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18章 年货、吵架、邻居
    赚钱这个事儿,很有瘾。

    赵桂花就是这样,虽然也是见过大钱的人了,但是每天卖个二十多块钱,再加上换的猪肉,还是能让赵桂花喜笑颜开。她的“小仓库”都存满了肉呢。

    家里为了这还买了好几次盐,虽然是浪费了一点,但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等过完年,黑市儿可没有这么多卖肉的,就算有,也不会跟她换鱼了。

    吃鱼再好,也没有吃肉爽快啊。

    现在的人都可缺油水儿了,大家还是更稀罕吃肉的。

    赵桂花也是年前能卖一天是一天,年后就不卖了。倒不是她不想卖,而是他们抓了好几天了,现在一天不如一天了。再说,年前家家户户都筹备过年,不着家正常。

    但是过完年了,她还每天不着家,少不得他们院里碎嘴子就会留意到了。赵桂花可不想让人知道这些有的没的,所以年前这些天,她干的很是火热,每天都早出晚归的。

    她的小生意足足干到了腊月二十九,这是最后一天。

    要说起来,这几天赵桂花对黑市儿也有点熟悉了,以前就觉得这地儿太吓人了,但是接连来了几天之后,现在倒是比一般人多了几分淡定了。

    她今天卖了鱼之后照例找合作伙伴把剩下的鱼清了,不过这一次倒是没换肉,反而是换了一扇排骨。

    赵桂花觉得,这排骨可比肉好吃多了,她最得意这一口儿了。她换了排骨,又开始了年货大采购,这女人啊,就没有不喜欢学“血拼”的,她瞅着有卖大公鸡的,直接拿下,又拿下了一小袋花生仁儿。瞅见有卖干蘑菇的,小鸡炖蘑菇,这蘑菇可不能没有。

    赵桂花今天挣的钱,哗哗哗的跟流水似的就花了出去,赵桂花过来的时候是满满的一篓儿鱼,回去的时候也是满满的一篓儿,这可真是让人见识到了女人家的购买力。

    赵桂花回去的路上直接拐到了供销社,按照家里人的尺码,一人买了一双千层底棉鞋,这才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家。赵桂花今天买东西耽误的比较久,回家的时候,正好遇到提着年货的庄志远。

    庄志远是昨晚儿才回来的,他看着老娘,远远就叫:“妈,你看,这是我们单位发的年货。”

    他们铁路待遇一贯都是不错的,庄志远高兴的说:“我们过年分鸡蛋了,是单独采购的,不走计划。一人分了五斤呢。”

    赵桂花:“呦,真不错。”

    “那可不是呢,去年才二斤。”他得意洋洋:“还分了二斤肉呢,还有一箱苹果一箱橘子。”

    他们这个年货,数得出哦!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今年竟然分的这么多,他心情不错,张望:“妈你买啥了?”

    赵桂花:“在外面看什么看,回家再说。”

    娘俩儿一起回院子,这是院子里已经忙忙碌碌了,家家户户都在生火做饭,里里外外的,苏婆子正在接水,一看到庄志远提着东西,眼睛亮了一下,赶紧说:“这是买年货去了啊?”

    最近赵桂花总是不在,她是知道的,一直想留意赵桂花干什么去了。

    她的视线在赵桂花娘俩儿身上游移,赵桂花:“不是买的,我们老大他们铁路分的,你说这单位好待遇也好,早知道他们这么分东西,我就不见天儿的出去排队了。”

    她是个大嗓门,另一侧屋里的周李氏听了,嫉妒的骂:“这给她嘚瑟的,真是狗肚子存不住二两油,有点就嘚瑟。我大院儿首富我嘚瑟了吗?”

