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最长一梦〕〔洪荒:我带领混沌〕〔冤种玩家的人生模〕〔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时空穿梭到1984〕〔诸葛重生,熬死司〕〔北雄〕〔霸武〕〔胤祚今天气死康熙〕〔饲蛟〕〔高天之上〕〔年代文男主的亲妹〕〔虽然是1级菜鸡,但〕〔玉花女神〕〔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17章 赚钱了!买肉了!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赵桂花觉得,他们这个家,全是要靠她!

    这要是全靠家里这些老爷们,那想改善生活,这可别扯犊子了。

    她领着梁美芬上山,她这次上山可是有准备的,虽说要钱也要命,她把绳子一头儿绑在了身上,另一头儿绑在了树上,叮嘱梁美芬:“只要冰不裂开,你就不用管我,咱们俩换着来,留着点劲儿。”

    这可是个体力活儿,他们两个女人干完,那胳膊真是酸疼的不行,但是家里爷们儿一个个的都请不下来假,也只有她们来了。谁让他们想挣钱呢。

    两个人轮着忙活儿,虽然也不晓得这是啥原理,但是好用是真的好用。一上午的功夫,两个女人就收获了一背篓鱼。两个人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梁美芬擦着额头的汗,说:“这活儿还得男人啊。”

    要不说现在人人都想生儿子,特别是农村,正除了传宗接代的老思想,也是因为多了个男娃儿,家里就多了一个劳动力。这劳动力可是顶顶重要的。

    赵桂花瞅了梁美芬一眼,说:“行了,赶紧收拾收拾往回走吧,你直接回家,我去黑市儿。”

    梁美芬:“啊?”

    她震惊的看着婆婆,说:“你自己去黑市儿?这咋行?”

    赵桂花:“咋不行?你看你这样儿,去了真遇到检查的十有八-九得麻爪儿。到时候我还得管你。”

    这要不是一个人上山网鱼干不过来,她都不想带着这个儿媳妇儿,倒不是怕她往外说,而是这人一惊一乍的,这么点事儿,她就吓的脸发白。

    这担不起事儿啊!

    赵桂花拉开裤腰带,解开裤腰上的一个小扣子,从暗兜儿里拿出两张票和五块钱,说:“我们兵分两路,我去黑市儿偷偷卖鱼,你去粮库买点粮回来,晚饭做个白面儿的疙瘩汤。”

    这话又让梁美芬惊呆了。

    他家现在这么富裕了吗?这这这,这啥家庭啊,咋还天天吃细粮了?

    就算她一句话也没说,赵桂花也看出来她的意思了,她眼睛一瞪,说:“我的决定你有意见?这几天我们天天都得上山,累死累活的吃点细粮都不成了?”

    梁美芬委屈:“婆婆,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也爱吃细粮啊,这不是怕给家里吃穷吗?不过她再一看婆婆吹胡子瞪眼睛的刻薄样儿,心道爱花不花,反正也不是她的钱!这老虔婆不知道好歹的!

    她说:“那行,进城之后我就去粮站买粮。”

    她还想问,家里没细粮了吗?眼看婆婆已经准备往回走了,她赶紧跟上去,说:“我来骑车吧。”

    赵桂花幽幽:“你骑归你骑,可得悠着点,你要是给小红摔了,估计家里那个小明就能要你小命。”

    梁美芬已经开始蹬车,一个踉跄,差点摔了,她深吸一口气,觉得这日子真是不能过了。婆婆是个恶毒的老太婆也就算了,新来的弟媳妇儿还是个神神道道的。

    这正常小媳妇儿哪有给自行车起名字的?

    她惆怅的叹了一口气,觉得这个家里,只有她是个正常人了。

    梁美芬蹬着车,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探:“婆婆,弟妹她走的是服务岗的工资吧?十六级?”

    这服务岗的工资,数字越大,级别越低;如果是走到一级,那就很高很高了。这跟机械厂完全相反,机械厂像是庄老蔫儿这样的铆工,数字越大,级别越高。一级才是新人。

    赵桂花撇撇嘴,说:“你还不如直接问她工资是多少得了?”

    梁美芬尴尬的笑,说:“我,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赵桂花嗤笑一声,说:“既然没这个意思就别问了,少在我面前耍花招,跟关公面前舞大刀,你把我当二百五?”

