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2章 替南媛虐渣出气
    施诗露出一脸的嘲讽,笑得很不自然。

    “总裁都亲自出面了,你觉得黄老板会这么不给面子?不过我有言在先,订单你是拿到了,但如果单子没做好,让客户亏了,就算是总裁替你兜底,那也不好使了!”

    “你放心,我肯定办好!”

    南媛抿着嘴,丝毫没犹豫,拿起笔筒的签字笔,便把自己的名字签上。

    这一单虽然靠的是靳北哲的面子,但她有信心能做好。

    她不能让靳北哲失望,同时,她也想证明自己。

    处理好合同后,她重新回到工位,把黄老板旗袍公司这几年卖的好的旗袍先研究了一番,然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她便灵感爆棚,一口气设计出了十套高定旗袍。

    -

    而此时,总裁办公室里。

    靳北哲带着伤,把今天要处理的文件都处理完了。

    靳言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把最后一份总裁盖过章、签过名的文件拿走。

    他没有就这么离开,而是例行公事一般,向靳北哲汇报南媛的情况。

    “南小姐她跟萧筠的合作没成功,我调查了一下,有人盗用了南小姐的设计图稿,提前发到了萧筠经纪人的邮箱。”

    靳言一边说着,一边掏手机。

    “这是我从监控部调出的南小姐工位的全部视频,爷您看这里。”

    为了能无时无刻观察南媛的一举一动,靳北哲特地吩咐人事给南媛安排了一个头顶就是监控的工位。

    只要他要来这个监控的密钥,就能随时看到南媛的一举一动。

    而现在,靳言手机里播放的,就是这个监控所记录的画面。

    南心柔鬼鬼祟祟,拿起南媛的绘画板,输入密码,并把设计图纸悄悄拍照下来。

    每一个画面,视频里都拍的清清楚楚。

    “是心柔小姐捣的鬼,她还假冒施总监的名义,把设计图稿发给了萧筠经纪人。”

    “呵!”

    靳北哲看完视频,冷笑了一声。

    南媛纵使有千般错、万般错,那也是他的女人,只能他来欺负,他来教训。

    其他人若是敢动她一根汗毛,那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去把南心柔叫过来。”

    “是。”

    -

    十分钟后,南心柔兴高采烈地来到总裁办公室。

    来之前,她特地去洗手间补了个妆,还把嘴巴擦地艳丽了几分。

    像是被皇帝招幸的宠妃,她欢喜、雀跃,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她有多开心。

    不过她的开心来得快,去得更快。

    当她走进总裁办公室的那一刹,她就被里面犹如冰窖一般的温度给冻得全身瑟瑟发抖。

    她看了一眼,室内空调温度显示24°。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冷地竖起来了。

    尤其是当她看到老板椅上坐着的男人时,更是心里七上八下,砰砰乱跳起来。

    靳北哲手里把玩着一把瑞士军刀,刀面明晃晃的,银白色的光划过他的脸,让他那张阴冷的脸更加阴森。

    当他把军刀往桌子上一扎,发出‘咚’的一声时,南心柔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她怎么觉得,靳哥哥是要找她麻烦啊?

    “南心柔,你应该清楚自己为什么能来靳氏上班。”

    靳北哲犹如阎罗殿里的阎罗王,发出夺命一般的讯问。

    南心柔强撑着自己,挤出一丝笑意:“清楚,是阿姨力保我进来的……”

    “那是她指使你盗用南媛的设计图稿,诬陷她抄袭?”

    听到靳北哲这话,南心柔吓得腿一下子就软了。

    她脑子嗡隆,脸色立即惨白如纸:“不是……”

    靳北哲操控着手机,将靳言发来的监控投到了大屏幕上。

    当巨型屏幕上播放着南心柔贼头贼脑的画面时,她又惊又慌,甚至,觉得非常糗。

    这监控里的她,真的好猥琐啊。

    靳哥哥看到她这样的一面,估计更不会喜欢她了吧?

    “靳哥哥……我……”

    人赃并获,南心柔委屈又害怕,没控制好情绪,‘呜’地便哭了出来。

    她知道,眼泪并不是她的保命符,而且靳哥哥也不会稀罕她的眼泪。

    可现在她真的很害怕,除了哭,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靳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鬼迷心窍,稀里糊涂就做了蠢事……”

    南心柔一边哭,一边不停地解释。

    可靳北哲根本就不想听。

    他原本答应跟南心柔结婚,只是为了她身后的家族势力。

    如今南媛回来了,他彻底改变了决定。

    南家的家族势力他不要了,南心柔自然就成了一颗废子。

    如果这颗废子不刷存在感,老老实实躲在不起眼的角落,他还可以让她继续待在他的棋盘上。

    可她不安分,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耐心,那就不要怪他翻脸无情了。

    把扎在办公桌上的军刀拔起,他像扔飞镖一般,快狠准地朝南心柔扔去。

    南心柔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朝自己砸来。

    等她抬起头发现是一把刀的时候,她吓得腿都软了,跌坐在地上。

    刀子从她脸颊上划过,割破了她脸上的皮,‘嗖’地一下,刺到了她身后的白墙里。

    她吓懵了,连脸上的刀伤都感受不到了,整个人傻愣愣的,全身发抖。

    “滚!”

    南心柔被吼地颤了一下,挣扎着起来。

    可是她双腿无力,根本站不起来。

    最后她连滚带爬,拉开办公室的门,像逃命一般跑了出去。

    她跑得很急,总裁办的人只看到一袭身影划过,接着,便看到她所到之处,地上是一滴接一滴的小血珠。

    南心柔害怕别人看到她这狼狈的一面,她全程捂着头,跌跌撞撞地跑进电梯里的时候,‘嗙’地摔了一跤。

    “怎么回事啊?刚刚那个,好像是南小姐?”

    “这血是怎么回事?”

    总裁办的职员悄声议论,一个个不禁都噤若寒蝉。

    看着南心柔如此狼狈地离开,靳言摇了摇头。

    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过,爷做得这么狠,回头怕是不好跟老夫人交代。

    办公室里,靳北哲处理完南心柔后,心情瞬间轻松。

    他站起身,抬起修长的腿,走路都不禁明快了许多。

    靳言走进办公室,便看到他家爷这好心情的模样,于是也跟着笑了起来。

    自从爷跟太太在一起后,好像越来越爱笑了呢。

    “爷,明天是5月20号,您看要不要买点礼物,给太太一个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