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53章 找对象那点事儿
    有时候啊,有些事儿都是可以预见的。

    庄志希就知道,但凡是有周大妈这根搅屎棍,不管是哪里都得有点动静,像是今天就是这样,你看这不是让他猜对了。

    不过庄志希想的是,他们或许会因为住院费的事儿跟医院闹,没想到他们还是内部斗争,不过说来也是了,周大妈之前进了一次保卫科,对自己多少也该有了点避暑,知道还是有人不惯着她的。

    他踮着脚尖看热闹,就见医院保卫科过来好几个老爷们,没办法,这你让小护士上去拉架,人家也要命啊。在保卫科的出手下,大混战终于落下帷幕,不过这一次,大家打的还是很克制的。

    毕竟了,真是受伤了,又要花钱!

    不管是哪个,也都是心疼自己的钱的,打架不要紧,要紧的是费钱。

    周大妈指着白奋斗骂:“你个绝户玩意儿,整天就跟老寡妇小寡妇混在一起,怪不得三十多还是个单身,照我看,你这一辈子也就这个熊样了,断子绝孙!”

    白奋斗本来还念着这老太太岁数大,这一下子就火气冲天,嗷的一声就冲了上去:“我揍死你个老不死的,让你嘴贱,你不断子绝孙,你让你儿子生一个儿子给我看看啊!我看断子绝孙的是你家!都是你个老扫把星,方的你儿子没孩子,活该,真他娘的活该!”

    他叫骂起来,十分大声,保卫科的人拦住了白奋斗。不过这家伙的嘴巴也是一样的毒,骂的一点也不少:“当我不知道呢,你就是嫉妒,你就是嫉妒苏大妈家里三个大胖小子,这才找茬儿。但是你嫉妒也没有用,你就是个绝户命!”

    “你绝户!”

    “你绝户!”

    一老一少,两个人互骂绝户,周群和姜芦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看。

    周群:“白奋斗你行了哈,你骂谁绝户呢?我跟我媳妇儿晚点生是我们的事儿,你有那个本事骂我们绝户,你赶紧找个女人生孩子吧你,连个媳妇儿都找不到还在这里逼逼赖赖的,怎么的?就显得你会说了?”

    这保卫科在,动手是不能动手了,但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几个人持续发挥。

    白奋斗:“呸!我白奋斗一表人才英俊潇洒,想找什么样的找不到,你以为就你能找到姜芦这样不下蛋的鸡?呸,老子告诉你,我能找到一个比你家姜芦还好一万倍的。王大妈都答应我了,要帮我介绍个更好的,我跟你讲,看上我的小姑娘,那海了去了,哥们我慢慢挑。不想你,只能守着这么一个女人。”

    “白奋斗,你个混蛋,你该死!”姜芦一下子气的眼红通,说:“我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混蛋,你个只知道给寡妇舔臭脚的……”

    “媳妇儿,媳妇儿,咱不跟他一般见识,你什么样我最知道,你多好我也知道,咱们犯不着因为一个外人的话生气,他就是嫉妒我找到你这么好的媳妇儿,故意挑拨离间呢。我是不会中计的,不管你是什么样,你能不能生,你都是我最好的媳妇儿,我知道你对我好,也孝顺我妈。你多好,我们都知道,何必因为这个嘴臭的狗东西生气?你看就知道了,他就是嫉妒,嫉妒的发狂诋毁你。在我心里,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对你更好。”

    周群拉着姜芦,不让她往上冲,安抚着他。

    不过他这话一出,甭管别的,女同志看他的眼神儿就一下子柔和起来,深深觉得这真是一个好男人。一般人家媳妇儿生不出来,保不齐要闹的,但是你看看,你看看这个男人,人家对媳妇儿多好。

    姜芦也感到格外的暖心,她扑到周群怀里嚎啕大哭:“群哥,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最好的……”

    周群轻轻的拍着姜芦的背,安抚她:“别跟这种小人一般见识,他就是一坨臭狗屎。”

    “你这瘪犊子你说谁呢……”

    “谁嘴贱就是说谁,白奋斗,你怎么说我没有关系,但是我不允许你这么说我媳妇儿,我自己还舍不得说一句,你算老几?”

