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72章 劳动节演出
    “厂办那边技能考核,周群的水平,现在是勉勉强强够七级的。”过来通风报信的,那是保卫科的王二癞子,好像这一天,所有人都化身了福尔摩斯,盯着那头儿的蛛丝马迹。

    这不,一有结果王二癞子就赶紧跑出来跟大家八卦了。

    庄志希惊讶:“他才够七级?”

    “可不,你说他当年考级没猫腻,都没有人信,我听二车间的老田说,老田是二车间代表,他这次是在现场的。我听他说,就周群这个水平,如果是遇到严格的人,肯定是不能通过的。但是一般情况下来说,大家都会给过的。算是偏向于能过,但是又在可过可不过之间。不过因为重考一次可能会更紧张发挥失常,所以大家还是认为,周群通过七级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周群自己解释是因为最近身体和精神都很差,影响了发挥。”

    “那厂里呢?厂里决定怎么处理?”

    “听说领导商量是算他过了,一来是因为他现在的水平是够七级的,二来也是因为厂里培养一个大师傅不容易。至于说那些纷纷扰扰的流言,那毕竟是没有证据的事情。厂里不予采信了。”

    其实厂里没有人不相信,都是知道那话肯定是真的。

    但是,厂里也要脸,周群又正好够了水平,所以厂里才保了他。

    大家都面面相觑,白奋斗直接吐槽:“他都考级两年了,这两年一点进步也没有?他现在是这个勉强过的水平,两年前肯定不是啊。”

    王二癞子:“人家说了,这几年因为没孩子,整日的琢磨孩子的事儿,耽误了本职工作的学习。所以一直没有进步。”

    周群可真是很能给自己找借口了。

    还顺带泼了一点脏水给姜芦。

    不过找的这个借口,多少也算是合情合理的,毕竟结婚十来年没孩子,急切也是大家看在眼里的。

    白奋斗:“呸,真是,他家除了会给儿媳妇儿灌黑狗血还会干啥!”

    周大妈婆媳两个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但其实哪里瞒得住那么近的邻居。

    王二癞子还有张三儿都立刻来了精神:“黑狗血?你讲讲?”

    这种八卦,他们可是没有掌握。

    白奋斗:“行,我给你们讲讲。”

    老黄:“小庄,你把红色粉笔递给我。”

    “好!”

    白奋斗:“走,我们边巡逻边说。”

    保卫科三人一起离开,庄志希耸耸肩笑了出来,嘟囔一句:“还真是……”

    老黄瞄了庄志希一眼,说:“觉得不处理周群不公平?”

    庄志希摇头,他说:“我一开始就知道不能处理周群,只要周群不差的过火,他是可以过了厂子这一关的。不过就是名声烂大街了而已。”

    老黄来了兴趣,问:“你为什么觉得他可以过关?你对你邻居倒是挺有信心的。”

    庄志希:“我不是对他有信心,是对厂领导有信心,他们也不想这考级变成一个丑闻吧,那就肯定要算周群能过。而且人家周群找的理由也过得去吧?”

    老黄抿抿嘴。

    庄志希:“再说了,周群的老师对他也够掏心掏肺的,技术可是一点也没有藏私,周群比别人起点高,学的也多,就算他水平可能是并不完美,但是多少也比同龄人强的。毕竟别的老师傅多少都会藏着掖着。他这边可不同。人家底子打的就好。他也算是年轻有水平了,厂领导为了工作,也不会十分苛责他,不过我觉得周群以后升级肯定很难很难了。”

    老黄:“你分析的有道理。”

    他们这边讨论着周群,别的地儿也讨论着周群,这周群好像成了厂里的热门话题,一时间“风头无二”,可惜周群自己不怎么想要这个名声,他黑着脸回办公室,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以前他们电工组的人还是有些恭维周群的,年轻有为,家里又有点背景,那一想就知道这人以后前途无量,自然是乐得结交。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大家可不敢靠边儿,这谁知道他会不会勾搭自己的媳妇儿呢。

    反正就是躲得远远的,毕竟可没什么人喜欢绿颜色的帽子。

    不过因为他这个事儿,厂里的学徒工和做徒弟的,倒是吃了一拨福利的。以前的时候,这做师父的多少都会使唤一点徒弟。不管是多是少,总是有这样的情况的,但是现在是完全没有了,销声匿迹。

