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港喵影〕〔穿成渣A后我的O怀〕〔他的阿尔兹海默症〕〔精灵世界的底层训〕〔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为帝,完全苟不住 第29章 一式北傲,业火枪出
    天灵殿,总管别院。

    三百北傲宗子弟一个个紧张的看着四周,围绕着别院。

    因为别院之中,有着他们北傲的希望。

    如果北傲还有宗师,那北傲就还有立足世间的资本。

    别院中微闭眼神的人,就是他们的希望。

    “北傲剑意....剑道宗师,北傲未亡,世间还有我北傲宗师...”

    哪怕就是三百人中,唯一的一位中年化罡,此时的目光也是流露出激动。

    更不要说钟璃了,此时她的目光激动。

    不过,双眸微闭的柳眉,突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天灵殿,感受那一股牵动着她内心的力量。

    “剑...枪....他想让我练枪?先人之言,女子不修枪....”柳眉低语喃喃,女子不修枪,这在世间是公认的事实。

    因为女子天生的气血就有劣势,枪为重枪.....

    可瞬间柳眉就感觉有些不对。

    “不对,不对,他以枪入剑,此番散发剑意想告诉我,我可以用剑心化枪心?以北傲剑为基,走自己的路??”柳眉低头看向了黄泉天怒,仅仅只是犹豫的片刻,眼神流露一丝坚决。

    北傲剑法虽熟,但哪怕就是走到终点,亦只会成为那一道松柏,傲立于寒冬。

    可手中之枪,是世间百强吴家重枪,黄泉天怒,要是从中有所悟,结合北傲剑,未必不能走出自己的路。

    柳眉稍显犹豫,微睁的眼睛豁然睁开,

    而围拢在中心的所有人,精神一振。

    “你们呆在这里。”

    柳眉说了一句,瞬间身形一动,化罡境的实力展现无疑,立刻身形一跃立刻消失在了总管别院之中。

    前往的方向,赫然正是天灵殿。

    中年的化罡想跟,可瞬间被钟璃制止了。

    “王师兄,别去了,师姐自有打算。”钟璃看着天灵殿,仿佛想通了一些什么。

    一句话,让中年化罡脚步一顿,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天灵殿,点了点头。

    “若北傲有宗师,自然有自保实力...”中年化罡神情激动,相信过不了多久,北傲宗就会有宗师出现,那时,他们也不必再寄人篱下。

    此言一出,瞬间亦让整个北傲宗神情一振。

    寄人篱下之苦,一路追杀之忧。

    他们经历了太多,没有忘记仇恨,可是却也不能没有实力的情况下去报仇。

    这让他们一个个望向了离开人影的方向,眼神流露出期待。

    天灵殿,竹林。

    楚翰天闭目修炼,真凝速度极快,在突破了真凝七重之后,大约只是一个时辰,在如此真凝速度之下,他的境界再次提升,已经达到了真凝八重的瓶颈。

    随时可能突破....

    竹林之间,四散锐利剑意,如北雪寒霜。

    正在修炼之中的楚翰天却是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震颤之中的龙渊,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

    剑灵有灵,楚翰天感受着剑灵反馈感受,睁眼第一时间看向天空。

    天灵殿,本身就是天子所居,位高望远。

    看着远处一丝暖色而起...是寅时。

    换成理解二十四时,也就四点到五点之间的样子。

    龙渊想要对手一战,促进领悟,可现在去哪里找对手。

    总不可能自己打自己...

    楚翰天想了一下自己的实力,立刻的摇摇头。

    “要不等会....”楚翰天想了一下,这一次龙渊并没有任何的反馈。

    而是震颤的更加的严重,寒霜而立,冰雾四起。

    楚翰天神情一振,可是看着冰雾而起的方向心有所感,望向了幽静小道,只见一道人影缓缓出现,越走越慢,仿佛在经历过着什么。

    “来的正好。”楚翰天看清来人,虽然有些意外此时柳眉为何会出现,但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因为他有一种预感,龙渊放开一战,必是他突破之时。

    突破真凝八重,这样的修炼速度.....