    “你!”

    他们吵嘴,其他人倒是纷纷点头说:“这个男人是个爷们。”

    “可不是,谁家找这么个爷们,真是一点都不亏了。你看关键时刻多向着媳妇儿啊。”

    “就是说啊,我家男人要是这样,我真是都要感动哭出来了。”

    眼看大家议论纷纷,庄志希真是要感叹一声:又给他装到了。

    这个周群,真是会装模作样啊,要不说这人平时倒是能得到不少的好评,关键时刻,真是会说话啊。而且,是专门能让人熨帖的话。看姜芦就知道了,她哭的都颤抖了,这是伤心吗?

    不,这是感动。

    而且吧,周群这番话一出来,大家都对着白奋斗指指点点,白奋斗:“我……我没错!这老不死的先打人!”

    “他家孙子趁着我家没人偷东西,难道就很对吗?每一次都是和稀泥,一次又一次的,我妈也是实在忍不住了,你们想,现在谁家容易。他家专门养贼的,我们火气大难道还错了?”

    “没错,小偷小摸是不对。”

    “那确实是啊。”

    “这要是有人偷我家,我给腿打断了都不为过。”

    大家议论的厉害,苏大妈也捂着脸哭,心中也晓得小偷小摸这种事儿是很让人记恨的,说句难听的,你抓到小偷打死,可能都有人叫好。

    所以她必须赶紧做点什么。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苏大妈突然就跪下了,哭着说:“是我家孩子做的不对,是我没有教好孩子,你怪我是应该的,都是我的错。但是孩子还小,他们真的只是饿坏了,他们不是心肠坏的孩子,只是饿肚子的滋味儿不好受。我家男人走了儿子走了,寡妇家家的带着三个半大小子,真是难啊。不过你放心,你放心就是了,我一定好好的管教孩子,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不起,我给你们磕头了……”

    苏大妈的示弱一下子就扭转了局势。

    毕竟人对弱者还是有些宽容的,眼看现场情形,庄志希撇了一下嘴,转身走人,这个结局都不用想,肯定是打不起来了。基本上就是和稀泥就结束了。

    下面无非就是你赔偿我赔偿的事儿了,他们受伤不算重,一点也不耽误他们出院,想来他们院子又要热闹起来了。

    看来,这保卫科的三天奇幻之旅,真是一点也没影响人家周大妈的心情,该怎么缺德还是怎么缺德,还怎么作还是怎么作,这也是一个心态强大的神人了。

    庄志希下了楼直接去办正事儿,正在轻点纱布,就听有人叫他:“庄志希?”

    庄志希抬头,随即惊喜起来:“向老师?”

    向老师是庄志希的高中老师,当初教数学的,跟庄志希关系很不错。不过三年前,向老师因为成分的关系就不在教课了,也和所有的同事学生都断了来往。

    庄志希和几个同学找过向老师几次,都被他躲开了。

    庄志希他们其实都晓得,向老师不是因为身份变了面上不好看,不好意思见他们,而是不想给他们添麻烦。

    倒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里遇见,庄志希惊讶的不行:“向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再一看向老师,他穿的是一身医院的服装,向老师:“我在医院的停尸房工作。”

    庄志希:“……”

    向老师轻轻的笑了一下,说:“这样挺好的。”

    庄志希抿了抿嘴,心里有些难过,他这人不容易跟人交心,但是跟向老师那是很亲的。他赶紧问:“您什么时候过来的?您是一直在这边么?还是……”

    他的话题格外的多,向老师摆摆手,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说:“你十分钟后,来地下二层。”

    他率先离开,庄志希很快的跟在了他的身后,地下二层,他娘的是停尸间,庄志希想一想都觉得腿发麻,他顺着楼梯下来,越往下走越觉得冷,他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庄志希,你一爷们儿怎么还胆小了,这样可不行。”

    走廊里传来一阵笑声,庄志希:“卧槽!”

