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三十三章 龙突猛进!
    逃出了牢笼,埃尔文才发现幼龙养殖区的周围都是高大而厚实的墙壁。

    获得自由的几十条幼龙没一个到了能飞的年纪,墙壁又是光溜溜的爬不上去,所以它们最终汇聚成了一股潮流,潮流的目标是这地方唯一的出口。

    值夜班的饲养员慌慌张张地试图过来阻止,但魔杖都还没来得及掏出就立刻就被扑倒,幼龙踩着他的身体前进,好在有从小喂食建立的感情在,没有哪头幼龙有咬他一口尝尝味道的想法。

    但被这些至少都有中型犬大小的小家伙踩踏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饲养员身上的皮质护具变得破破烂烂的,他自己也晕了过去。

    等幼龙群过去之后,埃尔文偷偷摸摸地靠近,伸出灵活的前爪揭开了饲养员的头盔。

    头盔里面是一张蓄着大胡子的棕褐色面孔,埃尔文不认识。

    他当然不指望能遇到熟人,龙爪上泛起锐利的光,就像是剥香蕉皮的一样地拨开了那应该就是龙皮材质的防护服。

    一番搜身,埃尔文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腰包,他把前爪伸进去,竟然没有摸到底部。

    很好,一个小型无痕伸展容器。

    先借用一下啦,会还你的。

    他毫不客气地把腰包系在自己的身上。

    龙群已经冲进了唯一的出口,但那里并不是毫无防护,大门两侧亮起淡淡的光芒,无形的电流在其间产生。

    第一头幼龙承受了电击的完整威力,它惨叫一声,条件反射地想后退,但是身后另外几十条幼龙并不允许它这样做,当达到一定数量后,群体的行动就不会受到个体的干扰。

    然后那个电门装置就这样硬生生被挤爆了,设计之初应该就没有考虑到几十头幼龙的联合冲击,这已经差不多等于一头成年龙的破坏力了。

    在冲出大门之后,幼龙群立刻就作鸟兽散,以他们简单的大脑是很难主动协同行动的。

    埃尔文给自己施加了幻身咒,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开始清点从饲养员那里顺来的腰包。大部分都是些私人物品,还有个钱袋,里面大概有七个加隆的钱币。

    这些对埃尔文来说都没用,死皮哟全都给扔在了一个显眼的地方,应该很容易被发现然后还给失主。

    在他看来这饲养员的随身物品里只有两件有价值的东西,一个装着威能之泉的小瓶,另一个则是一张魔法报纸。

    不是《预言家日报》,报纸上是一种兼具法语和俄语特征的文字,埃尔文看不懂,但这不妨碍他获得他想要的信息。

    根据报纸上的日期,现在是他从霍格沃茨被“绑架”的第三天,报纸上还有一张地图,一番比对之后埃尔文确定自己就是在罗马尼亚。

    好消息,这还是在欧洲,坏消息是离英国的距离并不算短,如果不借用任何交通工具,他就要徒步上千公里,然后游过英吉利海峡。

    周围的植被很茂盛,但人工栽培的痕迹非常明显,种类单一。

    埃尔文吐了口火焰,果然没能在那油亮的叶子上留在任何痕迹,周围的植物天然的防火材料。

    该跑路了,但没走几步,埃尔文将就听到了低沉的、宛如雷鸣般的呼噜声。

    怀揣着好奇心以及大无畏的探索精神,埃尔文循着声音悄悄的穿过树丛,他没有忘记维持自己的幻身咒。

    一头会潜行的龙自然没有必要太畏手畏脚。

    数秒钟之后,埃尔文看到了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头巨大的、体长足有七八十米的成年龙,躺在一个与它体型适配的巨大坑洞里呼呼大睡。它也是四肢翼手龙,除了脊背上没有标志性的尖刺,和埃尔文现在的形态挪威棘背龙很是相似。

    但它实在是太大了,正常的成年棘背龙体长只有它的一半。

    这家伙应该和棘背龙有着类似于同属不同种的生物学关系,因此埃尔文决定称呼它为大表哥。

    大表哥的四肢、脖子以及尾巴上都摔着金属环,环上有数道黑黢黢的铁链,连着矗立在场地四角的高大石柱,这代表这头庞大的龙并不是自由的。

    虽然说那些铁链都比埃尔文的身子还粗,但与大表哥的体型相比却显得非常纤细可怜,这样就能将其禁锢,就好像用麻绳捆缚大象一般滑稽。

    或许那些石柱另有玄机。

    大表哥面前潮湿的地面上有一些碎肉末和血迹,它刚刚被投喂过,这地方竟然连成年龙都是圈养的,着实有些离谱。

    埃尔文以一种看稀罕东西的目光绕着这头超大块头巨龙转了一圈,然后悄悄地离开。

    他突然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

    从那边传来的喧闹表明出逃的幼龙很是闹腾,乱子还能持续好一会儿,管理方的反应相当迟钝,也有可能是晚上值班人过少的原因。

    这让埃尔文有时间在这附近转一转。

    他接连发现了十几头成年龙,都是被囚禁圈养的状态,和之前那些幼龙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场地更大、吃得更多,并且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让埃尔文不得不做出一个推断。

