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六十一章 恐慌之下
    在听到这个歧视性的称呼之后,赫敏的眼睛因为生气而睁圆了。

    费尔奇在咆哮,他笃定地认为是哈利三人谋害了他的猫,面对他语无伦次的谴责和大声的哭嚎,哈利的申辩就好像暴风雨中的枯草般无力。

    埃尔文则看着马尔福,“不好意思,你刚才叫我什么?”他一副很困惑的样子。

    拽哥同学直接给整乐了,“你不会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你这个?真是可悲啊,要我说你还是回去跟你的麻瓜家人好好生活算了……”

    “你到底说了什么?”埃尔文依然是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

    “我叫你泥巴种,你这个白痴!”马尔福有了些火气。

    埃尔文叹了一口气,露出一副极其无奈的样子,“你们也听到了,教授们,这对我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马尔福愣住了,他缓缓转过头,看到了邓布利多、麦格教授、斯内普教授……差不多所有的教职工都来了。

    就在他身后。

    他的脸色立刻就变得苍白起来,为什么他会对他们的到来毫无察觉?

    “斯莱特林扣五分。”麦格教授脸色冰寒,“请立刻向他们道歉,马尔福先生。”

    拽哥同学苦着脸,看向斯内普,但他的院长在不涉及哈利·波特的时候似乎并不太愿意站他这边,于是只能像吃了苍蝇一般地对赫敏说对不起。

    海狸鼠小姐高傲地把头一扬。

    埃尔文则以阳光灿烂的笑容面对马尔福,他早已看出来,这小混蛋就是个纯粹色厉内茬的家伙,平时嚣张跋扈,遇到真正有权力的人时怂的比谁都快。

    这也许就是他们家族一贯的行事风格吧。

    邓布利多安抚了下管理员的情绪,然后检查那只僵硬的猫,“它没有死,阿格斯。”他对费尔奇说。

    “可是它为什么全身僵硬……”

    “它被石化了。”

    周围产生了一阵小小的喧哗声,不少学生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死亡对这些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过沉重,哪怕只是一只猫。

    埃尔文也远远地观察了一下,洛丽丝夫人看上去就像是被冻僵的尸体,并不是普通石化咒能造成的后果。

    费尔奇的情绪依然很激动,“是波特干的,他太无法无天了,您一定要惩罚他。”

    “我认为哈利并不足以有能力使用这样强大的石化咒……我们换个地方再说。”

    “我的办公室就在楼上,你们可以去那里。”吉德罗·洛哈特相当有表现欲望。

    “麻烦了,吉德罗。”邓布利多微微点头,“其他学生们,你们可以回各自的寝室了。”他以非常沉稳而可靠的语调说道。

    学生们自动分开,让教授们通过,临走时斯内普锐利的眼神盯着埃尔文的袖子,仿佛能看到里面藏着的魔杖。

    埃尔文不动声色,他刚刚确实用了一个简单而巧妙的无声咒让马尔福没有察觉到教授们的到来。魔杖本身是一种很小巧的物件,用一些简单的手段就可以形成视觉欺骗的效果,比如像他刚才那样握住魔杖的前半部分,就可以让其隐藏在袖管之中,虽然说对施法有不小的影响,但却足够的隐蔽。

    当然了,这肯定瞒不过经验丰富的老手。

    在回寝室的路上,埃尔文凑到梅拉妮身边,“金妮在哪?”

    梅拉妮将那个看上去心神不宁的红发女孩指给埃尔文看。

    “那些字就是她写的?”

    “也许吧。”梅拉妮有些无所谓的样子。

    “多关注下她,如果有什么异常的话就告诉我。”埃尔文说。

    这小姑娘确实有些奇怪了,不过此时还并不清楚她到底要做什么,不妨静观其变。

    第二天早上,埃尔文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找到科林·克里维,将已经具备彩色照相功能的相机还给他。

    然而科林并没有多少喜悦的神色,而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密室被打开了,我们这些麻瓜出身的人要有危险了……”

    “这又从何说起?”埃尔文觉得有些神奇。

    “昨天晚上室友们一直在跟我将这个。”科林咽了口唾沫,“据说学校创始人萨拉查·斯莱特林留了一间密室,一旦被他的继承人开启,就会有恐怖的东西从里面出来清除掉这个学校里不配学习魔法的人。”

    “这听起来倒是挺像那么回事的,不过你没必要把这种传言放在心上。”埃尔文倒不是太在意。

    且不说那些字本就是金妮写的,霍格沃茨的教授们又怎么可能允许学生在学校内遭受死亡的威胁。

    但一天之后,埃尔文发现恐慌的气氛正在蔓延,图书馆里的《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被借阅一空,只因为里面提到了密室传说;赫敏在魔法史课上当面向宾斯教授提问关于密室的事情,虽然幽灵教授不断强调这只是毫无事实根据的传言,但并不能平复学生们的情绪;原本和哈利波特玩的还不错的贾斯汀·芬列里现在见到他就躲,就因为他是麻瓜家庭出身,而波特有打开密室的嫌疑。

