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级神农的田园生活 第104章 林果、方琼,吃货二人组!
    刷——

    掌心中绿芒一闪,几只毒性极强的蝎子,安静的趴伏在了燕小北手中,好歹帮了忙,给点甜头,回头拿去泡酒喝。

    落地成盒!~

    啊哈哈——

    有那么一瞬间,燕小北感觉自己很奸诈,但是物尽其用,既然找到了,扔掉多可惜。

    换句话说,若是别的蝎子,成盒之前,还未必能享受到这般待遇呢。

    此时。

    金刀却欲哭无泪,把他堂堂清水镇地痞头子,吓服软的东亚钳蝎,现在却仿佛一个个乖宝宝似的,翘着尾针,安静的趴在燕小北手里。

    这找谁说理去?

    金刀后脑勺开了瓢,血流不止,头发都打了结,连惊带吓早就有点神志恍惚了,喘着粗气道:“有什么话,你赶紧问,我那些兄弟受伤都不轻,完事儿我还得带他们去看伤。”

    啪!

    燕小北一耳刮子呼在了金刀的后脑勺上。

    金刀疼的嗷唠一嗓子,挣扎着就要爬起来跟燕小北拼命,奈何小腿被机车重重砸了一下,估计是骨折了,稍稍一动,撕心裂肺的疼。

    燕小北撇了撇嘴道:“行了,一巴掌给你止血,你赚大了,还想跟小爷翻脸是不是?”

    金刀摸了摸后脑勺,血还真就止住了,一脸惊诧的看着燕小北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子遇到你,算是倒了血霉了!

    哦。

    忘了,你们桃花寨出来的,各个都是牲口,不是个人……”

    啪!

    燕小北一耳刮子呼在了金刀脸上,骂道:“你他么不会说话,就闭嘴,信不信这几只蝎子分两份,一份塞你裤裆,一份塞你嘴里?!”

    金刀歇斯底里的道:“那你到底想知道啥,倒是问啊,往死里折磨我,有意思吗?

    啊!”

    嘿——

    磨的差不多了哟!

    燕小北呲牙一笑,像极了一头猎食的孤狼,面沉如水道:“金刀,我想问什么,你心里应该清楚。

    我觉得,这事儿你自己说出来,比较有诚意,对吧!”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燕小北不急,他有的是时间,而且金刀选择的偷袭地点极佳,下了国道,拐向桃花寨的一个狭窄的小路口,进深三百米左右,鲜少人迹。

    天色渐暗。

    金刀有点耐不住性子了,缓了缓道:“行,我可以告诉你,但是这不合规矩,所以完事儿后,咱俩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

    燕小北点了点头。

    随后。

    金刀便竹筒倒豆腐,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很简单。

    金刀所说,燕小北前后贯通了一下,无非就是徐嘉运和李春来合谋,眼见价格战不是林果的对手;

    而,现在徐嘉运又骑虎难下,每天赔钱的数目成倍增加,损失惨重,已经快要到坚持不下去的地步;

    所以,便心生歹念,整不过林果,那就从货源的源头做手脚,恰好燕小北就是他们的目标;

    李春来联系过李延亮,这货不干,说啥要在寨子里跟一个半老徐娘的寡妇好好过日子;

    迫不得已,李春来只好通过关系,联系到了金刀,并且在今天约他来临江市详谈;

    金刀听到报价之后,立刻心动,带着几个手下,骑着摩托车就来了临江市,并且知道李春来要对付的,竟然是打伤他手下三十多人的家伙;

    身为痞子头儿,能忍?

    坚决不能!

    要说有些事儿,真是巧他爹碰上巧他娘,生下的巧,那是巧到家了,燕小北下楼给林果买粥的时候,正好被在店里喝粥的李春来给盯上了。

    李春来在‘鲜果时光’总部外边的粥铺里喝粥,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谁成想,还真被他逮住了一条大鱼。

    当时。

    燕小北一门心思的想着,赶紧弄碗热乎粥回去,让林果喝了,胃里有点食儿,也就不用那么难受了。

    谁能想到,好死不活,就遇到李春来了。

    当即。

    李春来一路盯梢,从山海大厦到魅丽纤影,再到现在金刀他们偷袭燕小北的地方。

    燕小北皱了皱眉,问道:“李春来人呢?”

    金刀道:“估计这会儿早跑了,咱们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拿钱办事儿,没整过你,栽了大跟头,也算是遭了报应。

    能翻篇就翻篇,不能翻篇就给个痛快,老子这么多年,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窝囊过。”

    金刀这种人,就是滚刀肉,除非给他挖坑埋了,要不然完全没必要往死里逼他。

    滚吧!

    金刀如蒙大赦,朝躺在地上的手下人,喊道:“都别他娘的装死了,赶紧的爬起来,去医院!”

    哒哒——

    不消片刻,金刀等人消失在了落日黄昏中。

    眼看着金刀等人离开,燕小北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李春来针对的只是他,若是用同样的法子去对付林果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李春来!

    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嗡嗡~!

    就在这时,燕小北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一看,竟然是林果,忙接通道:“姐,咋了?”

    电话那边,林果声音急的不行:“你咋回事儿,电话为啥打通了,为啥一直都没人接?

    都急死我了~!”

