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地摊卖大力〕〔犯罪游戏:我真没〕〔累!病娇徒弟要黑〕〔斗破:极寒冰圣〕〔影帝的顶流小娇妻〕〔财阀家的五个小祖〕〔穿成男主绿茶前妻〕〔乱世逃亡后,我成〕〔震惊!洞房夜丑妻〕〔参加选秀,做法求〕〔逍遥小神捕〕〔联盟之魔王系统〕〔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首席继承人陈平〕〔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皇长孙 第208章:老朱家不务正业的奇葩子孙们
    这是玄甲卫的第一次大比,朱英很重视。

    他要挑选出足够的军官,然后真正建立军事学堂。

    唯有这样,才能不断的加强自己在军中的影响力。

    对于文臣,朱英真的没有那般在乎。

    兵权在手,这大明,便就是他朱英说了算。

    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兵权之上,古今,未来皆是如此。

    待朱英回到坤宁宫的时候,就看见数个官宦在搬东西。

    朱允熥和朱明月两小,兴奋的在一旁指挥着。

    毕竟是皇孙,平时的衣物之类的,都不会少,包括大量的书籍,器具,都得跟着搬过来。

    “大哥。”

    朱允熥和朱明月看见朱英,连忙齐声喊道。

    “动作挺快的,来旳时候,有没有跟姨娘讲清楚呢。”朱英笑着说道。

    对于两小这般行为,他也很是理解。

    或许对于两小来说,住在东宫的那些日子,就好比是寄人篱下一般。

    虽说两小一直都是在东宫长大的。

    “大哥放心,我们自然是跟...姨娘说清楚了,姨娘还送了我们不少东西过来呢。”

    朱明月眼睛都笑成了弯月。

    本来她之前并不是叫姨娘,不过话到了嘴边,就马上改口了。

    大兄的到来,也就是意味着嫡长一脉的重建,吕氏是太子正妃,理论上是嫡母,但朱英是长兄,这概念就有些冲突了。

    女子的地位,自然是比不过男子的,更何况是嫡长子。

    虽说吕氏面对朱英,在称呼上属于长辈,但在地位上,是要低上一档的。

    “这个时辰,还没下操练吧,你就这般擅自跑出来了?”

    朱英对朱明月微微点头,而后看向朱允熥,声音不喜不怒的问道。

    按照朱英对现在宫廷禁卫的要求,是差不多的天黑的时候,才会结束操练。

    现在差不多黄昏,但显然朱允熥是属于逃课了。

    “大哥,我...”

    听到大哥的问话,朱允熥一下子喜色全无,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大哥,你别怪小弟,是我让官宦通知小弟,然后过来的,那边要搬很多东西过来。所以...”

    眼见朱允熥要被大哥训斥一番,朱明月连忙帮腔说道。

    不过朱明月说的,也是实话。

    当时她去了东宫,和吕氏说明了此事。

    吕氏当然没有阻拦的道理,不过提了一嘴,说朱允熥的衣物器具,现在怕是不好搬动。

    朱明月犹豫了一下,才在吕氏的建议下,让官宦以大哥的名头,通知朱允熥。

    朱英只是看了一眼朱明月,没有多说。

    能够从操练中脱身,必然是假借了自己的名义,否则玄甲卫过来的教头们,可不会放人。

    “坐吧,我最近事多,一直没有跟你们好好聊过,趁此机会,咱们也一起好好说说心里话。”

    朱英没有生气,这属实没必要。

    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亲弟弟,亲妹妹,一些小错,也就无所谓了。

    不过通过这件事,朱英也发现,朱允熥并不适合从事统兵之事。

    若是心中对于统兵有想法,哪怕得到官宦的传信,也肯定会坚持到操练结束之后再离开。

    朱允熥和朱明月坐在大哥对面,微微低头,尤其是朱允熥,还有些战战兢兢。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这般提前离开操练队伍的事,做得不对。

    “不必如此紧张,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怪罪你们的,在最初中,小弟本来我也没打算安排到操练去,只是爷爷觉得,都得好好的练一练。”

    “免得封了藩地后,连将士都不会率领,那就太丢我们老朱家的颜面了。”

    朱英开口说道。

    话是这般说,但朱允熥依旧羞愧的很。

    在这件事上,他算是给大哥丢面子了。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带兵打仗。这也得看个人的想法,如此我大明繁荣昌盛,我这个做大哥的在,连小弟都庇佑不住,那也就太无用了。”