    梁美芬被说的脸红,心道这真是个恶婆婆啊,她可太难了,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她跟志远是真心相爱呢?她为自己可怜的命运悲叹,但是还是忍不住问:“其、其实我有点想知道。”

    赵桂花直接翻白眼了,呵了一声:“她工资三十出头吧,比老三工资高。”

    这个也没什么可瞒着的,现在就连邻居一般都晓得别人家挣多少钱的,谁家要是一个工人也没有还能大鱼大肉,你瞅着,转头儿就得让人告到街道办去。立刻就有红袖箍老太太来调查。

    所以这个没什么瞒着的。

    梁美芬惊讶:“她工资三十多?怎么可能?她不是顶岗上班才两年多吗?”

    按理说,像是她这样上班工龄短的,基本上也就二十几块吧,超不过二十五啊。这一点梁美芬还是晓得的。

    赵桂花轻描淡写:“她上班之后曾经在公交车上抓过小偷团伙儿,一打七,受过表彰!”

    梁美芬:“啊!!!”

    她的自行车呼啦啦的就奔着沟儿里去了,赵桂花:“他奶奶个腿儿!”

    她飞快的跳车,一把抓住自行车,千钧一发,拯救了梁美芬和自行车。好悬,再有个半米就掉沟儿里了。赵桂花也是无语了,骂道:“你是个猪啊,骑车奔着沟里去,你是不是想作死啊?真是一天不骂你,你就心里闹挺是吧?”

    赵桂花嗷嗷的,梁美芬都习惯了,她耷拉着脑袋,深深的吸气呼气,好半天,才缓过来,说:“妈,弟妹那个……一打七?”

    赵桂花:“昂,对啊,一打七,怎么?你想试试?”

    梁美芬的脸,又刷白刷白得了。

    赵桂花:“听说当时小偷动了刀子,结果惹火了她,就被她全都打趴下了。你说想一想咱家也是运气,还能娶到这样的能人儿。”

    梁美芬:“……”

    摇摇欲坠,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赵桂花瞅着大儿媳这见了鬼一样的脸色,说:“你这是干啥,她又不能打你,你怕什么。行了,赶紧走,我还得去黑市儿呢。”

    梁美芬:“……”

    她婆婆是个敢于勇闯黑市儿的彪悍老太太;

    她妯娌是个敢于跟拿刀小偷动手,一打七的彪悍小媳妇儿;

    她……她的命,太苦了啊!

    真的太苦太苦了,怎么就遭上这么一家子了啊!

    梁美芬难受的都要缓不过来了,可是看着婆婆那张欺负人的老脸,还是咬牙重新蹬车,这次,不敢唠嗑儿了,专心骑车。如果给“小红”摔了,她觉得,她怕是真的要挨揍。

    人生啊,真是艰难啊。

    梁美芬感觉到了生活的压力,默默的骑车。

    这个时候,她那个倒霉婆婆倒是开始叨逼叨了,赵桂花说:“你也不用害怕,明美又不是老虎,咱是一家人,她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动手的。”

    梁美芬瓮声瓮气的嗯了一声。

    “再说明美性格本来就乐观软和,只要不过分缺德,她不至于,她家人也不至于。明美她爸比明美还凶的,别招他就行。”

    梁美芬颤抖,内心彷徨。

    “明家好像也算是都有点底子了,我好像听说明美几个叔伯都会点拳脚……”

    梁美芬:呜呜呜。

    这日子真难,那以后还真是一点也不敢招惹这个弟妹了。她这长嫂的威严何在!

    好在,他们进了城很快的就到了黑市儿。她婆婆终于停止了叨逼叨,别看他们没怎么去过黑市儿,但是黑市儿在哪儿,每一个老坐地户就没有不清楚的。

    大家心里都门清儿呢,毕竟,谁不想换点吃吃喝喝啊。

    赵桂花一到黑市儿,立刻就甩开了大儿媳,在她看来,这个笨蛋草木皆兵的只会影响自己拔剑的速度,她挡住脸,将帽子往脑袋上一扣,背着鱼篓儿就进入黑市儿。

    刚一进,立刻就有个男人凑过来,比了一个“五”,赵桂花掏了五毛钱交出去,真是还没赚钱就先花钱了。不过两个人没搭一句话,一个收了钱又站在了胡同口儿,赵桂花则是背着鱼找个地方开始摆摊儿。

    别看赵桂花不是什么熟手儿,但是她阅历多啊,这种事儿听得多了,记得住呢。

    这人年纪大了之后,上个礼拜吃了什么记不住,但是几十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倒是跟倒豆子一样能翻来覆去的说,别看大院儿这段日子过的辛苦,但是等上了年纪之后,赵桂花反而最常想起这段日子。

    她找了位置蹲下,很快的就有人上前,低声:“鱼怎么卖?”