    姜芦正在做饭,小声说:“妈,你别总是说首富首富的,这不好听,让外人听了也不妥。”

    她婆婆不出门,不晓得外面的风气,这话不好说的。

    她是好心的提醒,但是周李氏却视作威严被挑衅,一下子就极其败坏:“你个小贱人,你说什么呢?你现在看不上我了是吧?你嫌弃我了是吧?我还没嫌弃你是个不下蛋的老母鸡,你就嫌弃我说话!谁家有你这样的儿媳妇儿,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你看看这个院儿里,除了刚结婚的小夫妻,人家谁没有孩子?我不求你像王香秀那样给家里添三个大胖小子,就算你生一个小子,我都不说你什么。你看你,嫁过来十年了,孩子呢?啊,你说孩子呢?”

    姜芦苦涩的垂着头,整个人都十分落寞。

    周李氏又开始骂儿媳妇儿,外面的苏大妈听了,默默的露出一抹得意笑容,他家可是有三个小子的。赵桂花是一点也不乐意听这种话,转身就回家。

    梁美芬在门口张望,说:“姜芦又挨骂了?”

    她撇嘴,说:“这不生个儿子……呃……”对上了婆婆的视线,想到婆婆骂的那个重男轻女的话,她立刻改口:“这不生个孩子,真是不行啊。”

    赵桂花冷飕飕:“生不生给你有什么关系!”

    梁美芬:“……”恶婆婆!

    周李氏是恶婆婆,她婆婆也不是什么好鸟儿啊。

    她羡慕的看向了苏家,如果有苏大妈那样的婆婆就好了,这真是温柔又体贴,最能体谅儿媳妇儿的,就是她了。他家这个婆婆可不行,脾气不好还是个偏心眼儿。

    她都看出来了,她婆婆就喜欢明美那个马屁精。

    “妈,妈我回来啦。我们分东西了哦~”

    这人真是不禁念叨,刚还念叨,马屁精就回来了,明美高声:“妈妈!”

    赵桂花觉得自己脑仁儿疼,她赶紧出门,说:“你回来就回……呃,你怎么这么多东西?”

    她赶紧上前,说:“你怎么拿这么多?”

    明美笑眯眯的大声显摆:“我们分的。”

    她说:“我们几年分了肉,还分了鱼,还分了水果……”

    庄志远赶紧出来看,一看弟妹分了六样儿,他们分了四样儿,顿时觉得被比下去了,不甘心的叹口气。深深为自己感到惆怅,他们单位真是不争气啊。

    竟然没分过弟妹。

    不过,庄志远勉强还能安慰自己,机械厂,肯定不能分什么。

    毕竟万人大厂呢,怎么分?

    这要是分,分的过来吗?

    明美还在炫耀呢,她头发梢儿都带着显摆,说:“妈,我们还分了一箱桃酥呢。”

    赵桂花:“你们单位这待遇属实好。”

    她记得上辈子没有这么多的,不知道是明美没有全拿回来,还是事情有了变化。不过这些事儿,赵桂花也不去多想,此一时彼一时,一时说一时的话,她高兴的把明美的东西搬进来,说:“你也是的,怎么不叫老三去帮你?”

    明美:“嗐,也不用,我拿得动。”

    赵桂花给东西规整起来,家里几个人都有点兴奋,今年可是这些年里,年货最多的一年了。梁美芬原地打转儿,神秘兮兮的说:“妈,咱们家这么多好东西,平时可不能离了人,不然那小贼保不齐就能上门,没脸没皮的。”

    赵桂花:“这还用你说?我知道。”

    江湖真是苦小毛偷儿久已。

    庄志远蹙眉:“他家这个孩子,真是得好好教育一下了,这样溺爱孩子,孩子哪里能成才,哪里能为社会做贡献,如果社会上都是这样的人,那么社会怎么发展,怎么进步!人活一辈子,不能仅仅只看吃喝拉撒,要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世界。他家的孩子这样不教育,还将来只会成为社会的渣,我们不能跟他们这样学,像是虎头和小燕子,我觉得就该给他们多讲能醒悟人生的道理,让他们在精神的海洋里遨游……”

    赵桂花无语的很,直接找出棉花球儿,塞在了耳朵里。

    庄志远:“……”

    这也太伤人了吧?

