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反派:我,拒〕〔玄幻:开局成了小〕〔女帝还是小可怜,〕〔从嬴政开始:历代〕〔因为谨慎而过分凶〕〔惊悚游戏:我家祖〕〔我刷的短视频被直〕〔直播卖功法,我开〕〔医道神婿〕〔人在洪荒:开局加〕〔乡野风流小村医〕〔请叫我鬼差大人〕〔我,区区扎纸匠,〕〔开局亮剑,我一团〕〔修仙手游反馈修为〕〔网游之九转轮回〕〔二婚嫁豪门大佬,〕〔神奇宝贝:大师系〕〔肥警神医孙平安〕〔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皇长孙 第209章:大孙如何看待边疆的叔叔们
    夜深,两小都过去睡觉了。

    朱英还在查看奏章。

    恰好便是看到关于跟大明盐官相关的部分。

    “好家伙,要不是这奏章,最近这些时日过来,我都快把你们给忘记了。”

    “这般些年了,也是够肥的了吧,拿了我的,都要给我吐出来。”

    朱英微微停顿,脑海里顿时出现前些年,自己为了雪花盐的销路,和这些盐官们打交道的场面。

    还有那想尽办法,用各种形式的手段去送礼。

    “到也不能一刀切,里面还是有部分盐官,也算得上正经办事的。”

    朱英仔细回想一下,虽然盐官贪污比较多,但其中少部分,虽然也收礼,但终归还是有自己的原则在。

    针对于那些收礼不办事的,朱英当时恨不得直接上人,将这些盐官都给干翻了。

    当时那个气呀,银子也没少砸,但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对于这种类型的官员,朱英那是必须要严厉的打击,首先给自己出一口气再说。

    正想着,房门外传来响动声,熟悉的脚步声,立即就让朱英了解,这是老爷子过来了。

    果不其然,门口很快就出现了朱元璋旳身影。

    朱元璋进门,看到大孙点着烛火,正在批阅奏章的身影,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欣慰。

    不得不说,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朱元璋的负担明显的减小了。

    在朱英批阅奏章之初,朱元璋还会过手一次,以防止有出现什么情况。

    然后多次查阅之后,朱元璋就发现了一个情况。

    大孙在处理各方面奏章的时候,完全没有其他皇子皇孙那般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去处理。

    而是真正意义上从民生上出现,其中包括一些刑部的奏章,对于各类案件的处理上,更是体现出一个‘仁’字。

    在案件中有疑惑,不清楚的地方,绝不会因为案件的复杂,而随意去结案。

    而是要求下面必须查清楚事情的原委。

    其中有一个案子,朱元璋印象特别深刻。

    仅仅是通过证词的对照,本来看似已经敲定的案子,硬是让大孙不予结案,重新彻查。

    很快,原本要服刑的原告,竟是被人诬陷。

    当时朱元璋看到,都没有想到这一块。回想起自己当初,仅仅因为偏听一面之词,就将番禺知县道同直接赐死。

    虽然后来也将朱亮祖与儿子朱暹被一同鞭死,但道同的死,在朱元璋的心中,一直都是觉得极为惋惜。

    道同是真正为百姓服务的官员,他公平、公正,执法严明,能够不畏权贵,不怕困难。

    使得被称为‘烦剧’的番禺县治安平稳,百姓能安居乐业。面对朱亮祖的强权,他又毫不畏惧,秉公执法。

    道同之死也被称为是明朝冤案之首。

    所以看到大孙如此尽力,朱元璋感触颇深,但凡当时自己多多思索一番,道同也不至于在谕旨没有赶到的时候,就被赐死了。

    “爷爷,这般晚了,怎么还不去歇息呢。”

    朱英看着披着单衣的老爷子,关心问道。

    自从朱英搬进坤宁宫来,他就发现前面乾清宫寝宫的烛火,总是很晚才会熄灭。

    于是朱英就向朱元璋提出,子时之前必须休息,这是为了更好的保障身体。

    当时的朱元璋也是不同意,最终还是朱英,以未来的重孙为由,说服了老爷子。

    “咱这不是想着大孙嘛,说起来,这些时日,倒是辛苦你了。”

    朱元璋先是笑呵呵的,说到后面,语气变得有些唏嘘起来。

    这一刻,在朱元璋的眼中,大孙的身影,和曾经朱标的身影,有些重叠起来。

    曾经朱标,在朱元璋的培育下,也是这般夜以继日的批阅奏章,过度的劳累,导致身体被拖垮。

    便是一场风寒,就导致去世了。

    想到这里,朱元璋声音有些低落的说道:“咱就你这么一个大孙了,你总是要咱好好歇息,好好歇息,当初你父王,也是这般跟咱说的。”

    “咱歇息好了,他却倒下去了。”

    “大孙,往后你也早些歇息吧,不必这般晚了。”

    看着老爷子颇有些伤感,朱英想要辩驳几句。

    比如自己的身体很好,经常锻炼如何。

    不过话到了嘴边,看到老爷子的目光,心中微微颤动。

    最后轻声说道:“好,听爷爷的。”

    “咱肚子有些饿了,不如让厨子们弄几个小菜,咱爷孙俩喝上一蛊?”

