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幻:我能推演未〕〔最后的黑暗之王〕〔熟练度:千万次修〕〔荡剑诛魔传〕〔贵妻临门:夫君求〕〔镇世武神〕〔神级插班生〕〔贵妻临门:夫君求〕〔贵妻临门:夫君求〕〔青洲大散修〕〔快穿白月光她拿了〕〔意外三胎后,首富〕〔重生大师姐美飒,〕〔综合都市剧从三十〕〔王爷,听说你要断〕〔这个明星画风不对〕〔凡人之散修之路〕〔混在漫威的玩家们〕〔赛博朋克:地狱边〕〔妖孽修真弃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法逃离丧尸之地 1 四脚蜘蛛女
    “报告长官,张一凯的小队已经失联两个小时了。”“是吗——”男人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派出去的侦查无人机呢?”“全部被不明生物击落了。”“距离鱼中区第二近的小队呢?”“是吴杰的小队,现在在临水大桥上。”“联系他们。”“是。”“下去吧。”“是。”身着军装的女人敬了个礼,出去的时候顺便关上了门。“继续会议吧老汪,”男人背后悬着的巨大显示屏里传出了一个老人的声音,“你刚才好像跟我们说一切尽在你的掌控中来着?”这个被叫做老汪的男人背对着屏幕不耐烦地挑了挑眉,回道:“这不刚出了点儿小意外嘛。”“哼,”一个中年女性高傲的声音传来,“整整一天了,我们却连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媒体那边都快压不住了,”一个听起来就相当脑满肠肥的男声接着说道,“外界现在都想知道c市到底怎么了?”“想知道?呵,”老汪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我还想知道c市怎么了呢?你们问我,我问谁去?!”“你怎么说话的?”“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老汪一摊手,“总比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要好。”“你!”“停下。”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从屏幕里传来。所有人马上安静下来。“老汪,希望你理解一下,”男声说道,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出来是个相当有魄力的人,“在什么情况都不了解的现在,我们只能采取这样的措施了。”老汪从鼻子里小小地哼了一声,但碍于这个人的面子,还是回了一句我理解。“那老汪,能跟我们说说你现在在c市调查的结果吗?”“说起来很复杂,”老汪突然之间一笑。“在座各位平常看丧尸电影吗?”——xxx——与其说是欧美惊悚片里的丧尸,陈其兴觉得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更像是中国恐怖片里的妖怪。女人惨白着一张脸,但四肢都是漆黑的。它的指甲长得吓人,轻轻一用劲就扣进了墙里,它就像只四脚的蜘蛛一样垂直的趴在墙上。西游记里面的蜘蛛精如果真的存在,估计就长这样吧,陈其兴汗毛直竖,只觉得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不过好在从刚才为止它都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趴在墙上一动不动,虽然一直看着陈其兴他们一行人的方向,却并没有什么大的动静。“我去——”尹门冰抱着球球压低声音说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不管什么东西,”张林南两手扒着最底层电梯门用劲扳开,“我可不想在这儿跟这个能爬墙的大蜘蛛正面刚!”电梯门刚被扳开一条够过一个人的缝隙,一行人便疯了一样的挤过缝隙往地下车库冲。与此同时本来安静趴在墙上的蜘蛛女突然就像是又被打开了开关一样猛地一歪头,朝着电梯门的方向扑了上来。嘭通!在最后一个人张林南刚挤出电梯门的时候,电梯门后便传来了一大声肉撞击地面的声音。接着电梯门内传来了蜘蛛女绝望地咆哮。张林南一出地下车库就把背后背着的许松洋扔给旁边的尹门冰。“门冰你给我看着松洋,”张林南说着转身面对电梯门,“让我来好好会会这个东西。”“都把手电筒打开!”陈其兴对其他几个人说道,“我和士博哥站在张林南的两边,门冰你带着球球和于小希去后面找找出去的路。”蜘蛛女在电梯井里的动静越来越大,陈其兴能感觉到它在顺着电梯井爬上爬下。奇怪了,这个蜘蛛女和之前他们几个遇见的别的丧尸好像有点儿不一样。陈其兴挑眉想到。之前陈其兴他们遇见的丧尸明明一看见他们就会发了狂似地往上扑,而这个蜘蛛女却不太一样,虽说当时他们在电梯井里的动作也不算太慢,可是也并没有快到让蜘蛛女反应不过来的程度。按理来说它应该早在电梯井里看到他们的一瞬间就朝他们扑过来了,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趴在墙上目送着他们跑出电梯井才后知后觉一般的发起攻击,并且现在还困在电梯井里面来来回回的爬上爬下,这样子就好像是,找不到他们几个在哪儿一样。难道……“林南,士博哥,”陈其兴冲两人说道,“一会儿你们两个人先不要动,不要说话。”