    梁美芬羡慕的看着婆婆的棉花球儿,深深觉得婆婆很有先见之明,虽然是个恶婆婆,但是这一手儿干得好!梁美芬也是苦他庄志远的大道理久已。

    倒是明美跟没事儿人一样,她好奇的问:“大哥,你是一直这么说话的吗?”

    庄志远:“???”

    他点头。

    明美:“那没人揍你吗?”

    庄志远:“……”

    明美:“你运气真的挺好的。”

    庄志远:“!!!”

    赵桂花看着大儿子的呆滞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行了,老大你去把咱家水缸接满了;老大媳妇儿你来做饭,老三媳妇儿打下手儿,我一趟后院儿。”

    她吩咐了活儿,这才提着一条鱼出门,她一出来,周李氏和苏大妈立刻就看向了她,苏大妈眼睛一亮,说:“桂花,这是……”她伸手就要接。

    赵桂花闪过,心道这人可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儿,怎么拿东西出来就是给她的?

    她皮笑肉不笑的应和了一下,说:“这么晚还不做饭呢,你可真是命好,儿媳妇儿什么都能干,任劳任怨的。”

    苏大妈的视线落在鱼上,声音十分的轻:“我是恨不能全家的活儿都自己做了,只是这身子骨儿不给力啊。真是半点不由人。”她指指鱼,说:“你家这鱼真不错啊,我上次去副食品店遇到的可没这么好。你说桂花你多有福气,儿子都要强,儿媳妇儿也能干。倒是我家……”

    她叹息一声,说:“三个半大小子,这日子太难了,全家里里外外的就靠着香秀一个人,孩子吃都吃不饱,更不要说营养了。金来昨天还说,最爱吃鱼了……”

    她的视线又扫了鱼一眼,心道我都这么说了,你不该把你的鱼给我发扬一下风格吗?邻里邻居的都不给,这也太不善良了。

    赵桂花:“我家孩子也爱吃啊,谁家不爱吃大鱼大肉的啊,可整天想吃好的那哪儿行。小孩子不懂事儿,大人可得拎得清,这日子不算计啊,可没法儿过。”

    赵桂花笑了笑,说:“你说对吧,周大妈。”

    周大妈一听这话,点头说:“可不是,我家这条件都不敢随便吃呢。”

    赵桂花:“谁说不是呢!”

    她寒暄了两句,提着东西去后院儿,周李氏立刻盯住了赵桂花的身影,眼瞅着她进了王大娘家,呸了一声,说:“送礼,舔腚!”

    苏大妈也来到中庭往后看,咬着唇,说:“这咋给王大妈了呢?”

    一听这话,周李氏冷笑嘲弄说:“不给人家王大妈,难道给你?”

    苏大妈委屈的红了眼,正好白老头进院儿,一看这一出儿,嗷的一声就骂:“周李氏,你个老虔婆,你是不是又欺负苏大妹子了?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丧良心啊!”

    周李氏好悬气个倒仰,她叉腰指着白老头就骂:“你个老不死的你说谁呢?怎么的?不问清楚情况就想来替你的老相好出头?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个什么东西?我是个什么东西也比你这个人强,你就不是个东西,就会欺负人。整天狗嘴吐不出象牙,苏大妹子这么好的女人还要被你欺负,真是没天理了。”

    苏大妈眼眶红红,出来劝:“老白大哥,你别骂了,对你名声也不好。快回家吧,我习惯了……”

    明美一听到外面叫骂的声音起来,一下子就窜到了门口,虽说婚宴当天很多人都来参加了,但是也就是一面之缘,后来各自都上班,忙忙碌碌的倒是真的不怎么记得谁是谁。

    这一次明美倒是看到了白老头,他跟白奋斗长得有点像。

    但是比白奋斗还更像个坏人,这人长了一张鸡贼的面相,白奋斗丑是丑,但是透着几分憨的。她赶紧招手:“大嫂你来。”

    梁美芬凑过去:“咋?”

