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七十章 关于记忆
    “看来,你对我们的交易很是不满?”

    埃尔文很不客气地坐上洛哈特的豪华办公椅,然后把腿架在他的办公桌上。

    洛哈特勉强挤出一丝的僵硬的笑容,心中大骂这小兔崽子不讲规矩。要知道现在现在的魔法社会整体还是非常稳定而和谐的,除了穷凶极恶的黑巫师,普通巫师们之间应该是互相抱有基础善意的,应该尽量避免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将魔法施加在对方身上,这是基本的社交礼仪。

    也正因为如此,洛哈特才有可能用一招遗忘咒就可以袭击其他巫师,然后用他们的故事唬住他人。

    但是这个少年就是个野蛮人!麻瓜出身所以完全不讲巫师们约定俗成的规矩,身为学生竟然敢直接抓教授的把柄,并且在进办公室前竟然还贼精明地给自己施加盔甲咒!

    他怎么可以这么狡猾!他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挨一发遗忘咒!这样他只需要再修改一下另一个女生梅拉妮的记忆,一切就都太平了!

    吉德罗·洛哈特并不能猜到埃尔文的盔甲护身是常驻状态。

    “那个,”他勉强挤出笑容,“我想我们可能有些误会。”

    “你是指我误会你是个守规矩的人?”桌面上的裁纸刀自动打开,泛着寒光的刀刃飞起,紧紧贴在洛哈特的脖子上。

    “不不不。”洛哈特有点慌了,语速飞快,“你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都在那里。”

    他用眼神示意旁边的柜子。那里有一个金属盒子。

    埃尔文将其打开,没错,里面就是他要的剧毒药材。

    “看来你做了两手准备。但这并不能掩盖你试图破坏规矩的事实。”他缓缓走近,“本来说在这场交易完成后就不难为你了,但现在……破坏规矩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别呀,真的是误会。”洛哈特苦着脸。“行吧行吧,是我不对,我可以给你加隆,足够的加隆,你想要多少?”

    埃尔文没有理他,“你的那些笔记都在我手里,或许我应该从中选一本,寄给《预言家日报》的某一个撰稿人……”

    “别!”如果不是动弹不得,洛哈特已经要给埃尔文跪下了,“弗罗斯特同学,哦不,弗罗斯特先生,我给你一千加隆作为赔偿!”

    这人把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

    他写了这么多畅销书,自然是赚的盆满钵满,再者说,他能以遗忘咒偷袭一些巫师并修改他们的记忆,那将他们的财产据为己有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简而言之,这家伙算是一只肥羊。

    但埃尔文并不打算就榨出这么点油出来,“我对加隆没有兴趣。”他冷冷说。

    “那你要什么?”洛哈特绝望地问道。

    埃尔文打量着这个狼狈的男人。对巫师来说最宝贵的财富是什么?是知识。而洛哈特掌握着这样的财富吗?

    那自然是有的。

    “给我讲一下你用的遗忘咒。”

    “什么?”洛哈特有些迷茫。

    埃尔文解除了对他的控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现在是霍格沃茨的教授,那么就有义务传授我的知识,现在,。请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修改别人的记忆而不让他们察觉的。”

    常规的遗忘咒只能清除部分记忆,并且被施术者会有明显的记忆断层的感觉,而洛哈特不仅可以只凭一手遗忘咒偷袭到比他强得多的巫师,甚至还能修改他们的记忆并且让他们毫无察觉。

    这已经可以说是绝活了。

    洛哈特的眼神有些躲闪,他含含糊糊地讲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念咒要点,然后再次被埃尔文糊到了他的画像上。

    “你是糊弄不了我的,我知道这个咒语该是什么样子。”

    洛哈特欲哭无泪,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真的是二年级的学生吗?

    “好吧,我说实话。”洛哈特有气无力地数道:“真实情况是我在用遗忘咒时,会用一些夺魂咒的手段。不不不,这并不是说我会夺魂咒,只是采用了一些相似的手段,仅仅是手段……”

    夺魂咒?埃尔文神情微动。

    得益于勒梅小屋里的藏书,埃尔文现在对黑魔法也并不是一无所知。三大不可饶恕咒,夺魂咒、钻心咒、阿瓦达索命咒,本质上都是涉及灵魂。

    灵魂到底是什么?是思维吗?这种说法对也不对,依照这两年埃尔文对霍格沃茨幽灵们的观察,他大致可以得出这么一个推论,灵魂的主体可能是记忆,或者说记忆才是灵魂存在的依托,是灵魂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幽灵,就好像是死者记忆的结晶体,他们能够保存的只是生前的记忆,典型例子差点没头的尼克清除地记得他生前有几个仆人,但却无法说出百年前任何一个格兰芬多学生的名字。而当你与幽灵谈话,你所感受到的智能更像是他们在重演生前的某些场景。