    赵桂花:“一块五一条,四块钱三条。”

    “这有大有小的……”

    赵桂花:“你不会挑大的?”

    “那行,给我来三条。”

    这大鱼相当不错,要不然也卖不上一块五,要知道一只老母鸡才两块钱呢。

    不过就跟赵桂花想的一样,过年嘛,不吃鱼哪像话,这可是图个吉利,中年男很快的挑了三条大个儿的,喜滋滋的离开,他是头一份儿,肯定挑最大的。

    赚了!

    “我也来三条。”

    这个价钱比副食品商店贵,可是副食品商店走本儿定量的,这边可不用,再说了,这个也比副食品商店的大不少,要是一下子买三条,那其实一点也不比副食品商店差了。

    赵桂花很快的就开张,生意还不错,紧跟着又卖了好几条,终于停了下来,要不说黑市儿赚钱呢,这一会儿的功夫,她就赚了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四块钱三条,基本上入手都是三条,赵桂花手里已经捏着二十四了。

    她瞅一瞅背篓里,还剩下十几条鱼,因为她这一直有人挑,剩下的肯定比买走的小一点,乍一看不觉得,但是要是一直观望,自然有这样的感觉,那自然觉得有点不合适了。正因此,卖了一会儿之后,倒是慢了下来。

    赵桂花瞅了一会儿,果断的起身,背着竹篓儿来到一个卖肉的摊前,小声问:“咋卖?”

    摊主是个中年男人,也是做惯了的,语速很快:“有票一块钱,没票一块二,你瞅,我这都是五花肉。”

    嗞……副食品店有票是八毛,年底了涨了点也才八毛五。不过赵桂花能理解人家要这个价钱,不挣钱人家干啥要来黑市儿冒险?

    赵桂花果断:“我这十三条鱼,换你十斤肉,干不干?”

    她刚才卖鱼的位置距离卖肉不是很远。双方都是门清儿彼此是个什么价位,虽说赵桂花卖的是一块五,但是都是三条拿,其实,这就是一块三多了,只比一斤肉贵一点点。

    但是这个又不能这么算。

    赵桂花手里剩下的鱼是挑剩下的,没有刚才卖掉的鱼大,那就更不值得这个价钱。再加上肉什么时候都不愁卖,所以一比一兑换,那是肯定不行的。

    只要想要,这个价位可以谈。

    当然如果摊主不想要,就两说了。

    摊主探头儿一看,犹豫了一下还价,说:“八斤。”

    看来,摊主还是想要的。

    别看平时鱼卖的不如肉,但是过年这段日子可不差。他有鱼有肉,更能聚拢人气,买鱼买肉的都能来。说不定就当捎儿在他这儿买了另一样儿。

    赵桂花:“九斤。”

    她说:“你看,我这不小了。”

    肉摊主也扒拉,说:“你看,这条就小。还有这条,这条也不大。”

    赵桂花:“大差不差啊,那我们各退一步,八斤半。”

    摊主感慨着说,他说:“大姐,我就是想要有鱼有肉,捎带着卖稍微再赚点,多了我就不合适了,我这肉可是卖一块二的,没利润,我干不来啊,你说对的吧?这样,八斤三两,你看呢?”

    赵桂花:“行吧,换!”

    两人果断的交换,周围的人目瞪口呆,这还是你俩会玩儿啊!

    赵桂花本来就是奔着肉来的,她这一换完,背上小背篓儿,猫腰儿就快速的离开了黑市儿,一个小子上前:“鱼咋卖?”

    “一块一!”

    “啊你这……”

    大家鄙视的看他,觉得这老家伙,坏得很!