    “嫂子,我怎么觉得周李氏看白老头的眼神儿想撕碎他啊?”她小声问。

    梁美芬压低声音:“周李氏年轻的时候想嫁给白老儿,一个寡妇一个鳏夫,一人带一个儿子,不是正合适的?结果白老头没看上她,几十年如一日的喜欢着苏大妈,还为了苏大妈十分针对周李氏,喏,现在就是解不开的死仇了。”

    明美:“哦~因爱生恨啊!”

    她感慨:“真是……”

    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呢。

    妯娌两个站在门口看热闹,明美觉得她现在缺少的是一把瓜子儿,不过也别说他家,前院儿后院儿都过来了呢,大家都看热闹不嫌乱子大呢。

    庄志希下班回来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赶紧凑到了媳妇儿身边,说:“这怎么干起来了?”

    明美:“为了爱情。”

    “噗!”

    周围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不过一想,明美这说的也对啊,可不是为了爱情吗?如果不是为了爱情,白老头怎么会出这个头儿,一切都是爱情的力量。

    不过这热闹倒是也没有看很久,王大妈很快的出现,一下子把握住了局势:“干什么,大过年的你们一个个的不想过好日子了是吧?这是干什么!就为了一点小事儿就口角,还提什么和谐邻里?老白你别整天跟女人家吵,像什么话。还有周大妈,你也留点口德,你这说话难听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的视线落在苏大妈身上,叹息了一声,说:“苏大妈过的不容易,大家也体谅一点。”

    “我们知道啊,我们也没欺负人。”

    “对啊,欺负人的又不是我们,我们偶尔还帮衬他们家呢。”

    “就是就是。”

    王大妈:“大家心里有数儿就行,这几天是过年,大家消停点,好好过个年。”

    “知道了。”

    周李氏不服气:“哼,这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自己还不是收礼!”

    “收礼?收什么礼?”

    “怎么回事儿?”

    “对啊,王大妈收礼了?那可不应该,不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吗,就负责个大院儿就开始收礼这可不妥当。”

    “可不是。”

    大家立刻就议论起来,周李氏一下子就支棱起来,说:“谁说不是啊,就是刚才,苏大妈你也看见了吧?赵桂花提着一条鱼去的王大妈家,那以后赵桂花家有什么事儿,王大妈肯定偏心眼了。”

    苏大妈期期艾艾:“呃……看、看是看见了……”随即露出愧疚的表情看了王大妈和赵桂花一眼,说:“我,我也是说实话。”

    赵桂花一听,气笑了,这人就跟疯狗似的,逮着谁咬谁了是吧?

    还真当她是好欺负的?

    还不等王大妈说点什么,赵桂花叉腰就骂人:“周李氏,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放屁,我自己的东西爱给谁给谁,管你什么事儿?你自己一副恶毒心肠就这么揣测别人。还有你,苏大妈,我的东西不给你,你就跟着挑拨是吧?我刚才提着鱼出来,也不是给你的,你上来就想接。怎么的?以为谁都得把东西给你们家是吧?还是那句话,我想给谁给谁。”

    “你爱给谁给谁,那你怎么不给别人,分明是送礼!”

    赵桂花冷笑一声,说:“送礼?我送礼我大张旗鼓的?我送礼还能让你们看见?真是好笑了!谁不知道你周李氏是个大嘴巴,有什么事儿到你嘴里,一分也变成了十分,我是个傻子吗?当着你的面送礼?我光明正大,才不惧小人。大家来评评理,我跟王大妈借了渔网,转头儿我就把这事儿忘了,十来天没还给人家。今天冷不丁就想起来了,你说我能空着手去还东西吗?别说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儿,就算不是过年,我借人家东西这么长时间能没个说法?我不晓得你周李氏和苏大妈是怎么做人的,反正我是做不到直接空着爪子上门还东西,我还要不要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