    向老师走过来,哭笑不得:“你怕什么啊?”

    庄志希左右看,说:“这就是您工作的地方啊?”

    向老师点头,说:“我当年辞职,托了关系才找到这个工作。”

    他索性坐在台阶上,说:“来,坐。”

    两个人一起坐下,向老师:“我大姐嫁去了港城,加上我们家成分又一般,学校我是肯定留不下去的。我不走早晚要出事儿,与其被人捏着不放,我当时就琢磨着赶紧想辄吧。我一个朋友给我指了个招儿,这种越是晦气别人不想来的地方,其实越是安全的。我这就托关系找了这么个活儿。还别说,虽然这里看着冷冰冰的很晦气,但是这还真是不错的地方。这几年,我过得很安稳。”

    庄志希抬眼看看,这边乌漆嘛黑的,只有一盏小灯,他说:“没事儿就好,这几年啊,乱七八糟的事儿多。”

    向老师:“谁说不是呢,不过我没啥,日子过得挺好的。我看到你好几次了,一直没敢跟你打招呼,今天想着还是跟你支应一声。你这小子,看着没心没肺,其实很重情重义,我也怕你操心我。你看我这不是挺好?”

    庄志希撇嘴:“好什么好啊,你看这里暗的,人总是不见太阳不行的。”

    向老师:“这能好好活着不遭罪就挺好了,我倒是觉得现在挺好的,活儿不多,不愁吃喝,虽说过的有点像老鼠,但是我日子不错哈,我还能偷偷的猫在这边看看书什么的。这要是出去,还敢看书?”

    庄志希:“那师母呢?”

    向老师:“我离婚了,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庄志希没言语,当初向老师夫妻感情很好的,那个时候他们厚脸皮还去向家蹭饭,师母一直对他们很客气,没想到,离婚了……

    向老师:“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们感情很好的,不是她抛弃了我,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如果不离婚,我怕牵连他们。所以我就想了个计策,我丈母娘不是因为我老丈人突然去世伤心的疯了吗,一言不合就提刀,我就说这么多年受够了,嫌弃她发疯,于是我们闹了一段时间,然后离婚了。她带着孩子还有她娘家的人住在我们老房子,有我丈母娘那个一言不合就提刀的疯子在,还有我大姨姐和小舅子,我也不担心他们娘俩儿会被人欺负。我搬出来了净身出户,就住在这边。”

    庄志希:“……”

    他皱眉:“这里怎么住啊。”

    “那怎么不能住,挺好的。”

    他调侃说:“你怎么还嫌弃这个嫌弃那个,有你这样的吗?我看你小子现在也飘。”

    庄志希笑:“那您以前还不是飘。”

    向老师以前性格很张扬的,年纪又轻,很能跟他们打成一片,没想到现在住在这样阴暗的地方,他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难过。向老师拍着他的肩膀说:“嗨,你这怎么还叹上气了,年纪轻轻地,做人该是洒脱,忘了我怎么教导你们的?做人啊,就是要洒脱,人才快乐。想太多没那么多快乐的。”

    庄志希:“呵。”

    他说:“那向老师呢?你突然叫住我,不是为了叙旧吧?”

    向老师怕给他们添麻烦,一般情况肯定不会找他的。这突然叫他,必然有事儿啊。

    “你还挺精明。”

    庄志希嘿嘿笑,说:“你以前不是就说我心眼多吗?”

    向老师也笑了出来,说:“其实是这样,我小舅子前一段住院了,正好住在你侄子的那个病房,他认出你了。也听苏大妈周大妈背地里说你家的一些八卦。”

    庄志希:“哦?”

    向老师这下子不笑了,认真起来:“我听说,你媳妇儿的外公想找个对象,你瞅着,我大姨姐怎么样?”

    庄志希:“噗!”

    他好像的直接摔下楼梯,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向老师,觉得自己脑子嗡嗡的,好半天,他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你、你乱点鸳鸯谱吧?”