“我知道了。”张林南回道。“啊?为什么?”林士博好奇发问。“我怀疑它…”哐啷的金属撞击声传来,三人面对的电梯金属门一下子向外凸出来个大洞。看来蜘蛛女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了。——xxx——首先出现在张林南他们面前的,是一条粉红的舌头。一条起码有一米长的舌头,就像是蛇一样从被撞得更开的电梯门缝隙探了出来。接着张林南就看见了蜘蛛女那白纸一样的笑脸和它那渗人的眼睛。然后嘭的一声,被撞凸出来的电梯门直接被从里掀飞,弹到了张林南他们三个人两边的墙上。其中一扇电梯门又坠落下来,重重地砸到了一辆停在边上的轿车身上。嘀嘀嘀嘀嘀……车子的报警声瞬间传遍整个地下车库。下一秒,一道黑影从电梯井内极速的窜出来冲向报警的那辆轿车。果然。陈其兴示意林士博继续留在原地不要走动,接着他向张林南打了打手势,让张林南带着斧头从背后靠近蜘蛛女。张林南点点头,举起斧头慢慢向轿车那边走去。按照陈其兴的推理,这个丧尸很有可能没有视力。它应该是只能靠听力来判断方向,并且它的听力可能也并不是多么敏锐,估计很小的动静并不能引起它的注意。这也就解释了刚才在看电梯井里它的反应。陈其兴笑了,虽然这个丧尸动作敏捷,看起来也十分健壮,甚至还能像蜘蛛一样攀爬墙体。但这一个致命的弱点,就足够让它变成一个弱者了。蜘蛛女在持续报警的轿车面前来回打转,时不时的跳到轿车的引擎盖上拿爪子拍打着轿车。它每次一爪子下去,就会连带起轿车的一块铁皮下来,就好像这车的铁皮是拿纸糊做的一样轻松。呜啊啊啊啊!蜘蛛女发出了威胁一般的声音。张林南举着斧头走到了蜘蛛女不远处。“嘿!蜘蛛精!”张林南朝蜘蛛女吼道。蜘蛛女停止了咆哮,歪着脑袋朝张林南方向看去。轿车的报警声还在响着,它应该并不能很清晰地感受出来别的什么。张林南举起斧头。“看张爷爷来收了你个妖精!”说完张林南便朝着蜘蛛女的头砍去。电光火石之间,蜘蛛女的头落了地。蜘蛛女的身体就像是没了提线的提线木偶一般,马上倒在了轿车引擎盖上,然后又顺着引擎盖滑到了地上。就这样没了动静。死了?就那么结束了?陈其兴愣了。总感觉没那么简单。“嘁,”张林南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早知道那么简单,我还那么认真干嘛?”他转身回头朝陈其兴和林士博挥了挥手:“嘿!结束了哦!”一边的林士博也朝张林南挥手:“看到了,干得漂亮!”只有陈其兴没有回应张林南,他盯着蜘蛛女的尸体,若有所思。“其兴!”张林南很高兴事情能那么简单就解决,他朝陈其兴他俩跑过去,“其兴你想什么呢?”刚跑到陈其兴跟前,张林南就看见陈其兴和林士博都同时倒退了一步。“卧槽!”林士博掏出自己的枪对准张林南的身后,“小张,后面!”轿车的报警声依旧响着,张林南并不知道背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听见林士博的话,张林南迅速地一转头。正看到一个比猫大不了多少的小孩正笑着朝他扑过来。张林南下意识地抓着陈其兴往旁边一让,将将躲过了小孩的攻击。那小孩见扑了个空,身子一扭便在空中转向到了另一边,然后迅速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虽然只有一瞬间,但陈其兴三人还是清晰地看见了那小孩的样子,它全身湿漉漉的,肚脐眼上还挂着一根被扯断的脐带,模样就是个小婴儿。陈其兴抓着张林南的手,瞳孔地震一样的不断收缩放大。那个蜘蛛女,它怀孕了!汽车的报警音大过了周围一切细碎的声音,刚才还觉得能帮上忙的声音现在变成了累赘,陈其兴三人抓起电筒往四周照去。在哪儿?那个小孩儿在哪儿?!“肚子里面的都能成怪!”张林南吐了口唾沫。“林南,”陈其兴一边跟张林南对话一边不忘查看四周,“它很难缠,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我知道。”张林南将手里的斧头捏紧,严丽腿上的伤口又浮现在了眼前,谁也想不到,平常连创可贴都不用贴的小伤口,就可能会让你成为一个失去心智的怪物,关键是要保证自己不会被丧尸咬伤或者抓伤。虽然这个小丧尸并不会造成多严重的伤,只要逮着了,也就是一斧头就能解决,但奈何它的速度过快,目标过小,如果在被它伤着之前先被它近了身,就算是弄死它自己也依然可能会受伤,而一旦受伤……“小张!上面!”林士博的声音响起,张林南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这紧要关头走神了!他抬头一看,小丧尸狞笑着的脸就悬在自己的头顶。张林南马上向上挥动斧头。“你这个小东西!”小丧尸身子一扭,又在空中灵活地躲过了张林南的斧头攻击,接着他一个后翻身蹬到旁边的墙上,腿部发力,径直越过张林南朝着中间的陈其兴冲去。张林南和林士博连身都来不及转,小丧尸就冲到了陈其兴的脸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探秘:开局扮〕〔末世求生:我能看〕〔大叔,你暗恋的小〕〔不装了,抱上厂长〕〔七零嫁糙汉,知青〕〔快穿:穿成虐哭大〕〔全民种田:我的农〕〔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龙宸〕〔占领异星从挖矿开〕〔开局洪荒:我能穿〕〔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