    当师傅的,都是严禁徒弟登门了。

    毕竟,谁知道会不会跟周群一样,生冷不忌,年纪大也不放过。

    另外一个,因为大家都知道最近的情况,所以在教徒弟这件事儿上也不敢搞小动作,生怕被抓了典型。你当领导脾气好啊,领导是为了厂子的脸面,可不是说不生气。正是因为多种原因,现在厂里的新职工,做人家徒弟的,倒是占了大便宜。

    可以说是,牺牲周群一个人的名声,成全了大多数人。

    庄志希他们这些男同志议论,女同志们也一样的,他们机械厂女同志算是少的,不过每个车间也都有一些,往常王香秀跟女同志是没有太多来往的,大家都看不惯她卖-弄-风-骚。

    但是最近倒是时常凑过来。谁让,他们大院儿事情多呢。

    特别是周群,那可是顶顶的有名气的人物了。

    都从她这儿获得第一手的八卦呢。

    当然了,八卦还一样有别的渠道,但是不影响大家多唠这个啊。

    “秀儿,哎你说,周群跟他媳妇儿这么多年没有孩子,是不是因为他真的对年轻女人不感兴趣啊?”

    这话一问出来,大家都立刻竖起耳朵。

    王香秀:“谁知道呢,反正现在牵扯进来的都是岁数大的,他也确实没有孩子。”喜欢岁数大的才怪,他都勾搭自己了,分明是他不行。

    不过王香秀面上可是一点也没露出来。

    她就得说周群喜欢年纪大的,不然自己不是就挣脱不干净了?

    她说:“不过吧,还真不好说,他还盯着我婆婆看呢,搞得我婆婆他们现在都不放心了。”

    “这岁数大的,是要小心一些。”

    “就是啊。”

    “那你婆婆可不容易。”

    “他是不是对你婆婆求而不得,所以才诬赖你报复啊。”

    王香秀:“……”你们可真敢想。

    她犹豫:“谁知道呢?”

    大家讨论的热火朝天,周群永远都是话题的中心人物了。

    就连李厨子翁婿两个都暂时放下了和白奋斗的旧仇,能够一起说周群的八卦了。

    这股子风气,厂里压了两次,但是却毫无用处,这总不能堵得住人的嘴,周群一天天的,就跟过街老鼠一样。在周群的一片水深火热下,日子很快的就到了劳动节。

    劳动节是劳动者的节日,也是他们工人群体最重要的节日。

    劳动最光荣嘛!

    劳动节当天早上,一大早庄志希就换了一身短袖的半袖的确良衬衫,看着十分精神小伙儿。

    庄志希要早点过去在对一下场地,说:“我先走了,你们等一会儿一定要去看哈。”

    他着重点名自己媳妇儿:“你早点来,别被人挤在后面,看不到你男人我英俊的丰姿。”

    明美笑眯眯:“你少吹牛了,赶紧走吧你。”

    庄志希笑了一下,很快的离开,他知道这是正事儿,耽误不得。

    明美吃饭的速度也快了几分,赵桂花看她这样,说:“你不用着急的。”

    明美也实在的很,说:“我想早一点去前面看。”

    赵桂花想一想点头:“今天确实能人多,毕竟都好几年没搞这个了。”

    大家也没有什么娱乐,既然有晚会,肯定人贼多。

    虎头:“奶,我也要去,虎头也要去。”

    小燕子软软糯糯的附和:“小燕子也要去。”

    “带你们,都带你们,放心吧。”

    两个小孩儿立刻就高兴起来。

    庄志远这几天已经出差回来了,他说:“人多的很,别给孩子踩了,我抱虎头。媳妇儿你抱着小燕子。咱们一家都去。”

    难得弟弟做主持人,庄志远当然要给弟弟捧场了。

    对于这个梁春玉都没有意见的,她说:“不知道能有多少人。”

    “那还用说?咱们可是万人大厂,又有不少咱们这样的家属,肯定人山人海的。”

    赵桂花记得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人简直是多的吓人。

    上辈子她连鞋都被人踩掉了,丢了一只鞋。

    “桂花,老赵!”

    赵桂花放下筷子出门:“王大妈?干啥?”