    赵桂花不管那摊主怎么卖,这自己想要降低风险,总是要吃一点点亏的,凡事儿都想着不吃亏,在黑市儿这种地方保不齐就要遭算计了。

    “我赚钱啦赚钱啦,我不知道怎么花……”赵桂花哼上后世的小曲儿了。

    赵桂花出师顺利,脚步轻快,这说起来啊,她还是第一次在黑市儿卖东西,要知道啊,昨天晚上她可是大半夜都没睡,就在哪儿盘该怎么进去,怎么走,如果遇到人怎么跑。

    这事儿都盘了好几圈了,今天竟然全无用武之地。

    不过她一点也不后悔自己昨天想的周到,这要是不周到,真的遇到事儿就该哭了。

    做人啊,得有成算。

    赵桂花背着背篓儿进了胡同儿,就看一群小孩儿在哪儿放小鞭儿,小孩子也买不起贵的,都买那种弱弱的小炮儿,跟掐虮子似的。他家的两个小家伙儿虎头和小燕子也站在那边儿,看着人家大哥哥大姐姐玩儿,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赵桂花这才想起来,明天就是小年儿了啊!

    她叫:“虎头!”

    虎头听到叫声,立刻领着妹妹跑过来,脆生生的:“奶!”

    赵桂花揉揉小家伙儿的头,说:“想玩鞭炮?”

    虎头眼睛一亮,使劲儿点头:“想!”

    赵桂花笑着掏了两毛钱,说:“去买一盒吧。”

    两毛钱,是最小的盒,不过也是很能打发像是虎头这样才六岁的小孩儿了。果然呦,小家伙儿高兴的小脸儿红扑扑,牵着妹妹就赶紧奔着国营小卖部去了。

    赵桂花则是背着竹篓儿回家,这时候还没到下班时间,院子里并不热闹,赵桂花麻溜儿的回家,一进门,就看到梁美芬在发呆,她问:“买面了?”

    梁美芬一听,赶紧回神儿,点头说:“买了!”

    她急切的说:“妈,副食品店来苹果了!”

    她手里没钱,所以没有买成。

    赵桂花一眼就看出了梁美芬是因为啥,她心里也感慨,你说这大儿媳,工作了也七八年了,落在手上的钱也不少,竟然一分钱都没攒下来,这人真是够糊涂得了。

    她说:“你过去买吧。”

    她给儿媳妇儿递了五块钱,说:“赶紧去吧。”

    “好嘞!”

    梁美芬赶紧出门,这时候就是这样,什么物资都紧缺,虽说年底很多物资也都在源源不断的供应,但是买的人更多,所以这去完了保准就没有了。

    她急匆匆的出门,赵桂花看着大儿媳的身影,心里琢磨这次卖鱼的事儿。毫无疑问啊,这活儿都是她跟大儿媳干的,该是他们两个都分一分的,但是她一看梁美芬这攒不住钱的个性就觉得这样可不成。

    这个恶婆婆,她是当定了。

    她拿定主意,开始切肉,八斤多肉还真是不少,她找了一个坛子,很快给切成一块块的腌起来。做好了才将坛子封上,这腌上咸肉,能放且久呢。

    赵桂花做好了,将石台下面的柜子打开,他家这切菜备菜是是石台下面是镂空的,专门放一些粮食,锁上之后扣上薄薄的一层木板,就看不出这是一个柜子。

    这都是打荒年儿过来的,谁还没有点藏东西的本事了。

    别看赵桂花今天换了肉,但是可没打算今天就吃肉,最近吃的不差了,她也得算计着过日子。赵桂花刚收拾好,就听细碎的脚步声,两个小孩儿跑进来:“奶,给我一根火柴!”

    他们买了小鞭炮,但是没有火柴。

    赵桂花:“给。”

    她叮嘱:“玩的时候小心点,别伤着自个儿,玩完了就早点回来。这眼看就要过年了,等你小叔回来,让他领你们去再买一些咱们留着过年放!”

    虎头呦吼一声蹦了起来,高兴的说:“太棒啦!”

    小男娃儿没有不喜欢鞭炮的,小燕子也喜欢呀,凑在一边儿嘿嘿嘿,小姑娘软软糯糯:“啪啪啪~”模仿鞭炮的声音呢。

    赵桂花:“行了,去玩儿吧。”

    “好!”

    两个小孩儿手拉手跑出去,跑到院子里就看到金来三个小孩儿也一起往外走。虎头有点怕怕,拉着妹妹跑,说:“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重回1977〕〔七零嫁糙汉,知青〕〔家督的野望〕〔白烛扎纸店〕〔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毒医萌宝:太子妃〕〔修仙模拟,开局死〕〔最狂医仙〕〔汉鼎犹立〕〔左道修仙:我靠模〕〔四合院:搅和我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