    楚翰天初修,可此时对于修炼一途,不是之前的小白,这样的修炼速度,不敢说后无来者,起码他了解的历史情况之中,根本没有任何一人可以达到如此修炼速度。

    柳眉一步步的靠近,感受着那越发凝重的寒意,此时的她,就感觉像是一个登山者,朝着那一道悬崖之上的傲然挺立的松柏而去。

    闻言,她点了点头。

    一伸手,瞬间劲力四起,然后生竹应手而断,飞出了一竹杆,瞬间动了。

    而龙渊同时而动,竹杆与龙渊相碰,竟离奇的传出了金戈之声。

    再一次见到化罡出手,听着兵器之间的交鸣,犹如交响乐...

    可楚翰天看着拿着竹杆应战的柳眉,也是不由的摇摇头。

    化罡,真非人。

    眼前之人,不就是草木竹石皆可为兵。

    甚至这一次的破坏度远远超出了上一次,上一次只是一记对碰,然后基本都有所控制。

    可是这一次,随着他的实力提升,龙渊发挥出来的实力也更加的强悍。

    也是幸好这里是天灵殿,竹林中心的空地极大。

    不过就算如此,竹林中心边缘的一些竹子,哪怕战场没有在那里,也是成片成片的倒下。

    仿佛就像是被利剑斩断一般。

    楚翰天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龙渊剑尚不用说,可是柳眉的长枪,明显是从最初的生涩,慢慢的越发的熟练。

    “黄泉天怒?感觉又不对,轻盈了不少....而且她的状态有些诡异...”楚翰天神情十分的警惕,毕竟这大早上的来天灵殿竹林,就已经有点不对了。

    更不要说,眼前的状态,他都感觉不对,柳眉之前呈现出来的是平淡,认真来说,应该是被打击之后的生无可恋。

    可是眼前的柳眉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枪时重时轻,从开始的不熟,慢慢掌控了节奏,与龙渊大战有来有回。

    整个人透露着肃杀,有着锐利,也有着一丝霸道。

    此时柳眉对于枪的感知仿佛到了一个顶点,北傲剑法与黄泉天怒不时在她的手中流转,虽然很生,但是她却明白,自己走出了自己的路。

    一条女枪之路,不重气血,依然凌利无双,悟得一枪,属于她的枪,宗师可期。

    而她的眼神看着那一道静静而站的人影,眼神闪过一抹感激。

    “宗师走早了啊...”楚翰天心中嘀咕了一句,哪怕柳眉就是曾经是一名真正的化罡,现在再不济,也是洞玄巅峰的修为。

    换一句话来说,如果对方真的有异心,他打不过...有危险。

    不过看着柳眉的状态,他并没有着急表现,只是淡淡的看着,危险系数在他看来肯定是有,不过,可能性感觉不是很大。

    正当楚翰天看着,也感受着自己体内遇到的真凝八重瓶颈,而龙渊突然悬停在半空,垂直而立。

    四散的寒芒,开始凝聚。

    楚翰天神情一振,因为他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就再一次得到了升华一般。

    突破了!!!

    楚翰天的眼神有些惊喜,在之前他从来不敢想,自己能十天成就真凝八重,算是成为了一方小高手,可是拥有着剑灵练剑诡异的特性,再加上剑灵数次领悟,让他只花了短短十天。

    真凝八重,安全又进了一大步。

    柳眉神情亦是有些凝重,死死的盯着龙渊,仿佛接下来危机将临。

    不过,楚翰天并没有疑惑太多,近乎只是一瞬间,他的心头突然浮现了一些离奇古怪的理解。

    他像是站在雪山之巅,看着叠叠白雾,俯视着白雾之下的众生。

    一剑悬空,寒霜群立,风雨齐至,欲斩世间。

    “一式北傲...”楚翰天低语喃喃,这一式,为北傲。

    龙渊所悟,来自于北傲剑法,把北傲剑法融合成一式。

    柳眉目光越发的凝重,化罡的她,听力极为的敏锐。

    “一式北傲?”

    柳眉目光凝重,可也有些不解什么是一式北傲。

    这时,一道寒光闪过,阵阵白芒,龙渊深在其中,一剑出,带动了游离在竹林之中的冰雾。

    她的神情一振,因为眼前之势,像极了化罡,借用了天地之力。

    此时,她也完全明白了何谓‘一式北傲’。

    眼前剑法寒霜茫茫,包含的是却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北傲剑法。

    北傲剑法,被融合成了一招....

    柳眉心神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看着眼前寒霜如芒,她又不得不信。

    寒流如霜,流霜之中,一式一招间都有着北傲剑法的影子。

    世间真有这样的天才?