    闻言。

    燕小北扫了一眼手机,竟然有几十个未接电话,不只是林果,还有方琼打过来的。

    什么情况?

    难道是自己对阵金刀等人时,过于兴奋,以至于没听到?

    怪了!

    燕小北挠了挠头,道:“姐,这么急,你找我啥事儿啊?”

    林果急声道:“我得到消息,徐嘉运和李春来要对你不利,我和小琼琼正在去桃花寨的路上。

    你现在哪儿呢?”

    燕小北恍然,难怪会打这么多电话了,看来林果和徐嘉运不仅在明面上较量,背地里也玩起了无间道啊。

    嘿然一笑。

    燕小北嘚嘚瑟瑟的道:“姐,我没事儿,路上遇到了几个小杂鱼,已经被我打发了。”

    林果道:“你在原地等我俩,千万别乱走。”

    说完。

    就挂了电话。

    没多久。

    一道刺眼的灯光射来,燕小北下意识的抬手遮住了双眼,听声音就是方琼那辆山地越野摩托车。

    林果从后座下来,快步来到燕小北面前,一边绕着他看个不停,一边焦急的问道:“小北,你受伤没?”

    燕小北听着她关切焦急的声音,心里一暖,冷不丁翻了个跟斗,伸胳膊蹬腿的笑道:“姐,我没事,好着呢。”

    林果见他活蹦乱跳,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一个粉拳捶在他胸口,嗔怪道:“打那么多电话都不接,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燕小北嘿嘿一笑:“姐,我这不是没事儿嘛。”

    林果声音哽咽:“下次不准这样了,打电话,必须第一时间接,再大的磨难,姐跟你一起扛。”

    呃——

    燕小北突然有种冲动,想抱抱林果,但是念头刚起,方琼不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哎,我说你俩,想腻歪好歹也要找个合适的场合吧?

    我还在这杵着呢。

    小北,为了弥补姐姐我受伤的心灵,今晚上去你家蹭饭,羊肚菌炖鸡,吃光你家的溜达鸡儿。

    哼——”

    燕小北蹿上三蹦子,回头冲方琼道:“方琼姐姐,就凭你跟姐今天能过来支援我,溜达鸡儿必须摆上。

    走起!”

    讲真,不管林果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俩女孩子明知他要被人算计,还不管不顾的赶了过来,燕小北心里感动的是一塌糊涂。

    这世上。

    除了老妈和莺子之外,也就她俩能做到了!

    山路虽然崎岖,但是燕小北早已都习惯了,方琼更是轻松驾驭座驾和燕小北并驾齐驱,不快不慢的前行。

    燕小北瞄了林果一眼,看着她手中的一个长形物体,大声问道:“姐,你手里拿的是啥啊?”

    “剑!”

    “啊?”

    方琼咯咯一笑:“小北,你还不知道吧。果儿可是大运会女子击剑组的冠军,很厉害的哟。

    你要是敢欺负她,不用我出手,她就能骟了你。”

    行吧。

    原来是两位女侠。

    初见时。

    林果面对李延亮抽过来的一耳光,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谁成想,人家只是扮猪吃虎。

    哪怕自己不出手,林果也会毫发无伤。

    唉——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山村。

    一路无话。

    等回到桃花寨,进了自家院子,燕小北瞧了瞧林果手中的佩剑,又看了看空着手的方琼道:“方琼姐姐,你就赤手空拳来救我的?”

    方琼朝他招了招手。

    燕小北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会过去,怕挨捶。

    !

    孰料。

    方琼一个飞身,纵身跃起,曲指一弹,一个干净利落的脑崩,立时落在了燕小北的脑瓜子上。

    好男不跟女斗。

    算你狠!

    听到动静,正在屋里看电视的燕贵峰两口子,已然出屋,恰好看到自己儿子被弹脑崩的一幕。

    燕贵峰鼓掌道:“琼丫头,深藏不露,好身手。”

    “瞎说啥呢!”

    李文凤拧了丈夫一把,看着林果和方琼乐的合不拢嘴,“果儿、琼丫头,别听你叔乱说,快进屋。”

    林果不动声色的将佩剑放在了三蹦子上,然后和方琼进了屋。

    燕贵峰眼尖的很,林果的小动作尽数瞧在眼里,等俩姑娘进了屋,来到燕小北身边道:“小北,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遇到麻烦了?”

    燕小北知道老爹那暴脾气,要让他知道金刀半路截杀他,能自己拎着钢叉去镇上找金刀拼命。

    忙道:“爸,能遇到啥麻烦啊。昨天琼姐不是在咱家吃的羊肚菌炖鸡跟红烧羊肚菌嘛。

    回去就跟林果姐姐那个炫耀,馋不住,就来蹭饭了呗!”

    燕贵峰没那么好忽悠,伸手从三蹦子的车斗里,捞出了林果那把佩剑道:“蹭饭,还带剑?”

    燕小北无语道:“爸,林果是大学生运动会击剑,女子组的冠军,我们回来的时候,眼瞅着就要天黑了,人家带上冠军剑,防身有啥错嘛。”

    闻言。

    燕贵峰一愣,嘀咕道:“这俩闺女,都不简单啊。”

    燕小北趁机道:“爸,你把我采回来的羊肚菌洗一下,我去抓只鸡,给这俩吃货二人组,好好整一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