    王大妈:“我刚才统计了一下,咱们院所有人都要去厂里看热闹,所以我打算给大门锁上,这不,过来支会你一声。如果我回来的慢了,你们都在门口等一会儿,别着急翻墙,不安全哈。”

    赵桂花:“行啊,这是好事儿,也安全不少。”

    这家家户户的都不在家,还真是很容易被人闯空门的。

    赵桂花:“那你啥时候走?咱们可以一起。”

    王大妈:“你们先走吧,我肯定要最后一个走的,我还要锁大门呢。”

    “那行。”

    她也不说自己去得早还占个地儿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到时候能不能找到人都说不定呢。

    王大妈:“那行,我再去别人家说一下。”

    她挨家挨户的通知了一下,来到蓝四海家,蓝四海老两口已经准备出门了,王大妈看了真是要感叹一声,这人啊,还是得打扮。她第一次见罗小荷的时候,她头发花白,衣服虽然洗的干干净净的,但是一打眼儿就能看得出是穿了很多年,都洗的发白了。可是这嫁过来也没多少日子,现在她头发竟然染了个黑色,衣服也是新做的。人看着至少年轻十岁。

    人靠衣服马靠鞍,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

    她把锁门的事情重复了一遍,蓝四海点头,说:“我晓得了,我们中午不回来吃饭的,没什么影响。”

    王大妈晓得,蓝大叔这是要去下馆子,她感叹蓝大叔真是个牛逼人物。他们这一辈子,不管是他们的长辈还是他们的小辈儿,都是以孩子为重的。

    像是他们家,两个孙子,少不得要攒钱给孙子将来娶媳妇儿,如果她闺女再生,那要攒的就更多了。但是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蓝四海这种老头儿,十里八乡也就这么一个。

    他这人,是只顾自己快活的。

    他们院里的人都看见了,前一段儿明美他妈,就是蓝老头的女儿过来给她爹送吃的,外加收拾收拾家。那个时候蓝四海还没跟罗小荷相亲呢。

    蓝四海都直接告诉女儿以后少来,别影响他的潇洒生活,你瞅瞅,这说的是人话?

    他们院子里的人都知道,这老头儿就是个自私鬼。

    不过王大妈在吐槽的同时又有点隐隐约约的羡慕,怎么说呢,相信其他人也是一样的,大家都说他这人只顾自己的自私,但是又何尝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呢。

    她回过神,说:“那行,你们这现在就去啊,走的够早的。”

    蓝四海微笑:“挑个好地方嘛,你们都是火眼金睛,站的再远都能看见,我们不成,不成的啊!”

    王大妈:“……”

    这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不过她倒是习惯了,再加上……她给他们保媒,还得了一大块猪头肉呢。可大一块儿,做下酒菜,他们家吃了三顿。就冲这个,她看蓝大叔也是个大好人。

    她笑着说:“找个稳妥的地方哈,不然人多,可别挤坏了。”

    蓝大叔扬了扬下巴,说:“我早点过去,去领导周围转一圈儿,说不定还能混上个座儿,谁让我年纪大呢,呵呵,呵呵呵。”

    王大妈摆手:“您厉害,我们比不了。”

    蓝四海:“我可不跟您耽误时间了。”

    罗小荷也打了一个招呼,跟在蓝四海的身边。

    王大妈感叹:“这罗小荷是个运气好的。”

    虽说罗小荷少女时期遇人不淑,吃苦了几十年,但是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虽说蓝四海年纪大了一点,但是这要是二十的找四十的,那肯定是人人都要议论纷纷了。但是五十的找七十的,其实给人的感觉都很不明显了。

    因为这打眼儿一看就是老头儿和老太太,大家反而不会太在意了,也不会太苛刻的觉得如何如何。所以现在罗小荷跟蓝老头相亲凑在一起,还挺合适的。

    王大妈带着几分羡慕,笑着往后院儿走,继续通知。

    蓝四海与罗小荷一起走,问:“你以前看过这样的演出吗?”

    罗小荷摇头:“没有,我爸刚去世那几年,只有我一个人上班,我妈没有工作只能做一些糊纸盒的工作,我弟弟妹妹都要上学,家里特别困难,但凡是有时间,即便是不工作,我也是去郊外挖野菜,或者是帮着我妈糊纸盒。后来我弟妹都长大了,我妹夫人很好,帮了我家不少,不过我妈信奉的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家本来也是负担重,她不想让我妹夫嫌弃妹妹,所以也不怎么受接济的。再后来出了点事儿,我妹妹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住,虽说她有工作。但是家庭负担又重了,好在那个时候我弟弟也参加工作了。你看,我家这样一直忙忙碌碌的,哪里有时间出来看这些。”

    她说这些,也不是抱怨,就是单纯的阐述自己的情况罢了。

    蓝四海:“那你真的很厉害,早期你家不都是你撑着?”

