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泽叶予熙〕〔我,豪门赘婿,有〕〔国民别慌,我再模〕〔冰河末世,我囤积〕〔玄幻:开局一身无〕〔斗破:悟性逆天,〕〔疯了吧!我一个奶〕〔诸天:我靠加载模〕〔重生末世:化身祖〕〔重生:官运亨通〕〔起底观心术〕〔高手下山:我不当〕〔叶予熙苏泽〕〔下山第一天,极品〕〔我儿明明是纨绔,〕〔长生万古:苟在天〕〔帝国第一驸马〕〔刚下山,被幸孕女〕〔龙枭〕〔重生:回到八零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017章八十万捞阴
    伍子六话未说完,而且脸上还带着一种,肉到嘴边却吃不上的失落感......

    我能明白他的意思,我爷刚刚死里逃生,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我又怎么能跟他去缝尸呢!

    但是,我爷却出人意料的说:“八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了,六子,你要是带着易行捞了这趟阴,易行将来娶媳妇儿的钱也就够了。”

    “至于我把老骨头你们不用担心,一时半会儿阎王爷哪儿还不会收了我!”

    说完,我爷还不忘了攥起拳头锤了锤胸口,向我和伍子六证明他身体还很硬朗。

    听到我爷这么说,伍子六双眼都在冒着精/光,他有些亢奋的说:“陈叔,这事你要不开口,我还真不好带着易行去揽这趟活。”

    “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好给人家回个准信儿。”说完,伍子六掏出手机就去给人家回话去了。

    我站在床边,盯着我爷蜡黄的脸上一道紧挨着一道的皱纹,心里就有种说不上来的酸楚。

    我爷不仅老了,还因为破了缝尸的禁忌被怪病缠身,现在那具女尸又找上门来想要了我和他的命,我真怕我爷经不起这么折腾.......

    我瞎琢磨的同时,我爷还和我交代了不少事情。

    他让我跟着伍子六好好捞阴/门,要尽快的掌握缝尸匠的全部本事。

    至于下个月中秋那妮子要变血煞的事情,我爷让我别担心,有伍子六的帮忙,到时候要是镇不住她,就让伍子六用他那把鬼头刀斩了她!

    关于那个神秘的斗笠男,我爷却没在提过有关他的半句话.......

    很快,伍子六也通过电话应下了这趟八十万的“大活儿”!

    不过今晚是七月半,伍子六说为了避免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他答应的人家明晚再去背尸!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伍子六也在我家对付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伍子六早早的就把我叫了起来,他说我被女尸吸了人气,白天就什么都不要干了,就在太阳底下晒上一天。

    好好的让太阳给我驱驱身上的死气儿!

    我虽然不情愿,但是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紫到发黑的脸,只能乖乖的跑到太阳底下暴晒。

    出乎意料的是,七月毒辣的太阳晒在我身上,我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炽热,反而还有种难以言喻的舒坦。

    那种感觉就像寒冬的早上裹在厚厚的被窝里。

    我爷告诉我,这是被吸走了太多人气,身上沾了那具女尸不少的死气。

    人气要是太弱的话,容易看到或者招惹上那些在外游荡的鬼祟!

    我当时听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到了下午,我们早早的的吃完晚饭,和我爷简单道别,我和伍子六开着车向青山镇驶去。

    一路上,伍子六心叼着烟,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心情十分的愉悦。

    倒是我,心里乱七八糟的,完全没有事成之后能拿到四十万的那种喜悦。

    而且,一想到下个月那具女尸会变成血煞,她会凶戾百倍,我就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

    我的反应,伍子六看得很明白,他说:“易行,你呀就是经历的东西太少,屁大点事儿都放在心上。”

    “不就是一具血煞吗,我加上你爷还能对付不了她?”

    “再说了,到时候我联系几个捞阴/门里的狠人,别说就是一具,不!再来两具血煞,咱也不惧它!”

    伍子六后面两句话说的是吐沫星子横飞,底气十足,似乎这事已经十拿九稳了。

    我冲他笑了笑,伍子六这话听着很提气,不过我心里面还是悬吊吊的。

    血煞!只怕没那么简单........!

    但是为了不让伍子六说我矫情,我也不再提血煞这茬,转而问他今晚捞阴的情况。

    听我问的是这事,伍子六顿时喜笑颜开,他说:“请咱的这个事主叫梁玉彬,死的是他媳妇柳悦兰!”

    “至于死因梁玉彬在电话里倒没细说,不过他肯花八十万请我们,多半也是死者闹腾了!”

    听完这话,我的心里不免一阵突突。

    想想也是,愿意出钱请我们,死者又怎么会是寻常的尸体!

    .......

    我和伍子六回到青山镇太阳都还没落山,眼瞅着离天黑还得有一阵,伍子六琢磨着先回他家喘口气儿,到了晚上再去找梁玉彬。

    可我和他刚到家门口下了车,伍子六的电话就响了。

    电话那头,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大而且很急躁,即使没开免提我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那男的一个劲儿的催着促伍子六赶紧过去,还说晚了怕是得出人命!

    挂了电话,伍子六火急火燎的招呼着我上车。

    上车之后,伍子六才告诉我电话是梁玉彬打来的,梁玉彬说他媳妇闹祟了!

    我当时就惊住了,我说:“伍子叔,现在可是白天,太阳都还没落山呐,怎么可能闹祟!”

    伍子六也是一脑门儿的懵,他说:“鬼知道呢,电话那头的动静你也听到了,梁玉彬那语气还真像见了鬼一样。”

    “可白天是不可能闹祟的,除非是昨天七月半那种特殊的日子.......”

    说着,伍子六打着了火,开着车往梁玉彬家赶去。

    青山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镇子两面环山,一面环水,不得不说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

    梁玉彬家在青山镇得南面,伍子六家则是北面的外围。

    伍子六开着车在小镇里转了十多分钟,终于在一座二层小楼面前停了下来。

    在小楼的院外还停放着一辆黑色的大奔。

    可大奔边上却蹲着一男一女,要说这俩人的穿着也是奇怪的很。

    现在这个季节酷热难耐,可这俩人竟然穿着长裤套着毛衣,已然就是一副过冬的样子。

    而且两人一直在向我们的车张望,我八成已经猜到那个男的应该就是梁玉彬了。

    果不其然,我和伍子六刚下车,男的带着女人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刚到跟前,男个上来就用双手抓住了伍子六的手,带着哭腔的说,“伍子六,你...你怎么现在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萧逆天新书九转吞〕〔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告白〕〔被渣后她拿了女主〕〔美女世界〕〔绝世天龙〕〔最近最火的10本书〕〔网游之颠覆神话〕〔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都市悍贼〕〔1V1双处H整夜不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