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74:冷的选择
    白枭离开后,鹤熙并没有跟随他离开,她需要和凉冰谈谈。
    凉冰刚回到昆萨就感受到熟悉的暗能量,这来者倒是蛮让她意外的,毕竟只打决裂后,她和她就没有好脸过。
    “哟,稀客啊,天基王大驾光临昆萨想必不能是为正义之事吧。”
    鹤熙坐在凉冰在书房的椅子上,闻言慢悠悠的放下茶杯,瞥了她一眼:“当然,若为正义,今日也用不着我来了。”
    凉冰也不介意鹤熙的放肆,无所谓的耸耸肩,坐到鹤熙对面:“确实,所以说你为何而来?”
    “白枭。”
    凉冰玩味的神色瞬间收敛,她立即回顾了下最近所有的行径,确定没有能惹白枭生气的事后,才挺直腰板:“他怎么了?你惹他生气了?”
    “小管家的事败露了,白枭现在有了回神都的倾向。”
    闻言,凉冰立即眯起双眼:“细说。”
    鹤熙将事情的经过和凉冰说了下,凉冰的笑容算是彻底终结了,她烦躁的捏捏眉间:“你身体里的那个家伙到底怎么才能处理掉?她太碍事了!”
    “平复?为什么要平复,枭想回就回吧,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他总是要回去的。”凉冰说着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你就不担心?”
    “担不担心的有什么用吗?白枭不可能因为我的三言两语就改变决定,顺其自然吧。”
    话虽如此,可鹤熙看着凉冰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怎么看也不像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行吧,你自己看着办,别后悔就成。”
    “知道了,别婆妈了,我心里有数。”
    鹤熙张张嘴,见凉冰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只得叹息,罢了,反正也不是自己老公,凉冰也是个成熟的女天使,想必会处理好的。
    ‘你可真有闲心,还能去鼓励鼓励情敌。’
    “我怎么做与你无关,也用不住你管。”
    ‘啧啧啧,真是不坦率,明明你很期待不是么。’
    “别用你那无聊的想法来猜忌我。”
    ‘呵呵呵,你还挺傲娇,难道你就不想看看白枭为你执着的样子吗?’
    “不想,滚!”
    怒骂一声吼脑海中的声音消失了,鹤熙的眉间却没能在同期平复,烦躁的情绪愈滚愈大,她无奈合眼努力平复着,心里无助的念着那个名字,一遍又一遍……
    凉冰这边前脚送走了鹤熙,后脚就踹翻了一旁的椅子,嘴里一顿口吐芬芳,妈的了,白枭这个混蛋怎么还不来跟她商量这事,难不成真打算蔫不悄的抛妻开溜?!
    白枭跟若宁商量后,有了不少底气,溜溜的跑到冷的房间,准备问问她的想法。
    冷的房间的布局就和她这不拘小节的性子一样,干净大气没有任何装饰性物品,整个屋子除了挂起的烈焰之剑就是战甲,最亮眼的只有墙边的储物柜,里面拜访着各种小巧的泥塑小人和手工艺品。
    白枭凑近了瞧了瞧,发觉都是极为眼熟的物件,不禁失笑,冷这个可爱的傲娇天使嘴上从来不说喜不喜欢,可自己送过的东西却都细心保存着,生怕有损伤。
    待冷忙完一天的事宜回到家中,一进门就感觉有些不同以往,她寻着感觉来到床边,果然看到了今日的惊喜。
    白枭懒洋洋的躺在她的床上正睡得香甜,冷不知道白枭今天为什么突然过来,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看到白枭的好心情。
    冷附身轻落一吻在白枭嘴角,眼含笑意的换下身上坚硬冰冷的盔甲去洗了个澡。
    白枭在睡梦中嗅到了熟悉的清香,但很快就消散了,这让他有种奇怪的失落感。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四处打量了一周,待看到多出来的战甲后,白枭放心的再次合上眼,耐心的等着老婆自己送上门来。
    冷洗去身上的汗水后,拿着毛巾擦试着半湿的长发,见白枭还在睡,轻轻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上了床,准备陪白枭再睡会儿。
    下一瞬视线之内的景色发生了翻转,冷呆呆的看着压住自己的白枭,愣了一秒后展开笑容:“你醒啦。”
    白枭望着身下不抱有任何抵抗意识的冷,低下头埋进她的颈窝,蹭了蹭:“冷,你怎么才回来。”
    “刚刚和彦一起处理点事,有点繁琐所以回来晚了,等久了吧?”
    “还好。”
    冷闻言刚松口气就感觉到脖子处传来痒痒的感觉,再细细感觉后确定了,白枭在拿她的脖子磨牙。
    冷无奈一笑,抬手楼上白枭的后背,一下又一下的顺着毛:“好啦,我知道你等久了,下一次你提前跟我说一声,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回来陪你的,乖,不难过了。”
    “真的?”
    “当然了,你是我的爱人,我肯定会以你为主的。”
    天使*见色忘友*冷很认真的向白枭保证着,白枭见此旁敲侧击的问出自己的愿望。
    “那冷,如果我要离开这里的话你会跟我一起走吗?”
    “走?你要去哪里啊?又有任务了吗?”
    “……”
    白枭的沉默让冷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她顿了顿,试探性道:“是不会再回来的意思吗?”
    “也不算的,只是有这种可能性而已。”
    “为什么突然要这样了呢?”
    “……”
    白枭的二度沉默让冷有些心急:“枭,你说话啊,你什么都不说就抛出个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啊?”
    “冷,我不属于这里,我的生源地的那些神还在紧盯着我,我一日不归,那群家伙就不会安生一日,我不想一直装聋作哑的过着这种虚假的平静生活,我想要真正的安宁。”
    “所以说你就是想回去终结一切?”
    “是的,但我并不能保证我是否就能如预期那样回来。”
    “……”
    这一次换冷沉默了,她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大量的信息,白枭见冷没有说话,连忙补充道:“我不是非逼你做出让自己纠结的选择,你留在这里也很好,我会尽快处理掉那边的事回到你身边的。”
    “那如果回不来了呢?”冷蔫蔫的问了句,这是她最担心的事,关于白枭的事她不是一点都不知道,白枭的身世很神秘,谁也不知道那个生源地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白枭又是否有能力来去自如。
    “不会,为你我绝对不会放弃,我一定会回来。”
    冷不语,默默钻进白枭的怀抱:“给我点时间好么,一点就好,让我想想。”
    “不急的,你慢慢想,别给自己太大压力,顺从心意就好,哪怕我们异星了,可也还是可以经常联系的。”
    “我知道的,你不是轻浮的人。”冷绝对相信白枭的人格,他是个相当重视责任的男神,只要她留在这,白枭就一定会回来,只不过期间需要多少时间就无人清楚了。
    那一夜白枭陪着冷,两人没有进行交谈只是静静的拥抱着。
    冷在夜色中缓缓抚上白枭的脸颊,她是多么深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对于那或许是无期限的等待,冷的心中惊恐万分,唯有耳朵贴上白枭的胸膛,听着那有力的心跳才能缓解那不安的情绪。
    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探入房间,冷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神圣凯莎看着桌上笔墨还新鲜的退役申请书,感受着心里愈发清晰的不安,渐渐陷入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