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39章 告诉她入场券的真相
    起初,他加快脚步,想追上去,可惜,她已经进了电梯。

    等他坐上电梯再出来时,发现南媛居然朝住院部走去了。

    南媛一路上走得很快。

    当她来到母亲的病房外时,透过玻璃窗,看到了里面让人心疼的场景。

    母亲又在做透析,并且做的是血透。

    机器从母亲体内把血液抽出来,然后经过管子,把肾脏不能代谢的水分过滤。

    最后,又把去水的血液重新输回母亲的体内。

    每当母亲做透析时,南媛都不忍心去看。

    她静静地等在外面,把自己靠在墙壁上。

    如果母亲身上的痛能分担给她,她恨不得让这些痛全转移到她身上。

    “别难过,阿姨最近的情况在慢慢好转。”

    就在南媛捂着脸,快要掉下眼泪时,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

    她拿开手,抬眼看他,强挤出一丝笑容。

    “不过,实在撑不住想哭的时候,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靠。”

    “恩。”南媛会心一笑,点了点头。

    每当她心情跌入低谷时,他都会出现,然后像个知心大哥哥,给她力量,给她温暖。

    原本她看到母亲透析的样子,心里很痛苦,很煎熬。

    可被若离这暖心的话一安慰,她发现自己苦涩的心被洒上了糖,不再那么苦了。

    “今天谢谢你啊。”南媛吸了吸鼻子,主动调节气氛。

    江若离知道她谢的什么。

    他文质彬彬的脸上,露出了揶揄的笑容:“其实当时我真不想救他,全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南媛知道他在逗自己。

    她回之一笑:“你对靳北哲可能有误解,他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相反,是我对不起他,所以请你不要对他有太大的敌意。”

    “情敌的敌,也是一种敌。”忽然,江若离严肃起来。

    南媛愣住了,张了张嘴。

    接下去若离会说什么,她已经能猜到了。

    其实很早前,她就想跟他说清楚,她一直把他当很好的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那种关系。

    但是她不太确定,他把她当什么。

    今天听到他嘴里说出把靳北哲当情敌这个字眼,她终于可以确定了,就像那些护士们跟她说的,若离真的喜欢她?对她有意思?

    “若离,其实……”

    南媛急忙开口,想要郑重地表态,说明自己跟他的关系。

    江若离看出了她的惊慌,他的心里很失落,可是表面上,却佯装得很轻松。

    他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这不是看你因为阿姨做透析心情不好,故意逗你呢,现在还难不难过?”

    南媛到嘴的话,又愣生生地被堵了回去。

    因为江若离这个玩笑,她真的不怎么难过了。

    两人站在媛妈的病房门外聊着天,这一幕,被跟来的靳言看得清清楚楚。

    他抬头看了眼头顶上的指示牌,上面白底蓝字,写着‘肾内科’。

    据他所知,江若离是个外科医生啊,怎么会跟太太一起出现在这里呢?

    “太太,您掉了东西。”

    靳言大步走了过来,把手上揣着的银行卡递给南媛。

    南媛吓了一跳,猛地转身,几乎是木讷在了原地。

    靳言怎么会跟到这里来了?

    他没有听到她和若离的对话吧?

    刚刚她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像是内心隐藏的秘密就要被人挖掘开一般,那种慌张、不知所措的感觉,让南媛脑袋轰隆,乱得像是无数麻线缠绕在了一起,千丝万缕,怎么都解不开。

    “太太?”

    靳言又喊了一句。

    南媛这才猛地回过神,接过他递来的卡,说了声‘谢谢’。

    靳言的眼里满是狐疑,可碍于身份,他没开口询问,而是礼貌地鞠了个躬:“那没什么事,我先回了。”

    “好。”南媛点了点头,心里头却七上八下,根本平静不下来。

    靳言从小就跟着靳北哲,嗅觉是很敏锐的。

    她无缘无故跑来肾内科,这一点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

    万一他去调查,查出结果告诉靳北哲,那她跟凤敏的约定就彻底毁了。

    想到这里,南媛便紧张起来。

    她一紧张就会习惯性地抠手指。

    该怎么办?

    她到底该用什么办法,打消靳言的疑虑?

    看着靳言转身离开,南媛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陷入到了彷徨之中。

    她的身边,江若离关切地瞥了一眼,便发现了她这个紧张的小动作。

    “靳北哲不知道阿姨生病的事?你一直在瞒着他?”

    江若离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

    南媛低着头,用力地咬紧唇瓣,重重点了点头。

    江若离瞬间陷入了沉思,脑袋飞速地运转着。

    虽然他不清楚媛媛为什么要瞒着靳北哲这件事,但他很明确地知道,此时此刻,他得帮着她一起瞒。

    这个助理看到他和媛媛出现在肾内科,肯定会怀疑。

    想到这里,他握住了南媛的手,柔声安慰:“别担心,我有办法。”

    这一句说完,他便抬高了音量。

    “媛媛,你不用特地来感谢我,我只是尽了一个医生该尽的义务。好了,我要去找内科李医生开会了,你走吧。”

    南媛愣了一下,睁着美眸看他。

    江若离给她使了使眼色。

    南媛这才心领神会,立即反应过来:“我去你办公室没找到你,问了护士才知道你来内科了,所以就跑到这里来找你了,那今天先这样,我不打扰你工作了。”

    说毕,她朝靳言追去,并喊上了他:“靳特助,等一等,我跟你一起回去。”

    靳言来到了电梯前,按下电梯,邀请她进去。

    南媛客气地点头表示感谢。

    待两人都走进电梯后,她才露出一副恳求的表情。

    “靳特助,我刚刚找过江医生这事,你别告诉靳北哲。江医生帮了我挺多忙,给我搞到慈善晚宴的入场券,刚刚又给北哲做了手术,我来道个谢是应该的,对吧?”

    靳言皱了皱眉,彻底打消了疑虑,关注点瞬间转移:“入场券?江医生说是他给你搞到的?”

    “恩?”南媛诧异地抬眉,听出了他的弦外音,急忙解释起来:“江医生没明确说,是我猜的。因为除了他,我想不到还会有谁。”

    靳言有些无语,他家爷自尊心真强,每次做好事都不留名,这下好了,好人卡被别人捡去了。

    “太太,我想澄清一下,那张入场券是爷吩咐我去跟rachel要的。难道你就不奇怪吗?这样小规模的慈善晚宴,爷他怎么会到场?”

    顿了顿,怕南媛还不理解,他又道:“就因为太太,想给太太撑腰,所以他放下身段,出现在了慈善晚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