    所以,利用夺魂咒的类似手段来使用遗忘咒,是有效的。

    “给我详细讲一讲。”他又把洛哈特放了下来。

    果然,任何一个巫师都不应该被小瞧。

    虽然只是一个咒语,但要讲清楚也不什么容易的事情。时间飞速流逝,洛哈特讲的口干舌燥,午饭都没法去吃。

    这期间埃尔文一直霸占着他的豪华办公椅,而身为讲解者的洛哈特就好像一个可怜的学生一样一直站着,但是他敢怒不敢言。

    “那个,马上我就要去给四年级学生上课了……”

    埃尔文一副凝神思索的样子,这个时候洛哈特该讲的已经讲的差不多了,所以埃尔文随意地挥了挥手。

    洛哈特如释重负,他现在已经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非常明显的畏惧之心。

    先前他的魔杖掉落在一边,一直都没机会去将其捡起来。这时候他发现埃尔文的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迟疑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将魔杖重新拿在手里。

    埃尔文似乎依然在思索着。

    又是个机会,洛哈特一时恶向胆边生,“一忘皆空!”他大喊,同时全力施咒。

    然而在盔甲咒受激发产生的光芒照射下,他的脸色再度变得煞白。

    埃尔文转过头来,平静的目光下宛如隐藏着风暴。

    “你又不讲规矩了,洛哈特先生。”

    吉德罗·洛哈特感到喘不过气来,眼前的少年就好像完全无法战胜一般,给予他极大的压力,“我会赔偿……我会赔偿……”他机械地重复。

    五分钟之后,埃尔文带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离开了黑魔法防御课办公室。

    洛哈特竟然随身带着近两千加隆,原来写书竟然有这么赚钱吗?

    他毕竟还是霍格沃茨的教授,埃尔文也不可能说真伤害他,这家伙既然这么重视名利,那就掠夺他的财富,罚他的款,名正言顺地敲竹杠。

    哪怕最基础的魔法研究也会消耗大量的资源,加隆永远不嫌多。

    他当然是故意让洛哈特自以为有反击的机会,而每一次的失败都会削弱那家伙的意志,让他更容易被掌控。

    我还真不算是个好人,埃尔文摇头感叹,然后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将勒梅小屋折叠形成的立方体展开一部分,把钱袋扔了进去。

    这时候正好是下课,格兰芬多一年级新生拥挤在走廊上,埃尔文穿过人群,找到了红头发的小女孩。

    “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吗?”他低声问道。

    金妮微微摇头。

    似乎在被日记中的灵魂附身之后她并没有什么后遗症,这应该是接触时间还比较短的缘故。

    “昨晚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为了保护你。”埃尔文继续叮嘱道。

    金妮刚想说什么,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埃尔文回头,看到脸色颇为不善的罗恩。

    “没什么关键的事。”埃尔文微微一笑,接着就走开了。

    远离韦斯莱兄妹,埃尔文在走廊的拐角处看到了倚着墙柱的梅拉妮,虽然还只是少女形象,但路过的男生都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走吧。”埃尔文说。

    从洛哈特那里拿到了药物,那么血脉扩散计划就可以正式启动,而昨晚的战利品,那本日记以及蛇怪头颅也需要处理并研究。

    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并且还离不开这个女吸血鬼的帮助。

    按照已经非常熟悉的路线,两人走出霍格沃茨城堡,向禁林方向走去。

    没办法,只有在那里才能不引人注目地展开勒梅小屋。

    “你就让那几个‘尾巴’跟着?”半途中梅拉妮突然对埃尔文说。

    “不急。”埃尔文淡淡道。

    有人在跟着他们,并且掩藏了身形,用的是一种比幻身咒要低级不少的戏法,并且手法很拙劣,以至于根本不需要怎么留意就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这种程度的跟踪者,基本可以说毫无威胁性。

    经过海格的小屋,踏入禁林的范围,又深入了一段路,跟着他们的人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给我站住!”

    埃尔文停下脚步,回头,不出意外地看到是拽哥·马尔福同学,还有他那两个跟班,以及一个高年级斯莱特林学生,用来隐身的戏法应该就是他施展的。

    “你们竟然敢无视校规,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入禁林,低贱的泥巴种果然从不守规矩!”他转过头看向那个高年级学生,“艾斯纳级长,你觉得该怎么样?”

    埃尔文颇为惊讶,这个二世祖竟然学聪明了,知道借用学校的规章制度。

    “格兰芬多扣五分。”那个脸色阴沉的斯莱特林级长说。

    虽然是级长,但似乎已经成为了马尔福家族的狗腿。

    “只扣五分?”拽哥同学相当不满意,“我要告诉我爸爸,身为校董的他绝不会允许一个低等的麻瓜学生这么放肆,你等着被开除吧,埃尔文·弗罗斯特。”他用轻蔑的目光看过来。

    埃尔文神色平静,“你似乎很崇拜你的爸爸?”

    “那是当然。”

    “那你爸爸有没有教会你,不要多管闲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