    朱元璋提议道。

    朱英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应允。

    现在老爷子的情绪不怎么稳定,就这么回去睡觉,反而会更加伤感。

    便是补了一句:“一小蛊?”

    “好,听咱大孙的,一小蛊。”

    坤宁宫的院子里,朱英和朱元璋相对而坐。

    马皇后曾经极为喜欢花草,坤宁宫的院子,也是有着各种树木花草,错落有致。

    一阵清风徐来,还能闻到淡淡花香。

    “咱还记得清楚,当年你奶奶,最喜欢的就是那边紫色的花。”

    “那是咱打仗的时候,从一个蒙古人高官家里发现的,咱和你奶奶结婚的时候,也没啥东西送,就将这花补上了。”

    “你奶奶对于这些紫色小花特别喜欢,经常说大红大紫吉利。”

    朱元璋的角度,刚好能望到在朱英侧身,一小片盛开的紫色花朵。

    朱英下意识的转头看去,一眼就认出了,正是后世极为出名的紫罗兰。

    紫罗兰原产地中海沿海,为欧洲名花,在大明,也是如牡丹,梅花一般的存在。

    只是朱英虽说住进坤宁宫里有段时间了,并没有关注过这些花朵。

    这般仔细一看,在紫罗兰的附近,还有其他各类花朵。

    紫罗兰在这个时候,能够抵达大明京师,显然跟元朝分不开干系。

    朱元璋痴痴的望着紫罗兰,显然这是马皇后生前最为喜爱的花朵。

    能够让紫罗兰在这里保存下来,马皇后必然也花了不少心思。

    看着老爷子的目光,朱英知道老爷子这番便是睹物思人了。

    看着看着,朱元璋突然就笑了起来,转过头笑呵呵的对朱英说道:

    “大孙,或许你不记得了,在你五岁的时候呀,调皮得很,这几盆紫花,差点就被你给糟蹋了。”

    “咱还记得,当时大妹子那个模样,明明很是生气,但一见到大孙你,又不得陪着你玩,哈哈,咱当时都笑岔气了。”

    “这可是你奶奶的宝贝,都不给咱碰一下子,不过比你这心肝,再好的宝贝,也得靠边站喽。”

    看着老爷子,几乎沉浸在以往的记忆中,朱英微笑着没有打扰。

    或许这对于老爷子来说,便就是最为美好的回忆了。

    当酒菜上来的时候,朱元璋才缓慢的恢复过来。

    “对了爷爷,孙儿将允熥和明月也接到坤宁宫了,此刻他们正在后殿的寝宫睡觉呢。”

    朱英开口说道。虽然感觉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跟老爷子说上一声比较好。

    朱元璋轻轻点头,说道:“大孙你便是这坤宁宫的主人,允熥和明月,都是好孩子,住过来也好,也当有个照应。”

    对此朱元璋并没有什么意见,当然,按照礼法来说,朱允熥和朱明月,是没有资格入住坤宁宫的。

    包括朱英,也是要住在东宫,这才符合大明皇室的礼仪。

    只是就朱元璋看来,管他什么宫,不就是個住人的地方嘛,大孙自然是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一轮推杯换盏后,朱英想到之前跟盐官有关的事情,便想老爷子说明此事。

    毕竟盐官这一块的动静会很大,这事只能是老爷子出面才能搞定。

    在很多方面,基本上只要老爷子出面,那完全就成了简单模式,根本不用担心有什么后患之忧。

    啪!

    “哼,这些个贪官,竟是如此之贪,好大的胆子,连咱大孙的钱财,都敢骗去。”

    “咱最恨的就是这些贪官了,个个中饱私囊,荼毒百姓,大孙你把名单都列来,一个都别放过。”

    朱元璋听完朱英的简单述说后,酒杯狠狠的放在桌面上,厉声说道。

    对于贪官的打击,朱元璋从来都是不遗余力,斩尽杀绝。

    “爷爷放心,这些人的名单,我早就准备好了,明日就给爷爷送来。”

    在这件事上,朱英和老爷子,算是同仇敌忾。

    要不了多久,大明国库这边就会增加一笔客观的收入。

    朱元璋却在想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这些盐官抄没的钱财,到时候大孙酌情拿上一些,之前河南赈灾那边,想来大孙麾下的商会,也不是很好过吧。”