    十天吃透了北傲剑法,融为一式北傲。

    柳眉心神复杂,迎接着那一抹寒流而至。

    一式北傲。

    北傲换了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于世...

    柳眉原本有所悟,可是突然之间,她瞬间感觉自己又拔开了一层迷雾。

    可感受着一式北傲,寒流无声,威力恐怖异常。

    柳眉略一沉吟,并不打算控制着境界接招,要不然这竹林根本保不住。

    念及此,她身体之中莫名浮现了一层薄膜。

    调转竹杆一旋,竹杆从内而外,一寸寸的破裂,可同样的,破裂的还有着那道看似无害的寒流。

    一式北傲来的快,去的更快。

    而龙渊剑仿佛失去了动力,甚至有些嫌弃的回到了楚翰天的手边,静立不动。

    “我才修炼十天,你不能把我与修炼了十几、二十年的比...”楚翰天心中无奈。

    自己境界低也不能全怪自己啊,自己才修炼十天,这已经很好了。

    “还有,只能怪你顿悟次数太少,要不然,我早就洞玄了,再猛一点,可能化罡了...”楚翰天这么一想,立刻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在楚翰天手边的龙渊剑,却是楞了一下,然后静立不动,仿佛在思考着楚翰天的话,在找自己的问题。

    楚翰天见龙渊没有了动静,他缓缓的抬头,把目光落在了柳眉的身上。

    一身青花,此时对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他看不懂的复杂,如果说之前只是一个看起来心无大志的柔弱女子,那么现在的柳眉,完全就是锋芒毕露。

    柳眉亦是看着楚翰天,一时之间,彼此对视,都陷入了沉默。

    这一份沉默,反而让楚翰天心神一松,起码不是来杀自己的,正待他思考如何开口时。

    柳眉率先打破了沉默。

    “柳眉悟有一枪,请赐名。”

    清脆的声音出现,与之前柔弱理性的声音对比,更多了一份自信和锐利,与之前柔弱外表有着太大的区别。

    “你很想复仇?”楚翰天眉头判若人的柳眉,沉默了两秒开口。。

    “我若有一剑,拼至剑碎,我若有一枪,血染北疆。”低头的柳眉缓缓抬头,直视着站立石头之上的楚翰天。

    眼前的柳眉,让楚翰天脑海中莫名的浮现两字。

    他清晰的感受着眼神中透露出仇恨,在那仇恨的力量之下,他相信其言定泰山。

    要么剑碎,要么血染。

    他也没想着劝对方放下,毕竟,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感受过这个世间的残酷,自无对错,只求自身。

    “业火。”

    “业火..业火枪....”柳眉喃喃一句,罪恶滔滔,业火焚烧。

    从今天起,她悟之枪为业火枪,为那些死在了百川之中的北傲弟子,迟早有一日...回那百川,回那燕国。

    柳眉沉默了许久,想想告辞,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

    “楚...长公主下江南,建立了学宫,听天灵殿周围的护卫议论,有不少宗门的年轻一辈想前往挑战...”

    这消息她也是刚得到不久,毕竟在这深宫之中,来往不便。

    楚翰天亦是楞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

    建学宫...

    楚翰天只知道楚曦有计划北上掌兵,可却不成想,在中间还有着建立学宫这么一回事。

    “她什么实力...”楚翰天目光落在了柳眉的身上,此时他的语气已经严肃了太多。

    “传闻化罡,不过,各大宗门也有不少年轻一辈的化罡弟子,实力不弱,单纯以化罡的实力,怕是....”

    柳眉的话,让楚翰天眉头皱的更紧,陷入了沉吟。

    而柳眉见此,也没有再说什么:“要是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先告退了。”

    看着楚翰天点头,柳眉立刻退了出去。

    楚翰天目送着柳眉的离开,瞳孔微缩,要是其它人化罡立宗门,影响不大,可楚曦的身份,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大楚。

    他不用认真去思考都能想到,各大宗门绝对不可能让楚曦建立起来的。

    学宫...北上....

    楚翰天有些明白了楚曦的计划,学宫建立,短期而成,目光聚焦在朝堂之上更安全。

    而北上,掌控了兵权,那就得考虑废了学宫之后,能不能顶住掌控了兵权的楚曦。

    “那也要先镇住江湖的年轻一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徐南南帅〕〔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