    “好比五叔,他和几位兄长比起来,文韬武略皆是不足。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五叔最大的兴趣和天赋,都是在医学上面,为此钻研许久,前些日子,我和五叔交流一番,深刻的被五叔的学识所震撼。”

    “前些时日的农学堂,便是由五叔主导。”

    朱英说道。

    其实不管是对于允熥,还是其他皇子皇孙,朱英从来就没有像老爷子一样,强迫大家都必须干好藩王的事务。

    人各有志,想做什么大胆去做就是了,在其他行业发光发热也很好嘛。

    个个都厉马秣兵的,到时候还有些难以管理。

    朱允熥闻言,先是眼睛一亮。

    皇爷爷对于所有的皇子皇孙,在文韬武略上,都要求非常的严格。

    在皇爷爷的压制下,所有的皇子皇孙都表现得很是乖巧,不敢有丝毫的叛逆。

    所以朱允熥,从来就不敢跟别人说,自己的兴趣爱好。

    大哥的话,让朱允熥顿时感受到,大哥才是最理解自己的人。

    不过。

    他还是有些疑惑的问道:“五叔钻研医学,这和农业有什么干系呢。”

    朱英解释道:“医学的本质,便就在于草药之上,五叔与其说喜欢医学,更多的是对于花草的喜爱。”

    “水稻,也是属于同类,自然也是在五叔的喜爱之中。如何让花草增长得更加茂盛,这和水稻的粮食产量,实际上是一个道理。”

    听到大哥的解释,朱允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跟大哥说说,小弟你日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朱英笑着问道。

    听到这话,朱允熥稍微迟疑了一下,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瞒大哥,我最想喜欢的,便是木匠活。”

    当这话说出来后,朱允熥整个人一下子精神面貌都不同了。

    这是他一直藏在心底里的秘密。

    就连自己的姐姐朱明月,也从没有对其说过。

    他对于对木匠活有着浓厚的兴趣,在他的常用器具中,有一把雕刻用的小刀,便就是他最为喜爱的东西。

    只是在平时的生活着,他不敢表露出来,一直藏在木匣子里。

    只有到了晚上,四下无人的时候,他才会偷偷的拿出小刀欣赏一番。

    但也不敢动手雕刻,或是制作一些木器。

    这要是被伺候的宦官知道,泄露出去,那面对的可就是皇爷爷严厉的训斥。

    朱英闻言,颇有些无语。

    老朱家的奇葩子孙,是真的多,感情后世的木匠皇帝,在朱允熥这里,早就有了遗传。

    在大明三百年的历史中。

    皇帝都有数個奇葩,更别提藩王世系了,只会更多。

    现在的朱元璋,对于皇子皇孙的教育上,其实也压制都比较狠。

    由于威严太过,这也就导致早熟的皇子们,连一点叛逆的想法都不敢有。

    所以无论是那个皇子,就藩之后,大部分都会放飞自我。

    譬如即将要就藩的十皇子中,除了朱权外,其余个个都是违法乱纪第一名,平日的学的大明律法,直接就抛到脑后了。

    身为藩王,第一个便是带破坏法纪,地方官员大量上诉,然后便就是朱元璋一个个训斥过去,也就老实一段时间而已。

    “行吧,喜欢木匠活就木匠活,不过既然是喜欢,那就得是真的喜欢,从明日开始,你就不必去参与操练了。”

    “我跟皇爷爷说上一声,你便去火药司吧,那里真在研制火绳枪,正是木匠活多,你自个好好去看看,倘若真是喜欢,大哥也不会拦着你的。”

    朱英微微沉吟过后,开口说道。

    他并不确定,朱允熥的喜欢,到底是哪种程度,是否跟后来的木匠皇帝一般,真真切切的沉迷其中,还是只是好奇新鲜。

    对于这般,干脆就让他真正去接触一番,若是真的喜欢也就罢了,追寻自己的梦想也不错,况且木匠对于大明的发展,还是有很利的。

    若只是新鲜好奇,等这劲头过去了,自然会回来。

    “大哥,这,真的可以嘛。”朱允熥还有些不敢置信。

    朱英笑着说道:“怎么,连大哥还不信呢,晚上大哥便和爷爷说道一声,明日你直接过去便是。”

    “多谢大哥。”

    朱允熥惊喜起身,对着朱英深深作揖。

    “丑话说在前面,你之前从未接触过木匠活,要知道木匠这门技艺,贯穿古今数千年,可没你想象的那般好玩,若是耐受不住,可就要老老实实回来,学文习武了。”