    之前大孙在秦淮河畔的院子的安排,朱元璋听得清楚,终究也是大孙辛苦建立起来的商会。

    真要一下子跨了,那会让朱元璋觉得面上无光。

    听到这话,朱英回道:“爷爷不必如此,孙儿这块还有其他收入呢,如今沿海那边,关于雪花盐的贸易,基本上能够填补这块的空白。”

    朱英这是实话。

    雪花盐这一块,从来都是朱英手中钱财来源的最大来头。

    沿海那边,当渠道被群英商会顶替后,原本要分出去的利润大大增加。

    不过朱英深谙从商之道,对于沿海的贸易,在夺取销路后,不但没有因为垄断而涨价,反而比曾经的价格,还低了半成。

    可别小看这半成的价格,巨大的贸易量使得这办成的利润极为夸张。

    且不仅仅如此,还在一定程度上为了刺激消费,也加大了贸易量的输出。

    这便是为了快速稳定市场,让其他海外番商大肆采购。

    群英商会虽然目前亏空厉害,但商会这边没有太大的波澜,凭借着良好的名声,一直到雪花盐回血,没有任何压力可言。

    毕竟,那些目前正准备给压力的其他商会,大概过不了多久,也没法给压力了。

    朱元璋敏锐的嗅觉,听到大孙这般轻松的状态,立刻意识道这其中巨大的金银往来。

    “看来,大孙的雪花盐,也是该引进到大明国库中来了,咱看,便是趁此机会,将盐官这一块,好好的治理一番。”

    朱元璋开口数道,言下的意思也很清楚。

    朱英当然没有拒绝的可能,这本来就是迟早的事情,对于朱英来说,这跟左手倒右手没啥区别。

    “孙儿回去好好琢磨一番,按照目前盐官的制度来说,可能并不能产生现在这般的利润,得灵行想个法子才行。”

    要是直接将雪花盐的方子,交到盐官那里,基本上就等于将雪花盐的利润都分润了出去。

    国库的收入,还没现在的多。

    “买卖这事,咱知道大孙你熟,便就由你安排。”

    朱元璋开口说道,他经历过很多,唯独对于买卖这个行当,算是一窍不通。

    不过商业乃是国家根本之一,这方面朱元璋还是非常清楚。

    重农抑商,抑的不是那些小商小贩,做正经生意的。

    而是那些投机倒把,囤货居奇,发国难财的黑心商人。

    这些人,才是朱元璋心中的大患。

    相反,朱元璋对于商业在政策上,其实有很大的倾斜力度。

    开国初期就下谕旨:曩(nang)者奸臣聚敛,税及纤悉,朕甚耻焉。自今军民嫁娶丧祭之物,舟车丝布之类,皆勿税。

    凡商税,三十而取一,过者以违令论。

    这足以表面朱元璋对因元末导致的掠夺性破坏,而扶持商业的发展。

    这才是商人地位低,但赚钱来源快的缘故。

    只是因为不懂,所以才埋下隐患。

    “有关于商税的事情,孙儿正在琢磨一个详细的情况,待完成的时候,请爷爷帮忙查缺补漏。”

    朱英开口说道。

    现在大明的商业,确实隐患太多了,也导致大明征收商税的难度,只能以农税为主。

    这样的情况,肯定不能持续,所以朱英很早就在琢磨,怎么去改良商税的征收。

    原先倒是有过一番准备,不过那是针对安南。

    现在大明的情况完全不同,自然不能生搬硬套。

    朱元璋点点头,不过也没太大的重视,在他的眼里,商税估计也没太大的波动。

    “对了,孙儿还有一事想要爷爷说明。”

    “何事?”

    “孙儿今日和允熥闲聊,发现他对木匠活很是喜爱,便想安排到火药司,去接触跟火绳枪有关的制作。”

    朱元璋闻言,眼中浮现出一丝深邃的看向大孙。

    不过朱元璋并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

    在朱元璋看来,这是大孙的一个准备,一个对于藩王的准备。

    曾经,朱元璋就藩王问题上,也曾询问过朱允炆。

    朱允炆的回答,虽说谈不上满意,但也算是不错了。

    对于大孙这个安排,朱元璋显然是认为大孙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应对后面的藩王的有关事宜了。

    不过允熥这些皇孙问题不大,主要还是在于边疆统兵的塞王。

    想到这里,朱元璋开口问道:

    “对于镇守边疆的那些叔叔们,大孙又是如何看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萧逆天新书九转吞〕〔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告白〕〔被渣后她拿了女主〕〔美女世界〕〔绝世天龙〕〔最近最火的10本书〕〔网游之颠覆神话〕〔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都市悍贼〕〔1V1双处H整夜不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