道这份数据你从哪得来的。”
    “凉冰给我的。”
    “刚刚扣我的弑神武呢?”
    “也是。”
    “......”
    听到这白枭有一个疑惑,凉冰不可能那么上心地球星,而且她还在研究新的方向,那么对地球的关注必然只能是偶尔的或者干脆就让部下盯着,可这无论哪个可能都足以让白枭震惊,为什么这件事小管家从未向他提起?
    小管家作为超智能的人工,它不可能不知道他对地球星的看重,凉冰偶然都能检测到的东西,为什么它没吱声呢?是真的没发现还是...有意隐瞒?
    “蔷薇,你知道凉冰从哪得来的这个数据的吗?”
    “她今天突然彻查了下近段时间的观测数据,拜托我将这份数据交给你,笑着说是能接我的燃眉之急,不过怎么确定的这份数据我就不清楚了。”
    白枭点点头:“地球的事我会考虑的,凉冰现在在哪?”
    “她说去试验新武器了,晚点会回到昆萨星。”
    “好,我知道了。”
    白枭不再理会蔷薇,一路飞到熟悉的昆萨星,恶魔对他自然是百般敬重,不敢有所阻拦,故而白枭一路绿灯的来到凉冰的书房,在细致的搜索下,白枭很确定凉冰的数据判断和搜寻能力在这段时间并没有明显的发展,所以他的判断没有错,这份数据的来路绝对是值得探究的。
    白枭呼吸微微发沉,漫不经心的问了句:小管家,你觉得凉冰是如何获得这份数据的呢?
    【是我给的】
    系统在一旁惊了,白枭一个平A,你直接开大是什么情况啊?!
    白枭点点头,眼中没有意外的神色:理由。
    【我不希望您中了他人的陷阱】
    白枭顿了顿:他人?指鹤熙吗?
    【是】
    白枭:为什么不直接与我说?
    【很抱歉宿主,我自觉处理掉始作俑者的方法对您而言太过残忍】
    白枭:必须杀掉是么。
    似问句却毫无起伏的话语让小管家放心了不少,宿主白枭果然对于一切都是清楚的,对处理掉鹤熙前世记忆数据的事开始避而不谈,想必是他早已推出除了杀伐别无他法。
    作为处境相同的两人,白枭心知鹤熙的情况要比他糟糕很多,毕竟他这边虽然夜明很强大,但主系统都在他这,所以即便夜明的记忆数据想要占上风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可鹤熙不同,断开的天体计算机没能第一时间连接到鹤熙的身体,反而是这个记忆数据带着主系统找到了本体鹤熙。
    这个结果意味着主动权的丧失,也给了那家伙可以随意控制鹤熙的身体的机会,再加上主系统的绑定,所以现在是只要是那家伙不愿离开,那外人就根本无法上手进行剥离。
    最初白枭想到的办法是数据侵入,这样就可以从里到外一点点分离出来,但这一策略很快便被否决了,鹤熙体内的引擎根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探索,一旦强行进入便会瞬间启动自毁模式,这一点白枭用后脑勺想也知道是那个家伙搞出来的,她不想离开,也不想放过鹤熙,因为她清楚鹤熙就是她的免死金牌。
    【宿主,你准备如何?】
    白枭叹息:小管家,你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对吧。
    【知道,我相信您也是清楚的】
    白枭就很无语,那神都到底是有多了不起啊,咋就非得让他回去呢?一门心思的搞事情,真是生怕他在这过的舒心,白枭不是没有察觉平静下的暗流涌动,只是不愿去细查,他总有一种感觉,只要揭开了,那就再也回不去了。
    小管家曾经就说过,夜明爱上凯莎是有它在其中推动的,现在已经验证了凉冰和小管家是有联系的,以小管家的能力联系上一个自然就能联系上第二个,这一行为白枭不确定已经持续多久了,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所以说这到底是有多少人在盘算他才能让小管家忙到连他的私人生活都在监管呢?
    平静生活着鹤熙忽然听到耳边响起悦耳的笑声,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她难得有些好奇:“你怎么了?”
    ‘我就是觉得某些自命不凡的智能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事很有趣。’
    “什么?”
    ‘期待吧,白枭要回去了。’
    这一话让鹤熙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她立即起身去寻找白枭,好在白枭并没有即刻离开,他呆呆的坐在一隅之地,看着面前的白墙思量着什么。
    鹤熙走过来,柔软着语气:“枭。”
    “鹤熙,你说我到底该如何才能过一个正常的平静的生活呢?”
    “枭,别想太多,小管家所做的只是推波助澜而已,真正的决定权一直都在本人身上,它没有直接扭曲他人的思想。”
    “我知道,它这般谨慎全是为我。”
    白枭心里清楚小管家如此盯着就是因为他的弱小,因为忠心护主,所以他不觉得小管家有何错,也不会去怪罪什么,但他真的不喜欢这样被惦记的感觉,好像一块肉被叼在嘴里,一边是神都的神,一边是护主的小管家,在风平浪静的日常下不断拉扯,时刻等待着露出水面的那一天...
    鹤熙没办法再去劝什么,她知道白枭都懂,他只是不说而已。
    倏地,白枭自言自语道:“要不,回神都去看看?不不不,回去肯定没好事...”
    随口的嘟囔让鹤熙瞳孔紧缩了下,即便白枭否掉了回神都的选择,可他已经开始在考虑了,这意味着他动摇了,那些脑海中的诱惑在瞬间一一浮现,鹤熙紧咬牙关才没有让自己陷入欲望的陷阱,她不能干扰白枭的选择,他的人生只能由他自己做主...
    双手攥拳,直到险些刺破皮肉,鹤熙才险险放手,猛然从后抱住白枭。
    白枭一愣:“鹤熙?”
    “推开我,快。”
    耳边传来那似命令又似哀求的话让白枭真是一头雾水,他看了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想了想默默伸出手点在了鹤熙头顶的发旋上,感受到温度后又轻轻按了按,询问着:“你还好吗?”
    被按压发旋的鹤熙黑线:......你多冒昧啊,谁家问情况指腹点人发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