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七十一章 讲故事
    “你哪来的胆子,敢教训我?”马尔福的眼中泛起一丝煞气,对方这种态度已经惹怒到他了。

    格兰芬多的学生本就已经够讨厌了,而格兰芬多的麻瓜……简直就像是厕所里的软体动物。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好想并没有得罪过你。”埃尔文一副想认真讲道理的样子,“为什么要特意来找我麻烦?”

    “我乐意。”马尔福嘿嘿冷笑。

    “那现在既然你已经让这位级长扣我们的分了,那是不是说我们现在可以走了?”梅拉妮这时候开口问道。

    “你在讲什么笑话,小杂种?”在听到这个侮辱性称呼时梅拉妮眼中闪过一丝煞气,而马尔福依然无知无觉,“你们主动到这里来还真是够愚蠢的,在禁林里可不会有教授帮你们撑腰……克拉布,高尔!”

    两个身材壮实的跟班齐齐上前一步,埃尔文虽然已经有接近成年人的体型,但同龄的两人身高竟然不下于他,并且宽度是他的两倍。

    “把这家伙的衣服扒光了,然后扔到黑湖里去。”马尔福看着埃尔文,笑的很恶劣。

    他早就看这个家伙不爽了。

    “为什么你会对我有如此之大的恶意?”埃尔文皱着眉头,“仅仅是因为我的麻瓜出身?”

    “泥巴种就该明白自己的身份,你们本就没资格触碰魔法。”一声轻蔑的冷哼。

    “我很好奇,如果是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在这里,你不是也会对他们做同样的事情?”梅拉妮这时候突然问道。

    “那……肯定的。”看着对方精致的容颜,马尔福的头脑突然迷糊了一下,竟然回答了这个问题,但语气有些心虚。

    他其实是不敢的,因为罗恩背后有一整个韦斯莱家族,而哈利背后则是邓布利多,甚至可以说是整个英国巫师社会都会为这个大难不死的男孩撑腰。

    只有麻瓜出身的小巫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依无靠,霸凌他们的代价几乎没有,因为大部分人受到欺负之后也不敢说出去。

    拽哥同学虽然性格恶劣,但他又不傻。

    “马尔福少爷,她要怎么处理?”克拉布指了指梅拉妮。

    马尔福迟疑了一下,“也一同扔进湖里。”他冷酷地说。

    再漂亮也不过是个低贱的泥巴种。

    克拉布和高尔对视了一眼,内心升起一种扭曲的为恶的快意,冲着梅拉妮嘿嘿地笑。

    他们摩拳擦掌地向着埃尔文和梅拉妮走去,显然相比魔杖,他们更习惯于用蛮力解决问题。

    埃尔文叹了口气,看来所有的二世祖似乎都有自学成才的天赋啊。

    他真的不想殴打小朋友。

    “动手,艾斯纳级长。”马尔福也对身边的高年级学长喊道。

    “这……不太好吧。”艾斯纳有些迟疑,显然他这个时候还没有身为打手的觉悟。

    “如果你想得到我爸爸引荐的话,那就最好照我说的去做。”马尔福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艾斯纳身形一僵。

    他已经七年级了,应该考虑毕业后的事情,他并非出身于魔法世家,想要飞黄腾达的话,似乎只有依靠马尔福家族,那么……

    他将魔杖对准埃尔文,“抱歉了,不要反抗,我不想伤害你们。”

    拽哥同学这个时候已经动手了,“乌龙出洞!”他嚷嚷道。

    一条黑色的眼镜蛇出现,这应该是某种变形术的应用。

    而原本手无寸铁的埃尔文突然间也是魔杖在手的状态,做巫师的掏魔杖速度一定要快。“统统石化!”

    在需要控制危害性的战斗中,像石化咒昏迷咒这样的没有实质的伤害性的咒语就非常有用了。埃尔文其实可以不用大声地把咒语念出来,但显然并没有必要暴露他会无声施法的事实。

    被石化咒命中的是高尔和克拉布,以他们的体型不存在躲闪的可能性,石化当然不是把人真的变成石头,产生的应该是类似于阻断神经信号传递的作用。

    然后这两座肉山就飞了起来,向着后方撞去,猝不及防的马尔福少爷立刻就给在压在了下面,魔杖脱手,那条被召唤出来的毒蛇也在碾压下化成一团黑雾消散了。

    艾斯纳也被撞到了,他万万没想到一个二年级竟然能如此快地念咒,克拉布先生的身躯严重阻碍了他的视线,他没有乱用咒语,而是做出了非常理智的选择。

    “盔甲护身!”

    已经是七年级的学生了,并且还是级长,常规咒语自然都是能够娴熟应用的,盔甲咒能抵挡住数个昏迷咒或是石化咒,更何况对方只是个二年级学生,只要用出盔甲咒他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

    然后他的鼻子就重重挨了一拳。盔甲咒可并不是形成实际意义上的盔甲,它只是能一定程度地反制其他魔法而已。

    在巫师对决中用拳头,这是叫……“不讲巫德”?