    朱英见此,叮嘱说道。

    这也算是给了自家弟弟一个追寻自我的机会。

    避开老爷子的应试教育。

    “大哥放心,必定不会让大哥失望。”朱允熥兴致冲冲的说道。

    朱英无语。

    我失望个啥,哪怕是真的喜欢木匠,朱英也没指望说是让朱允熥捣鼓出什么新奇玩意来。

    以朱英的安排,木匠未来数百年的前景发展,都是已经确定的规划。

    哪怕朱允熥能够跳出时代的束缚,也不可能达到后世数百年的成就高度。

    “明月,你有什么想的呢。”料理完朱允熥,朱英转头对朱明月笑着说道。

    朱明月闻言,却是面色一红。

    “大哥,我也没别的想法,就是希望大哥能帮我安排一门好的亲事,最好...最好是能让我先见见对方。”

    朱明月说到后面,更是低着头,声如蚊蚋。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般的于要求,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极限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在朱明月看来,提前见人对于皇家来说,可谓是极为困难。

    不过见小弟都能如此,朱明月也鼓起勇气讲述出来。

    朱英有些失笑,而后说道:“明日恰好便是七月七,早前姨娘不是给你寻了一对象嘛,我先帮你打听一番,看看对方是谁。”

    “若也算是门当户对,且为人还不错,大哥就帮你约出来见上一面,你看如何。”

    虽然对于自己这个妹妹,历史上也没啥印象可言。

    不过吕氏的风评,至少在原历史上,也没太大的恶评。

    所以朱英干脆去了解一番,看看到底安排的什么人。

    若是安排的一般人,或者对不上朱明月这个嫡长女身份,亦或是为人很差劲的那种,便就说明吕氏心中,定然有着问题。

    若是安排的好人家,那就不用多说了。

    “一切但凭大哥做主。”朱明月低声说道。

    .......

    大明皇宫,校场操练结束后。

    十皇子一同返回左右顺门,路上三三两两,闲聊散步。

    “真累呀,没想到这些操练方式看似简单,但是要一整天做下来,感觉精力都被掏空了似的。”

    “你可就别喊了,咱们这些人还算好的呢,至少军姿站累了,还能坐下歇息一番,你看看那些将士,从来没有一人皱眉过。”

    “哼,这有如何,咱们可都是皇子,能够跟着他们一起操练,那就是他们的荣誉,难不成还指望我们跟那些将士们一样?”

    “再者说了,咱们这才多大呀,十多岁年纪,这些宫廷禁卫,大部分都是跟父皇打过江山的,咱们十个人一起,都不见得能打过一个。”

    诸多皇子讨论操练时候发生的事情。

    皇子亦或是皇孙们,在操练的时候享受特权,这也是朱英的默许。

    对于老爷子的想法,朱英当然能够明白,但朱英不想还未正式和这些叔叔弟弟们见面,就这般成为众矢之的。

    况且老爷子对大家的压制,朱英也是明白,完全没有必要为了维持自身威严去特意针对。

    在将士们的面前,让这些皇子皇孙们出丑,看似能提高自己的威信,但也非常容易失去拥护。

    “我看到,好像还没到下练的时辰,皇侄允熥,就提前走了。”

    一名皇子,突然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本来议论纷纷的皇子们,莫名的就安静了下来。

    其中多名皇子,更是面露古怪之色,相互对视,眼中带着一股子了然的味道。

    最后,众人的目光,向着十六皇子朱栴过去。

    朱栴被看得有些慌,不由说道:“他离去是他的事情,看我作甚呢。”

    说完,颇有些心虚的快步向前走去。

    实则,在首先告诉十七皇子朱楩后,他就叮嘱其要守住秘密,绝不可外传。

    然而还未到就寝,朱栴又忍不住告诉了另外一名皇子。

    到了第二天操练的时候,几乎大家全都知晓了。

    甚至已经有向皇孙阶层蔓延的趋势。

    朱权看了朱栴离开的身影,心中思索一番,还是决定明日跟朱英说上一声。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现在朱英身份没有公开,打声招呼好歹有个准备。

    朱权算是看明白了。

    就朱栴这个性格,恰好明日又是七月七乞巧节。

    估摸着到时候,整个皇宫,怕是全都知晓了朱英的存在,必将掀起一轮新的八卦热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