    他看着向老师,深深觉得向老师脑子瓦特了,难道是在这不见阳光的地方待久了,脑子进水了?

    他伸手默默的捂上了他的额头,说:“你是发烧了吗?”

    “去去去,什么发烧了,我说真的。”

    庄志希一言难尽的看着这位,说:“那你知道我媳妇儿外公多大岁数了吗?他可好像是七十左右了,具体年龄我不知道,但是就算是没有七十,也快了。你想啊,我媳妇儿是他最小的一个外孙女儿,都已经结婚了。你想也知道他不年轻,你大姨姐……”

    庄志希开始抓头了,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抓成了枯草,这个时候他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明美有时候会抓头发了,真是,就很费解啊。

    “这年纪,就不合适啊。”

    向老师:“你先别急着拒绝啊,你听我讲。”

    庄志希:“好吧。”

    向老师:“我大姨姐今年五十一,她没有结过婚,不过订过婚。她不到二十岁那年因为一次意外不小心落了水,其实当时她已经跟她未婚夫有孩子了,但是却因为那个事儿小产了。你别觉得她人不正经,其实她人很好的,当时之所以提前那个有孩子,是因为她未婚夫要去战场了。可是没曾想这次意外发生,大夫断言她不能生了。本来这件事儿已经很难,没想到当时已经订好了要结婚的人家也临时悔婚。那个男人拗不过家里,也放弃了大姐,让大姐格外的伤心。因为当时落水送医很多人看见,所以这事儿也传出去了,基本上就没有正八经的人家来求亲了,那个时候还没解放呢,提亲的不是做小妾,就是给老头儿做填房。来的都是这么些个东西,大姐一气之下决定不嫁了。她这人心性刚强,说不嫁人就不嫁人了,一直都在家里为家里操持。后来我老丈人去世,那个时候家里只有三个女人,我小舅子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我丈母娘一看这样不行,保准要被人欺负,于是装疯,一言不合就拿刀砍人。其实她没病的,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的。我丈母娘是装的,所以也不会有什么遗传问题,大姐好得很。后来我跟我媳妇儿结婚了,他们家日子好过起来,家里是曾想让大姐嫁人的,但是她不肯。因为当时她恰好知道了,当年自己落水,是未婚夫家那边搞的鬼,那边不想要她这个出身一般的儿媳妇儿,但是因为是双方已经过世的老人定的,没有办法,所以故意给她推下水,落水必然要浑身湿漉漉,他们想揪她一个不守妇道这样的名声。没想到还没等他们揪着这么名声退婚,大夫那边倒是说出了她小产了不能生育的事儿。他们趁势抓着她不能生退婚。她未婚夫明知道家里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却没有说出来。不过他们家也是真的有报应的,他们家因为是地主,解放后没落个好。大姐的前任未婚夫也是临死说出的实情,大姐知道这些,对男人就不能相信了。所以也不想再嫁了,这一下子就拖到了今天。”

    庄志希蹙眉:“那现在为什么又有这个打算了?”

    这事儿古古怪怪的。

    向老师:“其实也是大姐有这个心了,人年纪大一点,就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较真了,反而看得开了。”

    眼看庄志希还是狐疑,他苦笑说:“你别想歪啊,真是没什么事儿,人真是一时一个想法,你说我几年前能想到自己为了躲事儿跑打破这里工作吗?想不到的。大姐也是一样的,她以前不想找,但是现在觉得有点寂寞,又想了,这想法就不一样了。至于你说的年纪大小的。说实话吧,我大姐的选择也不多。我们也是考虑没有孩子的问题。大姐现在想找,总是少不得要面临男方家里的孩子问题。我们真是不想大姐过去做老妈子,更不想她因为别人家的孩子上火巴拉的。她这一辈子都没为孩子操心过,真是不想临到岁数大了还要操心别人家的崽。烦不烦啊。你外公吧,虽然年纪比我大姐大很多,但是好在这人不用顾及孩子的事儿啊。而且他想找身体健康的,我大姐也想找个身体健康的,也算是一拍即合。我们就觉得还蛮合适的,这才找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