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73:这一次真的要放弃你了
    在小管家那得到想要的答案后,白枭没有再等候凉冰的回来,站在昆萨星外思虑着是否前往梅洛天庭,遇事第一时间找凯莎肯定没错,但一旦涉及到凯莎的理念或者其自认无法更改的理念,那谈论到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不欢而散,而如果想要继续保持友好关系,那最后一定是床上歇着了。
    有些时候白枭也很无奈,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基因交流竟然成为他和凯莎之间最后的缓和方式,大睡一场后,他不再提起,凯莎就当从未发生过,日子这样照常过,想想还真是讽刺,好像只要他不让步那凯莎就不会有丝毫包容。
    若宁发现白枭不在地球星后,第一时间向他发起讯息联络。
    “枭,你离开了吗?”
    “马上回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回去我与你细说。”
    “好。”
    若宁乖巧的呆在白枭的小别墅里等着他回来,待其进门,若宁一眼就能瞧出白枭有心事,而且这事不好处理,至少是凯莎处理不了的。
    若宁为白枭泡了杯温茶,看着他坐到自己身旁,耐心的等待着对方主动开口。
    “若宁,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选择回到神都,你会生气吗?”
    若宁瞳孔颤了下,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不少,她仔细想了想给出回答:“生不生气的得看你愿不愿意将我算入你的人生规划中,如果算入了,那我不会。”
    若宁是希望如此的,更确切说她是迫切的需要白枭如此的,只有白枭将她划入人生规划中,那才是最好的保障,毕竟那时无论白枭如何选择,他肯定是要么带她一同离开,要么还会回来,哪种都不至于让若宁担忧。
    白枭明白若宁的意思,虽说有所预测,但他还是有些意外和惊喜:“若宁,你愿意放弃这里熟悉的一切和我一起去神都吗?”
    “我说的很多次的,你的要求我从不会拒绝。”
    “可你会开心吗?”
    “在你身边是令我最心安的事,至于开心,我想没有什么比能守在你身边更令我开心了吧。”
    若宁是有野心的女人,但爱情也很重要,她会为自己的爱情负责,而在白枭身边这两点都能满足,何乐尔不为的事有什么理由拒绝吗?
    白枭纠结的脸上露出笑容,他敞开怀抱将若宁纳入:“谢谢你,愿意选择我。”
    若宁抬手抚了抚白枭的后背,刚想安抚下就发觉白枭好像有点话里有话的意思呢。
    “枭,有谁拒绝你了吗?”
    “没有,我还没问。”
    若宁打量着白枭的神态:“看来是和凯莎吵架了吧。”
    “还没有,估计提起就会吵了。”
    “凯莎是很固执的,但我相信她一定是爱你的。”
    “是的,可她的爱只能排在她人生的第三位,第一是正义理念,第二是为人道义,第三才是和我白枭的爱情,一旦发生冲突凯莎一定会第一时间考虑前两个,她从来没有用心去思考我的感受,我的想法!”
    若宁顿了顿:“凯莎的心胸很宽广,她的事情很多,有些时候可能就顾及不到这些。”
    “可我一直在顾及!顾及她的难处,她的想法,她的一切,可她呢?从来没有!”
    对于梅洛天庭的天使战士们,白枭其实对大多数并没有多少好感,但爱人在这,他愿意保护,发挥自己的力量助力天使文明发展。
    对鹤熙,他也选择尽力包容,以一种友好的方式对待,哪怕那人屡次进犯。
    对于那些质疑和不满,他选择将所有拦下,哪怕他清楚这点不悦和疑惑根本不会对凯莎的位置和声望产生任何影响,可人就是会为爱犯贱的啊,就像明知爱人是开车上班,大雨淋不到她什么,但就是会担心,担心她会不会出公司楼时被淋湿,犯贱似的想去送把伞送给雨披,到最后自己淋成个落汤鸡...
    在小管家将所作所为全部呈上来后,白枭是越想越觉得自己恋爱脑,什么玩意啊,敢情这段爱情中上头的只有自己,人家凯莎可冷静得一匹,什么生孩子挽留,满脑子都是他,各种情话问候都是假的,凯莎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他一直傻乎乎的自作多情,人家可是一直都笑呵呵的看着他在那一头热。
    此时白枭开始思索凯莎对他的爱到底有多少,似乎那年少炙热的真情都已经散去了,凯莎当时告别的真的只是对夜明的执着吗?其中是否也包括曾经真挚的爱呢?而随着阅历的增加,眼界的开阔,是否诸神之王神圣凯莎已经不再拥有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的能力呢?
    这一切的问题白枭都无从获得答案,但可以确定的是,自此他白枭将在人生规划中划去凯莎的名字,他不能再被凯莎牵着鼻子走了。
    白枭:小管家。
    【我在,宿主您要求的任务我很快就会做完的,请给我点时间】
    白枭听着小管家怯怯的声音,无奈:那个不着急,对于之前那些事我不会怪罪你,信任是我给你的,所以发生任何事我都会自行承担后果。
    【宿主我很愿意受罚,甚至说以死谢罪,我真的不愿失去您的信任!!】
    白枭:你冷静点,首先信任这东西也不是我说给你就给你的,其次,你猜猜如果我不信任你了,你的后果会是什么?
    小管家沉默了几秒,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白枭很满意小管家的反应能力,他笑了笑:隔绝掉夜明的所有情感数据并且剔除他对我已产生影响的部分,我不能再受他的感情影响了。
    白枭清楚他不可能对凯莎爱到那么深,能这么恋爱脑的只有夜明,当初他认为反正都是爱人了多爱几分也无所谓,但现在看来可真是大错特错了,爱个锤子啊,吃力还不讨好,就想得凯莎一句偏爱,忍到肾衰竭都不行。
    小管家的动作很快,白枭的情绪瞬间稳定下来,胸膛中几秒前的痛楚也在悄然间化为一阵阵弱弱的钝痛,白枭苦笑了下,即便不那么恋爱脑,但选择结束时还是会觉得难受啊。
    白枭屈下身钻进若宁怀里寻求温暖:“若宁,抱。”
    若宁不清楚白枭怎么了,但她知道自己的爱人现在很需要一个无条件的温暖怀抱。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我知道。”白枭应了声,手臂搂紧若宁的腰,唯有她,绝不可以离去!
    远在梅洛天庭的凯莎心脏忽然传来一阵猛烈的刺痛,一瞬间汗如雨下,片刻疼痛缓解,但那短暂的时刻却让她记忆犹新。
    凯莎蹙眉,抬手抚上胸膛,神色有些凝重,她心中自问:奇怪,这份空虚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