    向世俗世界隐瞒巫师社会还算有可行性,但是龙这种庞大而具备高度辨识性的物种,要完全掩藏其的存在也太困难些。假如有一头龙直接飞过一座城市的上空,那得要多少个消失咒才能抹除影响?

    难道绝大部分龙都是这样被圈养着,处于巫师的控制之中?

    有意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说明巫师社会的上层掌权人物还是有一些头脑和手腕的。

    埃尔文不打算到处逛了,从根本上来说这个火龙养殖基地跟他没什么关系,了解一下即可,现在确实该跑路了。

    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饲养员的腰包里也没有地图,埃尔文肯定是不认路的,所以他干脆直接选了个动静比较小的方向,

    反正一直往前走就行了。

    半路上他看到那头金色犄角的长角幼龙正在追着十几个家养小精灵玩,逼得他们不断地使用幻影移形,幼龙兴奋得不行,而家养小精灵们尖叫着四散逃跑,青蛙般的大眼睛中满是恐惧。

    看来更霍格沃茨一样,这个火龙养殖基地的大部分工作都是由家养小精灵完成的。

    巫师社会发展的首要阻碍就是人口不足,巫师数量本就少,再去除庸才和黑巫师,真正有能力并愿意做事的人只有那么一小撮。在埃尔文看来家养小精灵就是某些高明巫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培养出来的仆从种族。

    《魔法史》作为一本历史书是真的离谱,但凡隐秘一点的东西它一个字都不提。埃尔文只能大致猜测家养小精灵有可能是巫师捕捉野生小精灵然后驯化而来,就好像人类将狼驯化成狗一样,只不过家养小精灵有智慧并能够使用语言交流。

    这种生物天生就有着非常不错的魔力和施法能力,埃尔文现在还不会幻影显形,但他们却可以娴熟地使用这种高级魔法躲避长角幼龙的攻击,并且连续多次使用也没有疲累的样子。

    然而这些可怜的小家伙只能躲避,没有什么反击能力。埃尔文估计可能是某几条定律被作为基因代码被编入了它们的遗传血脉里,大致应该是:

    家养小精灵必须无条件服从其主人。

    家养小精灵不可以使用魔杖。

    家养小精灵不可以学习并使用攻击性魔法。

    家养小精灵不可以通过任何形式伤害任何人类巫师。

    这些只是埃尔文的推测,定律之间是否有冲突或是优先级顺序他是不清楚的。

    有智慧、绝对服从。无任何危害性,家养小精灵可以说是极度好用的工具人。

    埃尔文没去管那头长角幼龙,就让它这么无忧无虑地玩耍吧。

    他继续在黑夜中奔跑,几分钟之后,他碰到了真正的阻碍,是一道无形之墙。

    用墙来形容可能并不太准确,因为墙体近似于极其粘稠的胶体,埃尔文可以往前走那么两步,但之后就会遭受极其巨大的阻力。

    这才是这个火龙养殖基地的真正围墙,一个强大的无形结界,维持这么大范围结界的耗费必然十分惊人。

    切割咒没有用,这个咒语只能造成物理性的切割效果,对无形之物毫无作用。

    埃尔文只能慨叹自己掌握的魔咒还是太少了。

    他只能激起体内全部的魔力,他感到这副幼龙躯体的心脏在强健地跳动,血液流转全身,让他隐隐有种燥热的感觉。

    这说明龙类显然不能简单地划归为冷血动物。

    他开始试图用最直接的办法冲破这无形的软体墙,一步,两步,三步,然而就在踏出第四步是,埃尔文的魔力撑不住了,他被弹飞出去,直接撞断了一株碗口粗的小树。

    他一骨碌爬起来,龙形态就是皮实,他连疼痛感都没多少。

    毫不犹豫地转头就走,再继续尝试也没什么意义,必须重新制定计划。

    可怜那些幼龙,看似获得了自由,但实际上是逃到了更大的牢房之中,现在再怎么撒欢也不过是瓮中之鳖。

    埃尔文可不想一直处于这种境地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