    小孩子们思想不成熟,疑神疑鬼的很正常,埃尔文开始思考这种氛围下自己可以做什么。

    “你认识跟你同级的其他麻瓜家庭出身的同学吗?”他找到科林后问道。

    “有些比较熟,但并不是全都认识。”科林回答道。

    “帮我向他们转达一下消息,希望他们在周五下午来来一趟魔咒课的二号备用教室,我会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埃尔文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不是什么难事,所以科林满口答应了。

    二年级的由埃尔文亲自去通知。到了周五下午,一共有二十几个一二年级的麻瓜家庭学生来到了魔咒课二号备用教室。

    “格兰芬多全员到齐,赫奇帕奇来了八个,拉文克劳竟然也来了一个……看来我还是有点号召力的。”埃尔文对此还算满意。

    按霍格沃茨的教学规定,周五下午没有课程,所以这间教室埃尔文可以任意使用。

    埃尔文站在讲师位置上,看着这些年轻的学生,“我相信大家也已经感受出来了,在这个魔法世界里,我们是被隐隐孤立的群体,我们没有一个庞大的魔法家族,也没有懂得魔法的亲属,我们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麻瓜出身的小巫师应当团结起来,互帮互助。”

    他这番讲话并没有获得什么太大的反响,鼓掌的甚至只有科林一个人。

    接下来该做什么?宣布组建一个麻瓜学生社团?那太直接了,埃尔文自然不会那么急躁。

    他拍了拍手,梅拉妮带着一个盒子走了上来,邓布利多给她安排的背景自然不可能是魔法家族出身,所以她也“算是”麻瓜学生。

    “我知道大家都在担心密室的事情,所以我为你们准备了一些小玩意儿。”他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很简朴的金属指环,“这是一个简单的魔法物品,它可以提供一定的防御效果,帮你抵挡一个恶咒,而如果你把它直接掰断,就会发出非常刺耳的警报,就像这样。”

    随着埃尔文的演示,刺耳的噪音在教室里回荡,学生们不得不捂住自己的耳朵,但他们的眼中都露出兴奋的光芒。

    “我想当你们真的遇到袭击的时候,这个指环应该可以帮上忙,警报会让教授们知道你身处险境然后前来帮忙。”埃尔文打开袋子,“你们每人都可以拿一个,这就是我找你们过来的目的。”

    “我们……真的可以拿吗?”一个苹果脸的赫奇帕奇女生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这些小巫师的印象里,哪怕最简单的魔法物品也挺贵重。

    “当然。”埃尔文点头,将一枚指环直接放进她手里。

    赫奇帕奇女生的苹果脸上升起一丝红晕,“谢谢你,我叫艾什丽·罗雷亚蒙。”她小声自我介绍。

    埃尔文报以和善的微笑。

    “每个人都可以拿一个。”埃尔文招呼其他人。

    有几个小巫师还是有些犹豫的,但有密室传言的压力,他们最终都选择了接受,从埃尔文手中拿过了指环。

    赫敏是最后一个,“你花了多少钱才买了这些指环?”她有些忧心忡忡地问道。

    两人名义上是有亲属关系,她挺担心埃尔文乱花钱的。

    “这些都由我亲手制作。”埃尔文也不隐瞒。

    这些指环的成本和技术含量很低,所谓的魔法防御就就是抵消一次普通的昏迷咒,还是一次性的,基本算是糊弄小孩子的玩意儿,埃尔文整出这么多只用了半个小时。

    但换个角度来说,能让麻瓜出身的小巫师们安心,这些简单的小玩意儿算是发挥出大作用了。

    在赫敏眼里这些指环可不算是“简单的小玩意儿”,她的神色有些复杂,“所以这就是你前段时间的特别修业所学到的东西?”

    “没错。”埃尔文点头,确实学的就是魔文学。

    赫敏深吸一口气,上一学年她拿了全科目优秀,是毫无争议的全年级第一,本以为自己应该不比埃尔文差,没想到却还是被他甩在后面。

    邓布利多教授只让埃尔文进行“特别修业”,显然是只认为他有这方面的天赋。

    这让赫敏受到了一定的打击。

    她的目光又转向梅拉妮,看着对方那精巧而又秀气的五官,海狸鼠小姐受到了第二重打击。

    她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图书馆翻出来的一本旧书,《如何用魔法塑造美丽》。

    也许……她应该一下其中的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