    艾斯纳很想控诉,但这时候他的大脑嗡嗡的,他下意识地捂住流血的鼻子,然后胃部就又挨了一记膝撞。于是他又像又向大虾一样弓背,痛苦地弯下腰。

    埃尔文没有继续攻击,他不费什么力气就从艾斯纳手中拿走了他的魔杖,然后轻轻一推,这位霍格沃茨七年级学生就倒在地上抽搐,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埃尔文摇头,霍格沃茨的战斗教学是不是有些过于缺失了?都已经七年级了怎么感觉还是像娇嫩的温室花朵一样。

    那边的马尔福少爷总算是将压在身上宛如死猪一样的高尔推开,气急败坏地站起身,然后就发现他所依仗的艾斯纳竟然已经被解决,直接呆住了。

    埃尔文用魔杖对他一指,无形之力产生,马尔福的身躯浮了起来,他惊恐地叫嚷着,四肢挥舞,却触碰到任何能借力的东西。

    “快放我下来,你这该死的泥巴种!我爸爸……”

    埃尔文琢磨着,仅仅是让他浮空似乎控制性和羞辱性都差了一些,那么……

    他用魔杖画了个半圈。

    马尔福的身躯也立刻转了一百八十度,变成了头朝下的状态,长袍在重力的把脑袋都盖住了,但并没有减小他大叫的音量。

    “你完蛋了!你完蛋了!”受到羞辱的拽哥同学狂怒无比。

    “我对霍格沃茨的上层体系还是不太了解,像你爸爸这样的校董都有怎样的权利?”埃尔文问道。

    “这个学校的大部分资金都是我爸爸和其他十一位校董提供的!没有他们霍格沃茨早办不下去了!”虽然是被吊着,但是马尔福还是很狂傲的语调,“就是校长见到我爸爸也要礼让三分!你完蛋了!我爸爸会让你直接被开除的!他们会撅断你的魔杖,把你打发回麻瓜中去!还不快把我放下来!”

    “挺吓人的。”埃尔文说,但没有一点恐惧的样子,“那是不是说我把你放下来,我们的恩怨就可以一笔勾销了?”

    “做梦!”

    “也就是说,我得罪了你,无论怎么样都没好果子吃?”埃尔文一摊手,语气挺无奈。

    “你求我啊,卑微地恳求马尔福家族的宽恕吧!”拽哥同学愈发地得意。

    埃尔文叹了口气,“尊贵的马尔福少爷,你难道还没有有意识到,这样的说辞其实更容易让我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他的语气瞬间变得冷冽起来。

    拽哥同学呆了一下,然后立刻用手揭开罩在头上的长袍下摆,接着就看到了几乎杵在他脑门的魔杖。

    一切的狂傲和愤怒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怯懦的本质暴露无遗,“你要干什么?”他吓得都变声了。

    眼前这家伙虽然是个二年级学生,但他竟然能轻易制伏艾斯纳,保不准他会什么可怕的恶咒!

    “这是你自找的。一忘皆空。”

    随着遗忘咒念出,马尔福僵住了,长袍下摆落下又把他的脸罩住,几秒钟之后他很困惑地说道:“我这是在哪……”

    他失去了这一段的记忆。

    但埃尔文觉得不太满意,“一忘皆空。”

    “我这是……”

    “一忘皆空。”

    “我……”

    “一忘皆空。”

    “……”

    在第四个遗忘咒之后,马尔福不再说话了。埃尔文把罩着他头的长袍下摆掀开,看到这家伙双眼直愣愣的,一副呆滞的样子。

    “你用这么多次遗忘咒,是想把他的大脑变成浆糊吗?”梅拉妮有些好奇地问道。

    “怎么可能。”埃尔文观察了下拽哥同学的状态,“我刚刚从洛哈特那里学了些遗忘咒的手段,刚好用上,现在你只要给马尔福讲一个故事,他这段时间的记忆就会被改写,故事的细节越详细,他就越不容易发现,应该是这样……”

    “那你准备讲什么故事?”梅拉妮来了兴趣。

    “这倒还没想好。”、

    “那就我来。”

    少女的嘴角带起一丝坏笑。

    ……

    三个小时后。飞行课教师霍夫人带着一年级们新生们在黑湖上空练习骑行。

    “保持队形!控制速度!”她一手握住扫帚把,另一只手将魔杖抵在她的下颌,这样就能够使她的声音能够被所有学生听到,“抓进你们的扫帚,小心掉进湖里!”

    “霍老师,那边好像有人!”一个拉文克劳男生突然叫道。

    “哪边?”作为一名专业的魁地奇裁判,霍夫人的视力自然是极佳的,所以她立即就看到了在黑湖对岸的一个山坡上的情景。

    “梅林的胡子啊。”她倒吸一口冷气。

    “所有人,悬停!”向学生们下达了命令,她朝那边飞过去。

    山坡上的景象非常的奇妙,四个只穿内裤的白种人男孩非常亲密地睡在一起,他们的皮肤在下午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光。地上是一堆药瓶,里面残留的液体散发着一种甜腻的迷幻气息。

    而散落在旁边的那几件校服长袍上,绿色与银色的蛇徽章非常显眼。

    、“梅林的胡子啊,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霍夫人再次感叹。

    她板起脸来,看向天空中的那些学生们,“所有人禁止喧哗!”她很威严地说,学生们的窃窃私语停止了,都用无比异样的眼光看着那四个人。

    “科尼利斯。”霍夫人点了一个最擅长飞行的男孩的名字,“你赶紧回城堡,去把斯莱特林院长斯内普教授请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