    罗小荷骄傲的扬了扬头,说:“是啊,其实我一个临时工赚的真的不多,但是老天爷又饿不死人,我弟妹小时候就会帮着糊纸盒子了。”

    正是因为他家是全家总动员,打小儿就一家子齐心赚钱过日子,所以她才格外不能理解邻居苏家,明明只有一个工人,日子过得紧吧,咋还能溺爱孩子呢。

    而且溺爱孩子,总归是不好的。

    她弟弟妹妹都是很懂的感恩的好孩子,就是因为从小的教育。如果像是金来几个小孩儿那样……她估计,他妈是装疯,她就得真疯。

    蓝四海:“你家人都满要强的。”

    罗小荷:“那是啊,我爸死了的时候,我妈怕我们家被人欺负,当机立断能豁出去自己的名声,也要保全我们的。”

    要说人真是很难说了,她妈生怕别人看他们家都是女人和小孩儿,别人不怀好意,装成了会砍人的疯子护着他们,但是却又不喜欢她,恨不能吸她一辈子不放开。

    同样是孩子,她妈觉得他弟弟妹妹都会有自己的家庭,她不能拖累这一对儿女,但是却觉得大女儿是可以拖着的。反正没有结婚,她是恨不能让大女儿燃烧一生奉献给这个家。

    谁让她当年嫁不出去呢,谁让她年纪也不小了呢,谁让她没有大出息呢。

    蓝四海:“你怎么了?”

    罗小荷使劲儿甩了甩头,说:“我想到一些不愉快的,不想了。”

    蓝四海笑了,说:“其实,就算是父母,心也是未必就能做到平平整整,偏心是正常的,看不起最不成器的儿女是正常的。抓住最能无私付出的也是正常的。这种事儿我见得多了,你不用放在心里,远香近臭,说不定你走了,你妈反而正常了。再说,就算不正常又能怎么样呢?人活一辈子,总是要为自己多想一想的。”

    罗小荷真诚:“你可挺洒脱。”

    蓝四海笑了:“从我大儿子去世,我就知道,做人该是珍惜每一天,人要活的快活,你哭丧着脸不开心也是一天,高高兴兴也是一天,何必呢?”

    “真有道理。”

    “那可不。”

    两个人都笑了出来,还别说,他们倒是挺合得来的。

    蓝四海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是他见多识广,阅历丰富,虽然知识不算懂得多,但是常识丰富。而罗小荷这种年纪也过了欣赏外表的年纪,反而是对蓝四海的见多识广而心悦诚服。

    两人一起进了厂,果然,他们早到一个多小时呢,就这竟然还不算是来得早的,这边已经人声鼎沸,不少的人了。

    “蓝师傅,蓝师傅这边。”办公室这边的李主任是早早过来撺掇了,他眼尖的很,看到蓝四海赶紧打招呼,说:“蓝师傅,这边给您留了位置的。”

    这老的技术专家,那是很受人尊敬的。

    特别是像蓝师傅这样会摆弄黄金,十分稀有人才,厂里那几乎都要供起来当个宝了。

    要不说,人家做领导的就是领导啊,看到蓝老头还领着一个女同志,立刻说:“这位就是蓝师傅的老伴儿吧,来来,这边一起。您二位一看就有夫妻相我给你们抓一把瓜子儿。”

    明明这老头儿五婚是挺奇葩的一件事儿,但是人家就是没有露出来一点,自然的不能再自然。

    虽说是大汇演,但是前面几排还是安排了座位的,基本上是安排给厂领导,老技术人员,高级技工这样的人才。至普通人,那基本都在后头站着看了。

    不过大家都习惯的,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整个场地都放椅子,那也放不开啊。

    明美他们一家人过来的时候,现场已经人山人海了,明美:“哇哦。”

    虎头和小燕子都学着明美的口吻,哇哦了一声。

    明美:“我们是往前挤吗?”

    她看着这么多人,吞咽了一下口水,觉得要是挤过去,估计最少能瘦三斤。这人也太多了啊,她感叹:“这全厂都来了吧。”

    赵桂花:“那可不,厂子里都三四年没搞过演出了,大家凑热闹也是正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